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凰刚要再次张口,听见说话的声,很好奇扭脸瞄了几眼,又把手递到了大尊的面前,希望能他会说一句什么。“凤凰的手指是真伤了呀。”他瞥了几眼小凤凰伤的手,接着把目光转移到到刚屋里的寂寞孤独红红身上。小凤凰却在边开心的不行啊,是因为他看了几眼她伤的手,“凤凰的手指是真受伤了呀。”。...

小凤凰正要继续开口,听到说话声,好奇转脸瞄了一眼,又把手递到了大尊的面前,希望他会说句什么。

“凤凰的手指是真受伤了呀。”

他瞥了一眼小凤凰受伤的手,然后把目光转移到刚进屋的寂寞红红身上。

小凤凰却在一边高兴的不行,就是因为他看了一眼她受伤的手,小孩嘛,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早已遗忘的记忆重又经历了一遍,不同的是自己只能做个旁观者,就像是魂魄穿越到了过去一样,回忆居然可以重回过去?

费解也只能有这一种解释,不然,遥远记忆不可能如此清晰,而且,如果这真是还在自己的记忆里,他也不可能看得见自己。

既然穿越,只能在一旁看着真捉急,正想的入神被打断。

只听大尊问红红。

“你有事?”

我立刻抛开思绪,望了过去。

寂寞红红灿烂一笑。

“看你说的,没事好像就不能来似的,”他瞟眼寻了个凳子撩衣摆坐下,又言笑宴宴问:“小凤凰,你的手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被针扎到了。”

“哦,我看看,”他说着就要起身,见小凤凰躲到了大尊的身后去了,好笑的摇了摇头又坐回去,“你怀里抱的又是什么?”

“这是凤凰送给上尊的礼物,”小凤凰骄傲自豪的扬了扬下巴。

寂寞红红一听到是礼物,还没坐稳立刻又站了起来,就想要去抢夺:“快给我看看是什么礼物。”

“不给,不给,不给你看。”

寂寞红红还想抢夺,小凤凰却已经躲到桌案底下去了,他乐的前仰后合,“就看一眼呀,看一眼有什么问题,快让我看看究竟是个什么礼物?”

“说不给看,就是不给看。”

大尊正在聚精会神的画着一幅画,被小凤凰一阵的搅和,他微微轻蹙了蹙眉,想搁笔,还是忍住,继续专注桌案上的画,神情又冰冷了几分。

小凤凰再从书桌下钻出来的时候,东西已经收进了空间里,她把已是空空的双手伸过去朝寂寞红红晃了晃:“给你看吧,已经没有了。”

寂寞红红顺势捉住小凤凰的手指,还没有看清楚手指上的伤口在哪儿,一团火焰兜面而来。他抬手阻挡,又连忙后退着甩开火焰,正甩到墙壁的画上,那壁画立刻燃烧了起来。

“都出去!”大尊停顿住手中的动作,威严喝斥:“立刻出去!”

“上尊,仙尊,凤凰有非常非常更非常重要的大事情要禀报!”

小凤凰说着话提裙子小跑着过去,给他又是捏肩又是捶背,他实在没办法再完成墨画,只好无奈搁下笔墨。

寂寞红红摸了摸鼻尖,也是小心翼翼的挪了过去,低头看书桌上的画。

这时侯小童送仙茗进来了。

大尊收拢了一下零乱着铺散桌面上的画,才问:“你要禀报什么?”

小凤凰义正言辞道:“就是红红,他很不对颈,闯进来也就算了,还不知礼仪,不尊师重道。”

寂寞红红一脸的无辜,“私底下还用在意那些繁琐礼仪么,你看我也没有自称本仙君呀。”

大尊:“若没有什么大事全都出去,这不是给你们玩闹的地方。

“……”小凤凰转了转眼珠,又想起一件事,“凤凰还有大事禀报,就是,上尊种的金莲终结莲子了呢,好棒,好棒,凤凰要吃莲子,但是,为什么凤凰过不去呀?”

“切,”寂寞红红切了一声,笑容灿烂的在一旁插话:“能让你过去了,那金莲还能等到如今结莲子吗?咦,小童,我的茶呢?”

寂寞红红疑惑的问完,又语重心长叹道:“小童呀,你总是忘东忘西这样可不好,小小年纪记性这差了。”

“抱歉,抱歉,寂寞上仙,真的很抱歉,小童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小童:“上尊种的仙茶数量极少,非常有限,不可以浪费。”

小童歉意的说着,又四下里瞅了瞅,才欣慰的松了口气:“还好,今天没有太糟糕,墙壁上挂画也都还是齐全。”

“寂寞上仙你要知道,上尊创作每一幅画都十分辛苦,小童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若再破坏这里,小童不允许你进来。”

寂寞红红又是摸了摸鼻尖,“小童,你也要知道,这些都是至尊宝物怎么可能被毁坏,你以前看到的其实都只是假像而已,全都是假像。”

小童坚持:“那也不行,恢复还原也是需耗费灵力的。”

小童又想起什么转身问:“凤凰大人你为上尊做的无缝天衣呢?快拿出来瞧瞧,看看我们家凤凰多厉害呀!”

“别逗我了,行吧,”寂寞红红在一旁又是大笑:“说小凤凰能织出无缝天衣,这我可不会信。你再不好好修炼都要倒退了,织出的是有缝天衣还差不多。”

“真的,真的是上等绝品的无缝天衣!”小童一脸的骄傲自豪,“我们家凤凰最最厉害了!”

寂寞红红:“是吗?”

“你有何质疑?”小童不解,“对于我们家凤凰,织一件无缝天衣根本不算什么,那只不过是挥手而成的事罢了。”

啾啾喳喳的声音吵的上尊又是微蹙了蹙眉,他拎起茶盖荡了荡茶叶,茶盏里的茶已经润开散发着茶香,端起浅尝一口,吩咐小童:“小童,去把飞云带过来。”

小童脸色陡变:“上尊,你不先看看凤凰大人的无缝天衣吗?”

小凤凰也及时的把无缝天衣从空间里拿了出来,突然手上一空,被一旁的寂寞红红抢了过去。

寂寞红红抢到手正要翻看,又被小凤凰夺走收藏进空间,还示威的扬了扬小下巴。

大尊又催促小童:“还不快去?”

小童心中七下八下忐忑,暗忖糟糕,就知道大尊不会那么轻易忘记他亲自带回来的那个云团子,小童小心的瞟了一眼,想向凤凰求救,却又担心会连累到小凤凰,只好胆战心惊硬着头皮等待被惩罚。

飞云是一个有生命像云一样的白色小团子,大尊遇见就带了回来,还取名飞云。

小童半天没有动身,大尊又微微蹙了下眉,等着小童回话。

“上尊,”小童胆怯的连忙跪到了地上支支吾吾:“飞云,上尊...飞云被...被小童给吃掉了...”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是一阵&,掌控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 不是一&冰雕,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境,还&颤栗。

    没想到经历过那样绝境,还可以活着感受这世间,仅是回想一下那时酷寒冻冷,都会忍不住哆嗦颤栗。

  • 却在我&。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 会才反&赏,只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