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凰为飞云飞凰做出的决定,他们纵然有议异也得认命。“终于全都打发走了。”小凤凰松了口气很是高兴。一片欢呼声中,寂寞红红也凑热闹的与小凤凰击掌庆贺。虽不清楚两万年之...

小凤凰为飞云飞凰做出的决定,他们纵然有议异也得认命。

“终于全都打发走了。”

小凤凰松了口气很是高兴。

一片欢呼声中,寂寞红红也凑热闹的与小凤凰击掌庆贺。

虽不清楚两万年之后又会如何,至少在这两万年里有亲人陪伴在身边。

当时小凤凰的心情甚至想强势把时间推迟到更久,反正生命很漫长,就算再多个几年对方也得无条件接受,但是仔细想了想还是算了,不合理的要求,只怕对方就算同意,也必然惹人非议,到时侯再由她们自己决定。

梦总是美好,却世事难料。

何曾料到时间还没能过完一百年,就已经成为永远的别离。

我站在一旁,看着她们兴高采烈,尽情的喜悦欢呼。

小凤凰豪迈的一挥手:“小家伙们打道回府了,今天,咱们必须好好的庆祝一下!”

“庆祝!”

“庆祝!”

飞云和飞凰欢呼着蹦蹦跳跳。

小凤凰:“今天是飞云飞凰订亲的大喜日子,把亲朋邻里都请了,一个都不能少了。”

寂寞红红:“既然是定亲大喜之日,咱们怎么把人给赶走了?至少得迎进来喝杯水吧?”

小凤凰:“心情不爽,不高兴招待他们,再说,是他们男方找伴侣,彩礼能收下他们就该庆幸了,还想人也留下蹭吃蹭喝。”

寂寞红红:“哈哈哈,有道理!”

“有热闹凑怎么能少得了我寂寞红红,”他率先向外走出去:“走吧,护送小凤凰回府。”

小凤凰:“你们两个咋不说话了?”

飞云耷拉着脑袋:“还以为把人都赶走了,咋还得办喜事呀?”

小凤凰:“这是为了表示对你们的重视,至于其它都还很遥远,以后会如何,等你们长大就让你们自己决定。”

两个小家伙瞬间又恢复精神,高兴的蹦蹦跳跳,小凤凰把手一挥喊:“回府!”

飞云:“护送我家小主人回府!”

飞凰:“护送小主人回府了…”

小凤凰很开心,只是,她们能把那个小字去掉就好了。

我却在一旁看得忧心,他们这么快又将要再次见面了,不知道大尊者已经做出了怎样的决定?无论谁受伤都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可是,阻止他们见面有用吗?

事情终归得解决。

虽然如此考虑,当看着寂寞红红每往前踏行一步,便越为之担心,不由自主的拦在前边大喊。

“不要去,寂寞红红听到没有,不要再往前走了!”

“不许去,你不是很厉害吗,在别人的梦里你都能发现,现在我就站这你面前,为何看不见…”

只有自己能听见,也没有任何回应。

跌跌撞撞跟了一路,眼睁睁看着嘻笑打闹着的一行人进了洞府。

我顿住脚步,无力的闭上眼睛,站了一会儿,才抬起沉重的脚步跟了上去。

“上尊!”

只听小凤凰一声惊呼:“原来上尊还在,真好!原来你还没有闭关呀,太好了,我们一起庆祝吧!”

我被她们振奋的喧闹声惊醒,叹了口气抖擞起精神,该来的终究会来,早一会与晚一会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自己骗自己不愿细思罢了,到头来终究还是须有个了断,但不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

她们兴奋完,小凤凰又道:“上尊,一会派小童去请众邻都过来,好好的热闹一番。”

小凤凰的声音兴奋悦耳。

他问:“庆祝什么?”

于是,小凤凰一通的巴啦巴啦说了起来。

他听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又道:“随你,但还是不要去惊动别人了,一点小事弄的众人皆知。”

“嗯嗯,好,明白。”

哎!不对,飞云飞凰订亲大喜之日怎么能算小事?

小凤凰答应着,心里却很郁闷,庆祝不就是把大家全都请来热闹热闹吗,既然他不喜,那就算了吧。

小凤凰走了一步,又忍不住的回头瞟了一眼:“上尊!你怎么又出汗了呀?”

“小童,小童快来!”

小童远远的跑了过来,累的气喘:“凤凰大人,小童来了。”

小凤凰慌忙吩咐:“去把凤凰扇给我拿过来。”

小童呆了呆咕哝:“早不说,小童就是从那边飞奔过来的啊,你把扇子在搁屋里干啥。”

“快去,快去,”小凤凰连连催促:“上尊都热出汗来了,我那凤凰扇终于又可以派上了用场。”

唉,一旁的我又忍不住的轻叹,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热到出汗,曾经的自己究竟该有多粗心?

我忧心忡忡的观望,他们看似如常站立未动,其实,却已经在精神领域中不知道过了多少招了,那精神领域打斗该有多激烈惊险,才能让上尊都控制不住的出汗?

而再看寂寞红红,面不红气不喘,仍是笑的莞尔淡定自如,一点也看不出元神出窍的样子。

我焦急隐隐有着不安,并不是上尊法力不够强大,而是寂寞红红实在是个异类,只怕上尊不是对手。

但是,越焦急越无对策。

我想应该进到他的神识领域去看看,既然自己可以回来了,就绝不能眼睁睁的的这么干看着,一点也帮不上忙,绝不能再一次让寂寞红红伤害他丝毫。

“上尊,让凤凰进到你的神识之中!”

他同不同意,自己都会进去。

飘进熟悉的神识中,一眼望去整个冰的世界,原来这冰魄幻界就是在他的神识之中,到处是冰凌,剔透晶莹的冰峰峭壁上,脚下的冰面上,全都是龟裂的痕迹,碎了遍地的冰凌渣子…

美丽的冰魄之地零乱而凄凉。

看场景的混乱,定是他已经危在旦夕,必须用最快的时间找到他们。

我试着用神识呼唤:上尊,你在哪里?

突然场景一变,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及忙迅速奔了过去,放出神火领域把寂寞红红围困住。

竭尽毕生所能的神火领域,绝不是当初,困了龙旋的那几缕火苗那么简单。

虽然没有了凤凰形体,但是凤凰的神识还在,这是属于精神领域的对峙,更又是回归于本源神识,几乎没有任何的阻碍,神火领域丝毫不逊于全盛时期的强大。

“小凤凰!竟然是你,连你也想要我的命?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何非要我必死不可?为什么?”

自己无言以对。

神火领域一层又一层的覆盖着另一层,层层的叠加错综复杂的厚重,他在领域大阵的光芒里质问为什么,自己也很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一地步?

我转开视线,便看不见他此时是愤怒还是悲伤,只要看不见,就可以不听不闻不想不痛不悲。

唯知道,失去了这一次的机会,想救上尊就再也没有可能。

“哈哈哈…”

寂寞红红的声音又从神火领域中传了来:“小凤凰,你在他的神识里放出神火领域,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上下左&。

    很快修炼到忘我境界,浑身上下左右无处不在吸收灵气,越来越多的灵气卷起庞大灵气漩涡,如开闸潮水到枯海,沉寂丹田。

  • 了,虽&能望见

    漫漫时间流逝也不是没一点变化,总算不是无形的空气了,虽然还是与空气没什么不同,至少可以飘来飘去,能望见更远一些的地方。

  • 人这个&着。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身上,&出来,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怕什么,他能将自己从冰域绝境带出来,可见实力已强大到无法想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