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凰进到屋内瞅见大尊还在,立马欢欣着蹦蹦跳跳跳走过去的。自己紧走几步跨过小凤凰,到了书桌跟前,眼睛连眨都敢眨一下,深怕错漏了他每一丝一毫的变化,所以,每一个细节都是修复好记忆的关键。他正心无旁骛望着桌上的画,转过去的走到他身后,看向桌上摊开的画自己急走几步越过小凤凰,到了书桌跟前,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深怕错漏了他每一丝一毫的变化,因为,每一个细节都是修复记忆的关键。。...

小凤凰进到屋内瞧见大尊还在,立刻欢喜着蹦蹦跳跳走过去。

自己急走几步越过小凤凰,到了书桌跟前,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深怕错漏了他每一丝一毫的变化,因为,每一个细节都是修复记忆的关键。

他正心无旁骛看着桌上的画,转过去走到他身后,看向桌上摊开的画心陡然沉了沉,那画上画的是尸僵异界,画上竟有着一片污迹湿痕,又是眼泪?

多少滴眼泪才能打湿了画?

还没来及心疼,又一滴泪珠滴落在那片污迹上,心脏被热泪烫的窒息着呼吸不上来。

这时,小凤凰已经蹦蹦跳跳的走到跟前:“上尊,凤凰又回来了。”

他微微一惊:“出去!”

小凤凰委屈的扁了扁嘴,怕他闭关一着急忘了唱歌制造噪音,被训斥了,虽然她并不知道被训斥的原因,也没有多纠结,遂又欢天喜地,献宝一样奉上无缝天衣给他看。

而他已转开目光,用另一幅画盖上满是湿泪污痕的那幅。

小凤凰发现他神情不悦,没再坚持要求表扬,转而把衣服披到他身上。

他仍是沉着脸色训斥:“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需要这些东西。”

小凤凰撅了撅嘴并没反驳,只要他能收下就好。

“把手伸过来。”

“啊?”

小凤凰反应过来,慌忙伸出受伤的小手,一团柔和治愈光茫附到受伤手指上,他用灵力为她消除了手指上被针刺破的伤口。

“笨死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以后我不在的时侯,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嗯嗯,”小凤凰冒着星星眼,连连点头,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上尊闭关吧,凤凰为上尊护法。”

大尊:“不用。”

小凤凰:“……”

“不要走,”我连忙开口:“留下小凤凰,只多停留一会儿就好,我不要走。”

他诧异:“你还在?”

我连连点头,又想到他可能看不到,多厉害也不会一直消耗能力透视不属于那个世界的生命体。

“在的,凤凰一直都在的…”

“你看见了?”

“……”看见?

不知道他是指眼泪还是画。

小凤凰不明所以,疑惑问:“看见什么?唔,怎么眼睛突然睁不开了?好困…”

小丫头咕哝了一句困得不行,我去找到一个凳子,却搬不动,还得他出手,使凳子自动飘到小凤凰身边,她顺势坐下趴到桌边睡了过去。

他走到窗边望向窗外,问:“你想说什么?”

“……”还真不知说什么,就是想多待一会儿。

“你还在吗?”

“凤凰在的,一直都在。”

但是,能不能不要只看着窗外?

大尊:“说话。”

“……”话未开口泪先流,我哽咽问:“我在未来找到了你的残魂,但就是不醒,为什么?”

大尊:“未来没有我,又何来残魂。”

“……”怎么可能没有他?

他又幽幽开口:“最初,一缕很小的小火苗闯进寒光珠,把我唤醒,我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温暖,不忍那温暖消失,不停地为小火苗输送灵力,想让那缕幼火一直存在不息不灭。”

原来是他一直在保护自己。

大尊:“但是,寒光珠虽有意识却无记忆,每次都是在小火苗息灭的时侯,才去救它,当然自己并不知道这些,都只是猜测,或许是想改变现状的渴望太强烈,才有了现在的大尊。”

我忽然想起寂寞红红说过,大尊是为混沌而生,是因为混沌天道听到他的心声而达成的交易?

大尊:“我是大尊,生来就是为这混沌苍生,身殒是必然,你不用再寻找,那个残魂也一定不是我。”

“不是你?那你的残魂在哪里?”

“寒光珠从来就没有魂。”

“哪有人没魂魄?”

“本尊前身是没有意识的寒光珠。”

“我不信!”

“……”他无奈,神情比自己更茫然。

自己茫然了一会,又想起一件事,“如果不是你,那能量参里的魂魄是谁?”

