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龙旋昨日来是见上一见契约伴侣,也不知道长什么模样,让她...”“哪个认识了你是谁!”20-300对方话说着,飞云窜见状怒怼:“滚!休在此处猖狂,不知道从哪冒出的人,姑奶奶可不认识了你是谁!”龙旋也不高兴的吼回去:“谁想认识了你!长得像个萝卜头似的,若也不是但是龙旋没料到,姑娘小小年纪使出的灵力之火带转弯的,险些把不多的头发给烧没了,他那可不是一般的头发,是灵力等级的象征,运气实在有点背连连遭殃。。...

“我龙旋今日来是想见一见契约伴侣,也不知长什么模样,让她...”

“哪个认识你是谁!”不等对方话说完,飞云窜上前怒怼:“滚!休在此处嚣张,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姑奶奶可不认识你是谁!”

龙旋也生气的吼回来:“谁想认识你!长得像个萝卜头似的,若不是因为有契约在,我都懒得看你这样的...”

龙旋的话还未说完,又被飞云打断:“还敢嫌弃姑奶奶,正好解除契约各不相干!”

“谁想与你这霸道泼妇有契约,你以为我不想解除!”龙旋很是嫌弃的撇了撇嘴,继续道:“可是这契约天生就有的,识相的赶紧跟我走,别给我在这丢人现眼!”

飞云怒极一甩手火焰飞窜了出去,龙旋见火光飞近,只轻蔑的偏了偏头,以为小小一团火苗躲开就没事了,除了凤凰的神火领域,就没有他破不了的火焰大阵,小小火苗又算得了什么。

但是龙旋没料到,姑娘小小年纪使出的灵力之火带转弯的,险些把不多的头发给烧没了,他那可不是一般的头发,是灵力等级的象征,运气实在有点背连连遭殃。

随行之人也惊恐的急着帮忙将火扑灭,尽管及时抢救,也四下弥漫着头发丝的焦味。

“哈哈哈...”

飞云乐的笑前仰后合:“让你还敢小瞧姑奶奶,滚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龙旋气恼的险些吐血:“你出来!敢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战就战!”首战成功得胜,飞云的信心倍增,兴奋的正要过去,被小凤凰拦住。

“别太冲动了,不要做无谓的争斗,咱得先讲道理,以德服人。”

飞云不以为然:“他打不过飞云,我们不用怕他。”

小凤凰:“你才修炼几天骄傲成这样,不是打不过,他那是把你当小孩,没动真格呢。”

飞云委屈:“主人,你不会因为认识对方,而就同流合污答应对方要求吧?主人不要送走飞云…”

“不会,我怎么可能同意将你送走,”小凤凰严肃的板起面孔:“别乱猜了,我们不会分开的,谁也抢不走你们。”

这时又一位少年走上前一步,拱手道:“凤凛见过凤凰大人。”

“你就是凤凛,”小凤凰松了口气,“看来你运气不错,又经历另一番奇遇。”

不知当年他被大尊扔到何处,又是怎样险难才安全回去,但是这些都不能问,别人听了只会分析大尊者冷漠不近人情,见死不救,凤凰可不想听这样的议论。

凤凛彬彬有礼回道:“凤凛虽曾失羽翼难以成年,却又得凤凰大人赠予的重生之力,实为凤凛之福,礼当重谢…”

“当真重谢?”小凤凰精神抖擞问:“只要你不与我争抢飞凰,就算是我收下了你的重谢,如此可好?”

凤凛懵逼,“凤凰大人,这是两回事,你要体量,凤凛当初丢失的不仅只是羽翼灵力,还有伴侣,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在你这呢?失散了那么久的亲人不应该团聚吗?你能忍心见凤凛孤苦伶仃?”

“呃,事情是这样的,”小凤凰心虚理亏的解释:“当时飞凰小团子说不认识凤族,也不知道凤凛是谁,而你也没有问呀,更何况她在丹田沉睡不出,自己都没弄明白什么状况,怎么告诉你,就算当时有机会说,你也带不走。”

小凤凰:“而现在,飞云和飞凰是我的亲人了,你们这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知道吗。”

凤凛连忙解释:“你误会了,伴侣的亲人也是我凤凛的亲人,带她走并不是让她与亲人恩断义绝,女子总是要嫁人,凤凛有带彩礼来。”

寂寞红红在一旁摸了摸鼻子寻思,好像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真是这样吗”寂寞红红笑吟吟插话:“你们带这么许多人来,确定真不是来打架的?”

凤凛一脸和气:“因为曾经意外受过重伤,后来每次出门随从都必跟随,本君也是非常头疼这件事。”

事情闹到现在,四面八方居住的人也全都赶了过来围观热闹。

龙旋心疼了一阵被烧毁了的头发,想发怒,但是看看左右被包围的架势,而且众人全都是满脸愤慨,一个个磨拳霍霍的样子。

虽然不能动用灵力打架,但是旁观者的言论,也彻底激起他的怒火,倍感憋屈。

龙旋压了压怒气才道:“我也是有彩礼的!”

他说完停了停又道:“生来就存在的契约,所在的各位谁能破解吗?如果没有能耐破解不了契约,就不要瞎扯谈。”

“你说谁瞎扯谈?”寂寞红红正怕没了热闹搅混,“满口喷粪,你是来找抽的是吧?”

龙旋还想说什么,被身边的人制止劝开。

观热闹人群中,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大笑道:“看了半天热闹,也了解了大概的情况了。”

“事情呢,就是你们俩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臭小子,突然的跑到我们这儿耀武扬威的嚣张。”

“这若是让你们把人给带走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就是,就是…”

“大活的人,好像是个拎了就走的物件一样,好像谁没见过宝物一样,几样彩礼算个啥?”

围观的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大家也都看到了,”鹤发仙君等众人意论完了,才又道:“看看他们这都是啥太度,当这么多人的面都敢耍横的呢。”

“那若是在看不见之时,岂不是更会野蛮凶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你们把人带走了。”

“所以,”寂寞红红又笑吟吟接话茬,尾音拖长,吊足了味口才道:“就算是逆天而行,这门亲事也是不能结。”

“不,你们不能一概而论,我可什么都没说,”凤凛焦急起来,还想再解释,又被凤凰打断。

“凤凛,”小凤凰开口:“我与凤族已经还完了人情再不相欠,即使是你凤凛也不能把我的亲人带走。”

“不要一开口就什么伴侣,会教坏了小孩子,她们都还真正未成年,还正离不开亲人的保护。”

“想带走我家飞凰和飞云,也可以,等再过个一万年,让她们圆满了成长年龄,到那时你们再来商定下以后的万年之约,对于你们来说,两万年期限并不算长,你们看这样安排可好?”

小凤凰扫视了他们一眼,才又道:“而在这两万年里,你们若是忍耐不住年轮孤寂,惹了什么情债而背叛契约,也就不用再来了。”

唉,我站立一旁唯有叹息。

这仅是在自己的记忆里,没办法左右小凤凰此刻做出的决定。

可悲的是,两万年之约才过去了一百年,就把视为亲人的她们都给赶走了。

不知道她们会有多痛苦伤心,不知道她们如今在何处,是否也如自己一样,只能在无尽的回忆中伤心难过。

书评(352)

我要评论
  • 收灵气&起庞大

    很快修炼到忘我境界,浑身上下左右无处不在吸收灵气,越来越多的灵气卷起庞大灵气漩涡,如开闸潮水到枯海,沉寂丹田。

  • &看他,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 失望,&那冰凌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紫气可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红发,&想又觉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窒息,&而且在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能看得&此足矣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距离越&大,外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 已经近&,只见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