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而已那缕幽魂。”忆起在可怕异界的找寻熬日子,心中又是一阵的哀伤:“再也也没也没了凤凰,全是拜你所赐,我来而已想说你,欠你的人情了还完了,已用凤凰的生命所欠了。”“这不可能会,决不会可能会,我怎么可能会害你,我怎么会伤你到这一地步!”“决不是这样的想起在恐怖异界的寻觅苦熬,心中又是一阵的悲怆:“再也没有了凤凰,全是拜你所赐,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欠你的人情已经还完了,已用凤凰的生命偿还了。”。...

“我只是一缕幽魂。”

想起在恐怖异界的寻觅苦熬,心中又是一阵的悲怆:“再也没有了凤凰,全是拜你所赐,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欠你的人情已经还完了,已用凤凰的生命偿还了。”

“这不可能,决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害你,我怎么会伤你到这一地步!”

“绝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骗我,一定不是这样的,你怎么能骗我,我寂寞红红就算杀死所有的人,却唯独不会伤你凤凰…”

“杀死所有人?”我冷声问:“你的心是什么做的?竟能轻飘飘的说出这样的话。”

寂寞红红:“仅是一个比喻,总之绝不相信我会把你伤成这样,你又冤枉我…”

“算了,与坏头脑子的人理论不通,你现在是什么都没做,当然不会承认。”

我转过身,不想看他发疯的样子,堂堂男子竟也如此的不淡定,难道我凤凰做事还需要欺骗不成。

“小凤凰不要走,你不是一直都很好奇我的目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

寂寞红红的声音在身后喊:“我是因你而存在,因为这里有你,所以才有我寂寞红红,我又怎可能会伤害你…”

我不耐烦打断:“我不知道是怎么有的你寂寞红红,却知道你的脑子有残缺,根本没清醒过,为防你行为极端,你就安心呆在这里吧。”

继续道:“这个神火领域已经加持到,就算你用亿万年光速也达不到边界,不要妄想再出去害人了。”

“不,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出去弄清楚真相!”

他向前走了一步,又被迎面的火光逼退了回去。

“真相就是,你不存在了,一切也就能安宁了,”我顿了顿又道:“想要离开我的神火领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把我这最后一缕的魂魄也灭了,就能离开。”

“小凤凰你一定要逼我至此?需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你转过身来看着我说话,你别走,你回来!”

“小凤凰,你回来把话说清楚,我究竟是如何迫害的你,我不信,你说清楚,不要让我稀里糊涂…”

我没有回头,每踏行一步身后的通道立到被领域之火淹没填埋,涛天的光芒里也隔绝了一切声音,禁止再听任何的质问。

我叹息,闭上眼眸再睁开,眼底只余漠然的空洞无边,把他关押着受罪,我心又有何安,又能奈何?

突然,感知到领域有波动,不好,他要逃走了,路线波动飘忽不定,好快的速度。

立刻瞬移过去挡住去路。

眨眼的瞬间已经被他逃窜出亿年的光速了,超脱神力的存在,果真是不可小觑。

“寂寞红红,我说过,想要离开这里,除非你再灭了我这最后一缕魂魄。”

他停顿住,半响才幽幽问:“小凤凰,能不能信我一回?”

“不能。”

他缓缓抬起手,我以为将要开始一场激烈的恶战,他却是把手捂在了心口上。

等到不耐烦,决定主动进攻,反正无论再拖到几时,也是以胜败论结果。

“这个给你…”

给我什么?

即将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刻,不知他又想做什么,随意向他的手上瞥了一眼,我大吃一惊,他手上是一颗血淋淋正跳动着的心脏,他为何要这么做?

究竟是真实还是幻术?

寂寞红红:“你的神火领域困不住我,可是我怕伤到了你,你说我会伤你只余残魂,那我便不动用任何灵力,如此就不会伤到你了。”

一定是幻术,绝不上当。

“超脱一切神级之力的神火领域,你想逃也绝没有那容易。”

“小凤凰…”

“收起你的虚伪,你若还余一丝底线,我又如何会成为如今的孤魂野鬼。”

“我寂寞红红只为存在,只为你情深似海,把心都掏出来给你了,这情意够不够?还需要怎么做,你才能信我?”

