那个大能者半蹲在飞行法器上,远远超过的也看不清是个什么年纪,但是有点儿远,却也停在有所有人都能看可以得到的地方,他就正式宣布收徒弟的标准。自己顾着着兴奋了,也没特别注意听对方都说了些什么,九牛二虎之力力气挤开熙熙攘攘的人群。拥挤不堪是因为四下都内设阵法,外围地方不论有多自己只顾着激动了,也没注意听对方都说了些什么,费尽力气挤开熙熙攘攘的人群。。...

那个大能者站立在飞行法器上,远远的也看不清是个什么年纪,虽然有点远,却也停在有所有人都能看得到的地方,他开始宣布收徒的标准。

自己只顾着激动了,也没注意听对方都说了些什么,费尽力气挤开熙熙攘攘的人群。

拥挤是因为四下都设有阵法,外围地方无论有多大也不能跳到圈外去,估计是怕被踩踏了花花草草。

待距离稍微近些仰头观望,一时被怔住,那个半空上侃侃而谈的大能者并不是他,那他在哪里?

被人尊敬的最高强者不应该是大尊者吗?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梦?

忽然感觉到力量正在一点点枯竭,本来就僵挺着想移动一下都办不到,现在又感觉到力量流失,还能更悲惨一点么。

连活着的一口气力都快衔接不上了,好不容易才进入这么清晰真实的一个梦境,至少也得看他一眼才走,必须看上一眼,不能就这样回去了。

我不顾一切呼喊。

“大尊者你在哪?我是凤凰!”

“凤凰就快要死了,凤凰不想死啊,救救我,凤凰不要就这样死掉了,救我...”

四周投来厌恶嫌弃的目光。

进阶成功的小虫儿小心翼翼挪了过来,压低了声音:“凤凰,你别再呼喊了,别人都嫌弃了,惹起众怒可就很不好了。”

“我力量已枯竭,现在只想见到他,”气力依然在流失,惶然,猜测一定是梦外本尊身体出了什么意外,才会这样越来越窒息。

小虫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忍着点儿,别担心,身体不舒服忍一忍就会好起来的。”

“怎么能忍,我快要死了。”

小虫儿又道:“你开解了我,而你自己的内心却是如此的焦躁,放松下来慢慢的沉淀下情绪,心情愉快就不会生病了。”

这不是生病了,而是魂力一丝丝被迫剥离,怎是沉淀下心情就能阻止了那无力的衰败。

大尊肯定是不知道自己来到了这里,那就去把他找出来。

再一次费力的向前方挤去,不顾招来愤怒的冷眼无数,只要可以冲出人群,在那另一边肯定能见到他。

有人被挤的忍无可忍,怒声发问:“你这只小灵雀,太不懂什么是尊师重道了,没见大家都很庄重严肃吗,你胡乱扑腾个什么!”

“对,就是!”

“你乱扑腾什么!”

“哪儿来的小山雀,真讨厌…”

众人都是气愤又嘲笑,议论纷纷。

“大家看看哪,她没有灵力,是个废材!”有人高呼。

“是的,我观察它半天了,废材还这么能嚣张,也不怕被人给拍扁了。”

“一点灵力都没,仙师是不会收这种废材做徒弟的,大家不必怕得罪她,我们一起把她赶走吧!”

“是呀是呀,她没有灵力!”

“也不尊重我们最崇敬的仙长,在这里大喊大叫真讨厌!”

“在仙长的面前还敢乱飞乱喊!真担心被牵连,连我们也会被仙长厌弃了咋办,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的怒声指责。

“我......我想去找他,”我弱弱的开口:“我一定得见到他?”

“仙师是你这只小灵雀想见就能见的吗?”一个声音鄙视的说。

“我是凤凰,不是小灵雀!”

“切……”众人切声鄙夷。

“看她还是很自豪的样子呢!”

“把她赶出去吧,仙师知道也不会责怪我们的。”

呼吸将断尽,只有尽量缩小身体减少窒息的压力。

“笑死人了,终于知害怕了!

“从哪冒出来的奇皅?”

“直接扔出去就是了,与她啰嗦什么!”

有人被吵的烦不胜烦,暴怒又气恼的一掌拍了过来。

我大惊失色,慌张未待起飞逃走,便如断线的风筝一样,被那人拍落到地上,眼看着又是一掌即将把自己拍成泥的时候,就这样被极度的恐惧给惊醒了。

醒后疑惑半天没反应过来,为何只剩自己了?那些吵杂的人声呢?

哦,原来那不过只是一个梦。

如果可以再进入那个梦,一定不让自己就这么轻易的醒来,还没能找到他,醒的好不甘心。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自己正躺在地上,悬崖峭壁呢?那半截小人参呢?天上有无数遮天飞僵,地上更有可怕僵尸,环境仍是在恐怖异界,却不见了种植半截小参的那个悬崖?

是谁将悬崖给移走了?

动了动身体,浑身都是撕裂般难忍的疼痛,刚开始只是经脉封死不能行动,如今又疼痛难忍,不知还能恶化到什么程度。

没有了灵力,在梦中就算感觉到不对,也转不过弯来,这一清醒便知是被人给算计了。

看来先前认为的记忆回放,其实是时空穿越,半途上被某大能强者诛杀,还好及时摆脱了那个危险梦境。

那梦境中寂寞红红说他已经死了?是真的吗?

小人参分身那么庞大能量,全都被收回也没能救得了他吗?

天空上没有任何云层,阴沉沉的滴落着冰冷的雨丝,冷冻到呼出的气息都会凝结成冰。

曾经若是遇到这种天气必然先躲起来,而现在却动不了,只能躺着任雨水泼洒,真不能好了,头昏昏沉沉,晕旋的天空落下了地,而地也旋着飞上了天。

很明白不能一直被泡在冻冷的雨水里,但是什么想法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除非出现奇迹。

有飞僵落下来了!

飞僵觅食也不应盯着蚂蚁一样的猎物吧?都不够塞牙缝。

呵,真被飞僵叼起来了,天旋地转的被迫飞上天空,然后又落下了,到飞僵的老巢了吗?

没一两肉还带回老巢?

喂小飞僵?

紧张的闭着眼睛待一切结束,过了一会,也没觉痛感,睁开眼发现飞僵不在,又觅食去了吗?

四下看看石洞不大,却很干燥,比躺在冷雨中好太多了。

庆幸没有小飞僵,是嫌食物太幼弱要做储备粮?等养肥了才吃掉?

天很冷,心更冷,狂风吹吼着,幽寂中漫延悲凉,纠结着愁肠,风雨的肆虐,都是为了将浊尘芬芳,待生机盎然的绿意铺满这荒凉,绽放出最美丽的花朵回报大地暖阳。

而自己的执念,也如四季轮回的定律一样恒古不变,任它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一切苦难,都不过是风霜岁月中吹拂的尘沙漫漫。

生命不息必执着诺言。

此际,枯落尘埃被冷风吹残,也从容面对这揭天而来的风云世换,待凤凰涅槃重来,必碾碎这苍山孤寂寒月的缺圆。

书评(181)

我要评论
  • 飞了起&他仙衣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 不喜欢&想又觉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少灵气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扎了几&剔透晶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