大尊:“能量参里的魂魄当然是能量参。”

不!

绝不相信这种结果,只信自己的判断,如果是因为他不想看到自己才如此回说,那就复活他的残魂之后永远不见。

虽然那小参是寂寞红红的另一分身,但是,寂寞红红不会穿白衣,分明是两个不同的人,怎么可能弄错了。

想到寂寞红红,张口就想告诉他,把他囚禁在能量参中的罪魁祸首是寂寞红红,但是话到嘴边却又犹豫了。

可是,半截小参历无数春暖花开都未曾生出叶芽,一想到大尊最后连植物都做不成,不,怎么能让大尊成为植物,既然自己能回到过去,就一定可以救他。

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大尊,绝不能让他沦落到连植物都做不成,“一定可以改变这一切,现在凤凰回来了,就不会让那些事发生。”

大尊:“本尊宿命是天道给予,没人能改变,混沌时期就已经不作为,洪荒破碎再不做点什么,也同样会身殒道消。”

“如果不让洪荒破碎呢?”

“这也只有本尊才能做到吧。”

“那还不一样得付出生命…”

他不以为然,打断,“天道都改变不了的事,你一个魂能做什么,说点别的吧。”

哪有心情聊无关闲事,如果又一次看着他殒落,自己回到过去还有什么意义?

“上尊,洪荒不会那么容易破碎,而是人力所为。”

“谁?”

“寂寞红红。”

“他为么如此做?”

谁知道为什么,“如果先把红红控制了,或许所担心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收回远眺的目光,问:“真有这么简单吗?你还知道一些什么?”

“咦,竟然睡着了?”

小凤凰的声音打断谈话。

她睡醒揉了揉眼睛,“奇怪怎么会趴书桌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小丫头迷迷糊糊,看到大尊的目光陡然完全清醒,“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睡着了,这就走,凤凰马上就走,绝不打扰上尊闭关。”

她说着话一溜烟窜走,接着场景也是一闪,立刻换了个地方。

郁闷。

而小凤凰一路上都非常高兴,这是她第一次犯了错误,而没有被训斥。

自己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尽管后面什么也望不见,还是非常想回头看一看。

他说,以后他不在的时侯要好好照顾自己,他是在担心自己吗?所以才会一遍又一遍叮嘱?

曾经只知道贪玩,从没想过太多,重回到过去修复了记忆才发现,竟也有如此诸多被感动到可以落泪的细节。

无忧无虑的小凤凰快乐的在灵雾中转圈起舞,飞凰和飞云也被她的快乐感染,嚷嚷着要出来玩。

于是。

多出两个小家伙一起在空中腾云驾雾喜闹,笑声如天籁仙音悠扬。

飞云一身耀眼护体金光结界,如果没有那一层金光就像长了脚爪的白云飘来游去。

而飞凰极为艳丽,也是一身耀眼金光,千条万道光芒使日月失辉,不知道是不是在凤凰丹田育养了太久,所以才被如此同化。

两小只飞着飞着转眼成了两个小女孩,笑声甜美。

自己也丢开思绪,随着她们的快乐起舞,而心情飞扬。

几乎已经遗忘,原来曾经的自己也是那样快乐,也是那样的天真烂漫。

正高兴着,飞凰与飞云突然惊慌失措,又隐藏进小凤凰的丹田,她们藏好才无比担心的告诉小凤凰,她们闯祸了。

小凤凰非常疑惑,她怎么不知道两小只何时闯了获?

飞凰稚嫩的声音答:“不知道啊,是心里有个声音对飞凰说的。”

“嗯嗯,飞云也是,”飞云也郁闷道:“那个声音说他很快就会来了,怎么办?”

小凤凰一听这还得了,非常着急,她首先想到寻求庇护的人已经闭关,思来想去也只有去找寂寞红红商量对策。

“不要去!”我跟在后面呼喊,但自己只是未来世界的魂,估计除了大尊没人能看到不属于那个世界的魂,小凤凰根本听不到。

又是场景一闪,很快换成另一个地方。

小凤凰着急,两小只年幼也表达不清楚,唯自己知道并不是什么祸,而是她们的另一半闻声寻来。

如果当初太度不那么强硬,也就不会发生以后把她们丢弃孤苦无依。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气速度&象,多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将自己&可见实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怕什么,他能将自己从冰域绝境带出来,可见实力已强大到无法想象。

  • 消亡之&前还有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冻成了&玉树上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沮丧,&落,为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我只好&只要还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近冰珠&形是凝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 收集聚&锋利冰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