心中莫名的愤燃怒火,只感到被亵渎了一样羞耻,只为自己情深似海,那又是谁害自己孤苦无依痛楚,是谁把自己丢在荒凉的恐怖僵界,明知道他对自己有多重要,却还要伤害他,最终连他一缕残魂都不肯放过!

越想越是满腔悲愤怒火无处发泄,伸手把伪造之心抓过来就要捏碎焚化掉,但是感觉到手中心脏温热的跳动,又悚然清醒,手中的心脏每跳动一下,自己也被惊颤着一下,这难道不是幻术?难道这真的是他的心?

忽然记起他曾经莫名受伤,神医说是心脏没了,问他心是怎么没的,他却说是在自己这儿,当时只以为他又在胡侃瞎掰扯,原来他那时重伤昏迷真的是与自己有关。

后来他又活蹦乱跳的精神,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既然他那时带着伤出现在小凤凰面前,就说明神火领域也没能困住他,“寂寞红红,你对你自己都如此狠绝,你的心中还能容得下谁?”

他惨然一笑:“只要你还信我。”

我犹豫,难道只因寂寞红红一句话,自己与大尊就要白白辛苦一场,不计后果放虎归山还能有好了?

“我寂寞红红向天发誓,绝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小凤凰的事。”

“不是我,是他,你伤害的人是大尊者。”

他又严肃道:“小凤凰的亲人,就也是我寂寞红红的亲人,如若违背此言不得好死。”

“小凤凰,”他又眼巴巴的问:“这样狠的誓言你总可以相信了吧?”

左右为难,这下不知该怎么办了,“你虽然发了誓,但谁知道你会不会暗示别人对大尊出手?”

不会忘记大尊是遭人背后突袭而死,当时情况突然又混乱,根本没来及拜认凶手是谁。

他苦笑:“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如此不信任,我的誓言就那么不值一提?”

“寂寞红红,你不会以为你已超出一切神力,你的誓言就不受任何束缚吧?你的誓言真有用?”

“那你说该怎么办,反正心都已经交给你了。”

又想了想曾经时候,没有心脏他也活的好好的,反正神火领域又困不住他,就让他暂且用心作抵押,危险强者,不控制好了实在寝食难安。

“好吧,你的心脏就暂时由我保管,这也总比呆在神火领域之中焚烤好的太多。”

说完便做出了决定,收起心脏,又挥手把他送出神火领域,然后收起领域珠。

火光一消失,猛然寒冰的冷气扑面而来。

他微笑着走了过来:“小凤凰,你好像长高了啊,几天没见都不太一样了。”

刚刚不是才见过,不用猜,定是他脑子又不清楚了,忽然又想到他的心没了,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不应该吧,他本来就没正常过,心受伤可影响不到脑子。

寂寞红红:“有点冷,这地方好奇怪?”

我打断:“现在已经离开了神火领域,赶紧走。”

寂寞红红:“小凤凰,你怎么突然变的不一样了?”

“没有不一样,”就是没什么开心的事,可能有点面无表情。

他四周的看了看:“我们这是在哪儿?到处都是寒冰,你冷吗?看把给你冻的都不会笑了,我找件衣裳给你披上...”

“你的手!”他忽然惊呼。

我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发现手指变成了透明,正在慢慢的淡化,接着场影一阵的变幻,又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

“真沉,重死了,跟个死猪似的重!”小凤凰的声音。

这是在寂寞红红的洞府?

小凤凰又到处的乱走什么?才一会儿,她又回到寂寞红红的洞府了。

书评(364)

我要评论
  • 他那么&一个人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唯渴望&暖,潜

    即将化作虚无也不想是被生生冻死,颤颤巍巍躲到寒冰角落缝隙里,极致的寒冷,唯渴望能有一丝丝温暖,潜能便燃成一缕小小火苗,即使成了幼火,也仍感到被冻冷凝固,不过,总算是可以缓一口气。

  • 冷的迟&了。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吞噬,&的浩大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 开始融&洁净的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眼睁&有。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