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重返可怕僵界,不甘心又只余下自己,躺在那冰凉地面挥不退刺骨冷意。双眼紧闭,不愿保持清醒面对自己,不知不觉中沉眠,睡着了后做了个梦。在梦里依旧但是杨诗雀。一个声音诧问:“你是谁?”“你又是谁?”“无论你是谁都得死!”“为什么得死?”“所以你不该双眼紧闭,不愿清醒面对,不知不觉中沉睡,睡着之后做了个梦。。...

  不想重回恐怖僵界,不甘又只剩下自己,躺在那冰凉地面挥不退刺骨冷意。

双眼紧闭,不愿清醒面对,不知不觉中沉睡,睡着之后做了个梦。

在梦里依然还是小灵雀。

一个声音诧问:“你是谁?”

“你又是谁?”

“不管你是谁都得死!”

“为什么得死?”

“因为你不该来这里。”

我怒:“真是好笑,这是在我自己的梦里,当然想去到哪就能去哪里。”

那个声音冷哼:“那就试试我能不能杀的了你。”

“连一场梦境也想阻止我,你到底是谁?”

那声音又说:“谁管你做不做梦,是你不该扰乱这时空秩序,死吧!”

做个梦也是扰乱什么序?

莫名其妙,什么人这是?

忽见四周虚空如波纹一圈圈荡起,接着只见虚空变的扭曲,死亡窒息之感持续不到一秒,很快又呼吸顺畅,天地也恢复如初,盛景安然,风川平静,好像刚刚只不过是精神的幻觉。

正自奇怪,耳边一声轻微叹息,那声音微乎其微,若非正紧张集中了注意力,就有可能听不到这声轻微的一声叹息。

即使声音很微小,也听清是寂寞红红的声音,“红红是你吗?你在哪?我不要去那恐怖地方了,带我离开好不好?”

只要可以离开僵界,就有办法将大尊复活。

寂寞红红:“我已经死了,想把你带出这个梦境都做不到了,危险,快离开这里...”

他声音就像是来自天外一样遥远,后面又说了什么已听不真切。

他说他已经死了?

不可能,即使他脑壳坏掉也死不了,大能强者哪是这么容易死。

一定是恼极了他,所以才会在梦里诅咒他死了,呸,呸,这只是个梦而已,当不得真。

“你在哪?声音听起来很遥远?”

“红红,你还在不在?”

“红红你出来呀,你刚刚说的是什么危险?还有什么是比僵界更危险的?这是在我自己的梦中,还不让人做梦了?”

“你出来把话说清楚...”

四周静悄悄的安静,只有风声。

不出来拉倒,反正只是一个梦,求他还不如求自己。

看周围天地如此美好,心情又愉悦起来,欢呼着奔向花丛。

是不是梦也没有多重要,重要的是,有他在这梦里,只要一直的梦下去,就能看见他了。

远处有许多人声,好奇的奔过去,都在说什么大能者要收徒弟了,会是他吗?

一定是他,在自己的梦中,除了他还会有谁。

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他,只有满满的兴奋喜悦,不想深思太多,用力的挤到人群前面。

“哈哈哈…”

一声大笑,有人喊:“终于顿悟了,功力又进阶一层了!哈哈哈…”

就这么的进阶了,羡慕,如此好的资质还去当什么徒弟。

想过去看看是不是认识的人,但是没有别人力气大,很快被挤到边角呆着去了,一瞅,边角上一个小虫仙正胆怯的望着自己。

心中又一阵羡慕,虫虫都修成仙了,自己什么时才能恢复灵力啊?

小虫仙很胆小的样子,只是被看了一眼,居然害怕到战战兢兢。

有那么可怕吗?

观望了一圈,看着个个都很厉害的样子,没敢搭话,感觉如今没有了法力,连小虫儿都会赚弃的吧?看他都嫌弃的躲了起来。

不多会,小虫儿竟然也进阶了,看来这些要做徒弟的真没一个是简单。

注意到小虫儿功力大成睁开眼的时侯,连忙过去道贺。

“小虫仙,祝贺你成功进阶。”

小虫儿胆怯的抖了抖,小声“谢谢。”

“你是从哪里来?”

小虫儿弱弱回答:“就住在这山上,”声音颤抖。

他也非常郁闷吧,苦巴巴的鼻子眼睛的都皱成一团。

“哦,原来你就住在这里,我是睡着后做梦就看见这里很多的人。”

小虫儿生活在他所在的地方,真是太幸福了,撇开思绪再抬头时小虫儿居然不见了?

慌忙四下寻找,发现小虫仙又躲到另一处看不见的角落里。

赶紧的飞过去:“终于找到你了!你别怕,我不吃虫虫的。”

小虫儿又本能的抖了抖,非常警惕的问:“你想干什么,你,你不要一直的总盯是着我,我,我不怕,我真的不怕你的。”

讪讪的挠了挠头,在心中努力思索着再说点什么能让小虫儿不恐惧。

忽然一阵喧哗轰动。

“大能者出来了!”

“大能者出来见我们了!”

“真幸运啊,不知道能不能被大能者收为弟子,那样,我离成仙就不远了!”

小虫儿也是崇拜的仰头观望。

我好奇的问:“你离他那么近的距离,为何会躲在这儿连屋角都瞅不见的犄角旮旯上了?”

小虫儿悲愤:“我现在连家都没有了。”

“你不是住在这山上吗,你的家呢?”

小虫儿:“求仙的人太多了,都想离大能者更近一些,挤不过别人,所以就到这倚角旮旯里来了。”

我安慰:“别灰心,到时候我带你去见厉害的大能者,我带你去学更厉害大本领,让他们全都比不过你。”

小虫儿依旧很是腼腆:“谢谢你呀,我觉得大能者那么厉害,不可能看得上我小虫儿,但是,我还是来了,你会不会也在心中讥笑我,笑我是妄想,我真没用。”

“你怎么能是没用呢,你不能这么想,”我指了指远处:“你看看那些人,他们比你厉害,但是为什么呢?他们最初也是从什么都不是开始,你也可以。”

小虫儿还是摇头苦笑:“你劝也没用,我就只能这样了,我自己的情况自己很清楚。”

“不就是为了学本领吗,哪怕一个月才学会一招一试,那也算是学到了东西不是吗?”

小虫儿终于抬起了小脑袋,真诚的说:“我叫小虫儿,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凤凰。”

“谢谢你,凤凰,”小虫儿满脸的感激动容:“你说的非常对,就算我很笨什么都学不会,也会很努力的去学,总能学到一些东西,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很多。”

“你就别自贬了,我都看见你刚才还在进阶了呢,什么都学不会你能是那么容易进阶吗?和你比我都不敢抬头了。”

小虫儿笑了起来,有些小得意,突然他瞪大双眼:“我感觉功力又将再上一层,”他连忙聚精凝神开始认真修炼。

又顿悟了!

我眨了眨眼羡慕的不行,却也只能瞪眼干看着。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不如欣&头发丝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 的身影&是孺慕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的生灵&?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