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惊,回过头去看向大尊。他摇了摇摇头:“没事儿。”望着熊熊持续燃烧的火焰,不能够不忧心忡忡焦虑……,被炽热焚化的冰面上了就积水,崩裂的冰壁上刚完全恢复的裂痕又就溶化了,水珠滴滴答答的轻脆声,砸击着冰面又砰砰敲在心上,颤动着心魂。冰凌都被溶化了,他怎么可能会会他摇了摇头:“没事。”。...

我一惊,回头去看向大尊。

他摇了摇头:“没事。”

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不能不忧心焦虑,被炙热焚烧的冰面上已经开始积水,龟裂的冰壁上刚恢复的裂痕又开始融化了,水珠滴滴答答的清脆声,击打着冰面又砰砰敲在心上,震颤着心魂。

冰凌都被融化了,他怎么可能会一点事都没有,但是却又很清楚,寂寞红红没那么容易就能被控制,难道神火领域要一直在他的冰魄幻界里燃烧下去吗?

滴答一声,一滴水珠落在脚边的冰面上,传出了压抑的沉闷之音,碎成了无数瓣的晶莹滚动了几下复又剔透圆润。在冰魄幻界如若平时,那水珠未滴落的时候就该凝结成冰了。

又有水珠滴在脸上,我抬起头,天色阴沉,不会真的想下雨吧?这里又不是真的世界,哪有雨水,不过是冰被融化了而已。

想到雨水,还真有水珠哗啦啦滴落,一望原来是寒冰树被融化了。

我又担忧的看向他,正见他走了过来,他冷厉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即使非常明白神火领域的炙烤对他神识的危害,也无奈何,一旦脱离他的神识也就没有了凤凰,再也不能与他齐心协力的并肩对抗寂寞红红。

“上尊,你感觉怎么了样?有没有不舒服?”

他伸出手,我也疑惑着伸手,原来他的手心很温暖,一点也不冰冷。

“你太弱了,压缩神火领域。”

“嗯,好。”

双掌触碰霎那灵力暴增,神火领域立刻疯狂增长进阶了好几个层次,而且还在不停的进阶之中,火焰也更是加深了颜色,幽暗而浓烈。

望着寂寞红红被困之处,我忍不住担忧:“红红会不会死?”

“哈哈哈…”

神火领域里传出寂寞红红的笑声。

我惊了一下,只感到那笑声恐怖毛骨悚然。

“小凤凰你好的很,把我困在你的神火领域里,这个时侯才想到我会不会死,你说我到底会不会死?”

心被紧缩了一下,动摇不定。

“别走神。”大尊提醒。

“哼,好算计,小凤凰,你是不惜大尊陨落,也要杀死我寂寞红红?”

他不提还不觉得,一提更是不忿,如果不是他作怪,大尊又怎么会如此多灾多难。

“你的命是命,难道别人都该死不成,你若不毁了整个洪荒,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地步!”

“哈哈哈…”

“毁了整个洪荒吗?很好的提议呢。”

咚的一声,一块冰渣落在头上,惊了一个激凌,不敢再多想,全神贯注迅速压缩神火领域,再加持上刚进升超脱一切力量设下的高阶无解大阵,一层又一层错综复杂的大阵,把寂寞红红死死困在神火领域里。

这时神火领域里又传出寂寞红红的声音:“小凤凰,你真要逼我至此?”

“你忘了,你还欠我两个人情没有还完。”

“……”

我凄然,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算是死了还是活着,走出这记忆依然是在恐怖异界挺尸,一切全都是拜他所赐,到了这步困境,欠再多的人情也早就还完了,大不了再搭上凤凰的这一缕残魂,用命偿还如何?

神火领域经过神力加持改造,超脱等级的进阶风暴袭卷了他神识里一切阻碍之物,遍处狼藉比先前的战斗更为残破。

在全力反复加持与压缩之下,最终险之又险的阻止了领域神火进阶的暴虐。

神火领域越缩越小,直至最终被压缩成一颗乌光盈盈的小珠子,火焰的袭卷风暴才算安静了下来。

他伸手待要收起神火领域珠。

“等等!”

他停下动作望过来。

“我,”我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开口:“现在已经把他困住,也不用再担心什么,我想去看他一眼。”

大尊听完毫不犹豫的收起神域火珠就要离开神识。

我急忙跟上去:“让我去吧,就去看一眼。寂寞红红已经被囚困了那么久了,他不可能还会有力气伤到我,而且那是在自己的领域里,没人能伤得了我。”

“你欠了他的人情?”他停下脚步问:“你想用什么还?你除了这一缕残魄,你还余下了什么?”

他说完又要离开神识,我连忙扯住他的衣袖。

“放手。”

“不放,欠他的人情早就还完了,我就是想去告诉他,再也不相欠?”

说着话,他已经朝前行了几步,无奈只好使颈扯住他的衣袖往后拖拽。

“放手,我还站在外面,元神再不归位都要担心了。”

“那就让我去领域不就行了,”我眼巴巴的问:“你真要拖到让她们都担心吗?”

“你把领域珠给我,我进去只想让寂寞红红明白,早已经还完了他的人情,不欠他什么了,这话必须要说清楚。”

还想再解释,下一刻已经进入了神火领域,他也站在一旁。

“还愣着,快点去找。”

“嗯嗯,”我连忙点头:“你跟紧我,别让火苗伤到了。”

神火领域内部的火焰密度极其厚重,若非是自己的领域,即使是魂魄也能在瞬间被化成灰烬,找准了寂寞红红所在的方位,费了些力量才空出一条狭窄的通道。

通道的尽头是躺在地上的寂寞红红。

我吃了一惊。

他为何倒在地上?他不应该这么弱才对,不过是把他困在里面而已,他怎么能难看的躺在地上?

苦肉计?

突然,上尊挥出一道灵力直刺寂寞红红,我连忙出手拦截,那道灵力被截获扑灭。

他问:“你知道是在做什么?”

我沮丧的垮下肩膀。

在我的神火领域里,寂寞红红伏在地上低若尘埃,心口被堵的厉害,自己只想把他困住而已,并不想弄伤了他。

大尊:“不杀他,必后患无穷,你退开。”

大尊者又要出手,我紧张拦在面前:“这是在我的神火领域里,你不要乱动以免误伤。”

他蹙了蹙了眉:“你以为可以永远把他困在这里?”

“那我就留在这看住他。”

“……”大尊。

“凤凰只是一缕魂魄,出去与否都没什么作用,你先出去吧,别让小凤凰她们着急了。”

我说完不等他开口,挥手把他送出了神火领域。

又化解了寂寞红红身上的火焰之毒,他睁开眼坐起来,嘴角的血迹凄惨的惊心。

茫然,昔日亲友今日死敌。

“你不是有凤凰袍吗?怎么不穿上避火?却就这么难看的躺在地上装可怜。”

“你管我去死!”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从地上站了起来,“不对,你不是小凤凰!”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个词真&都是满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大脑正&不容易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收集聚&锥。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点冷意&开始融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那如雪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 &到奇迹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不断&释义着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清冷的&,一定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