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凰统一安置好元婴出窍的寂寞孤独红红,很是非常不满的咕哝着:“这个家伙不明白在搞什么鬼,元婴出窍这么久还不回去?”她说着话,身形晃了晃差点滑倒:“小童快来扶我一把,忽然的有点儿头昏…”“头昏?”“怎么会头昏?”小童焦急问:“是也不是送寂寞孤独上神回去,给累着小凤凰扶着桌案坐下,便趴到桌子上不动了,还不小心打翻掉桌上的一个精致茶盏,茶盏清脆的破碎声也没能惊醒她。。...

小凤凰安置好元神出窍的寂寞红红,很是不满的咕哝着:“这个家伙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元神出窍这么久还不回来?”

她说着话,身形晃了晃险些摔倒:“小童快来扶我一把,突然的有点头晕…”

“头晕?”

“怎么会头晕?”小童焦急问:“是不是送寂寞上神回来,给累着了?一定是累的,好好的不能会有头晕呀。先坐下歇一歇吧。”

小凤凰扶着桌案坐下,便趴到桌子上不动了,还不小心打翻掉桌上的一个精致茶盏,茶盏清脆的破碎声也没能惊醒她。

小童被突发情况给吓傻了眼,怔了半响才想起来呼喊:“凤凰你怎么了?不要吓唬小童呀!”

我也是吃了一惊,不清楚小凤凰出了什么状况,好好的为何会头晕?

曾经的记忆并未发生此状况?

这时寂寞红红元神归窍,也是惊疑,慌张的问:“小凤凰怎么?”

“寂寞上神你终于回来了,”小童松了口气,随即心又提了起来:“寂寞上神,你元神出窍干什么去了?你为什么惹恼上尊?若不是凤凰大人求情,你这会尸首都该凉了。”

“小凤凰这是怎么了?”寂寞红红很是焦急。

小童:“我们家凤凰送你回来后就说头晕,然后就成这样了,喊都喊不醒,莫不是也元神出窍?”

寂寞红红给小凤凰检查了一下,深深的紧皱眉头。

小童又眼巴巴的问:“凤凰大人怎么了?”

寂寞红红仍是皱眉,还从未见他如此为难的时候,连他都无法理解的事,难道是与自己有关?

本还想永远的留在这里…

必须得走了吗?

一定得走了吗?

我期盼的望向寂寞红红,希望他能查出小凤凰昏迷的原因,希望着是与自己无关。

他沉思了片刻,手一挥,面前出现了大尊的镜像,“上尊,你过来看看小凤凰,不知为何昏迷不醒。”

大尊看到趴伏在桌子上的小凤凰,又把目光移向寂寞红红。

“你对她做了什么?”

寂寞红红:“你先过来看看,小凤凰的情况很不对。”

影像消失,下一刻,大尊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我眸光眨都不曾眨一下的望向他,只想把他深深的记住。悲哀的想着,只怕是必须得走了,连寂寂红红都查不明的情况,原因只能是在自己身上。

他走进来,看了看昏迷的小凤凰,也是皱起眉头束手无策。

我心中凄然,连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终于被破灭。

“上尊”我轻喊。

他望了过来。

我说:“可能是因为我,我必须得离开这里了。”

顿了顿又补充:“神火领域并不能困住寂寞红红,不过他的心脏在我这里。”

突然小童传来一声惊呼。

“寂寞上神!你的脸色很苍白?很不舒服吗?元神出窍给累着了?”

寂寞红红捂住心口,思索了一下:“元神出窍?不知道你说什么,就是心口突然有点痛…”

只怕不仅是一点点的痛,可是相比在神火领域中焚烤,还是疼痛着自由更好,比起自己流落僵界的苦难,他这点痛也就不算得了什么了。

寂寞红红捂着心口忍耐了一会,才又道:“身体实在不适需及时闭关,招待不周,上尊你自便吧,小凤凰就交给你了。”

待寂寞红红离开,他问:“你还在吗?”

“我还在的,在的。”

“到神识中来。”

“嗯”

答应了一声,正要飘进他的神识里去,看见他将小凤凰抱了起来,霎那间心中满满的都是温暖,原来他也曾抱过自已,这一刻的记忆,足够生生世世的温暖怀念。

走进他的冰域幻界,没多会他也来了。

我急忙迎上去问:“怎么样?小凤凰醒了吗?”

他站定后才摇了摇头:“没醒,你在神识里与在外界一样的犯冲突不能共存。”

心陡然的沉了沉,不过也是在意料之中,“真的必须得离开这里了。”

能不能阻止寂寞红红的邪恶行动,只凭侥幸根本还不够。

“上尊,我别无所求,只求在离去时带走你的一缕魂魄,若是什么都不会发生,那缕魄自然是用不到的,终会回归本源。”

定定的望着他,期待答复,他却别开头,望向远处。

大尊:“做了那么多,也并没能改变什么,你的未来里已经没有我,要那一缕魂魄又能有何用。”

“我必须带走你的一缕魂魄,我从未曾向你要求过什么,这是第一回请求,也是最后一次求你。”

“你可以离开了,”他抬手制止。

我明白凭他的骄傲很难说服,唯有强取用实力来说话,我毫不犹豫的放出神火领域珠,准备先控制住了他,才有与之谈判的资格。

火光顿时冲天而起。

任他冰魄冷寒,也阻挡不了烈烈热焰,清楚的看见他被困在神火领域之中,心情却并不轻松更加的沉重,若非本人意愿,魂魄是万不能被劈开拿走。

真要以伤他神魂的代价,而得到那一缕魂魄吗?

感知了一下神火领域,里面竟然是空的,领域里竟空无一物,分明看见他就在领域里,去哪了?

我下意识的转身,发现他正无声无息的站立一旁,正冷眼旁观的注视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我分明是看见你在领域里?”

“别忘了这是在我的神识中,”他说完又面无表情沉声问:“你是想把这里全都毁了吗?”

真是沮丧,只好收起神火领域珠。“你分一缕魂魄给我以备后患,有何不可?”

“一缕残魄能幻化成什么东西出来?那根本就不会是我。”他冷然背过身去,不愿在多言。

突然,发现自己身体又变成了透明,小凤凰昏迷中不会离开洞府,一定是那恐怖异界里发生了什么,才会使意念被迫被驱逐拉扯成透明。

我恐慌的紧抓住他的手:“我要走了,不,我不要离开,你抓住我的手,我不要走,我还有许多许多的话还没有说…”

他却放开手,又后退一步,“你回去吧,好好的活着…”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停重复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 ,处处&,继续

    去溜达了一圈,处处混沌朦胧,实终在如壳的方圆,索然无味,继续沉睡。

  • ,刚睡&不容易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能透视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渺渺,&。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 一个人&鲜艳又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