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诵了几遍能量晶,飞僵也豪无反应,的确是真死了了。送进嘴边的希望都没能把握住,懊恼的想呼天号地,再望过去的的时候,飞僵的尸体了看不见了,这是又一次错过了什么了吗?诶,睡吧,只希望有个好梦。闭上眼往事又涌上心头,也仅有记忆才能挺过这僵界的孤独的凉寒。看送到嘴边的希望都没能抓住,懊丧的想呼天号地,再望过去的时候,飞僵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这是又一次错过什么了吗?。...

默念了几遍能量晶,飞僵也毫无反应,看来是真死掉了。

送到嘴边的希望都没能抓住,懊丧的想呼天号地,再望过去的时候,飞僵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这是又一次错过什么了吗?

诶,睡吧,但愿有个好梦。

闭上眼往事又涌上心头,也只有回忆才能熬过这僵界的孤独凉寒。

看着记忆里的小凤凰笑容满面,她在高空上飞行穿梭,起舞在紫霄云畔,看那笑容如花般炫丽灿烂,自己心情也随之驱散所有不愉快。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美好该有多好,黯然,走不完的坎途,总有困境与荆棘阻拦。

“凤凰大人!我们快点走了吧!”

是小童的喊声。

这时才发现,小童正站在不远处招手呼喊:“凤凰大人快点走吧,别磨磨蹭蹭了,赶紧的把无缝天衣送去给上尊看看!”

“看看我们家凤凰多厉害呀,第一次就织成了一件上等绝品的无缝天衣,不愧是凤凰大人!赶紧的快去让上尊瞧瞧凤凰大人的本领!”

小凤凰被夸赞更是神气的很,蹦蹦跳跳的向前走。

我也随后跟上。

前面小身影一边走一边快乐歌唱。

感受到她无忧无虑的喜悦,覆盖在心头的寒冰又塌了一块,忍住笑意很想问一问,她知道自己都唱了些什么吗?

虽然不知道记忆中的自己唱了些什么,却天生有副好嗓子,的确是非常的好听,随意哼唱的几句都是那么悦耳。

而如今看一看自己,却是连行动能力都失去了,再也唱不出那优美的歌声,再也不能为他而起舞…

直到跟随着小凤凰走近了他的住处,我心中又再次升起了热热的暖意,只要走进去就可以见到他。

终于又可以见到他了。

小凤凰唱着歌蹦跳着进屋。

“我是一只小凤凰,一呀一只小凤凰...”

“上尊,凤凰回来了!”

“你快看这是什么?”小凤凰捧出无缝天衣,碰疼了受伤的指尖,她委屈的把手伸了过去,“上尊,凤凰的手指好痛…”

我却在一旁激动,是他,终于又可以见到了他,没想到早已模糊的记忆又可以恢复清晰,记忆清晰的就像刚刚才发生过一样。

他正手持笔墨于桌前,白衣无尘,容颜如玉,眉宇清冷而淡然,身边灵气缭绕,檀枬霭霭,如梦似幻。

自己跟随在小凤凰的身后,轻轻的走过去刚站定,没料到他抬眼向这边看了过来。

我吃了一惊。

他这是能看到自己吗?

实在震惊,这不是正在自己脑海中的回忆里吗?在自己的记忆里回放一下过去的影像,都会被他发现?这该是何等敏锐的能力,不愧是法力无上的大尊。

可是如今他却已经不在了…

“上尊,你看!”

小凤凰悦耳的声音打断自己继续震惊下去。

“凤凰有礼物要送给上尊,是凤凰亲手做的呢,你看,”小凤凰把纤纤小手伸了出去,“为了给上尊做天衣,凤凰的手指都受伤了呢。”

“你的法力呢?”他的目光是盯着小凤凰身后的自己。

我想,他的这句话应该是对我说的。

欣喜的刚想回答,只听小凤凰又连忙说道:“有法力也会受伤吖,受伤了也会很疼很疼呀…”

我情绪激动,已经听不清小凤凰又说了些什么,满脑子都是他真的能够看到自己!

他看得到,那他刚才的话定是问自己的。

他知道自己没有了法力,再也没有了丝毫力量,也没有了凤凰,如果他知晓这一切后,一定会非常失望吧,自己总是令他失望。

悲伤却又庆幸再次相见,激动的啰嗦着唇齿哽咽:“凤凰回来了,我回来了...”

这时,小凤凰的声音突然惊叫起来:“凉凉灵气里也很热吗?看你都出汗了!不过没事哒,我有凤凰宝扇。”

凤凰宝扇只会越扇越热好么。

小凤凰笑嘻嘻的变出一把凤凰羽扇,是已经被消除了火焰的纯白之色:“你看,这凤凰扇很久很久以前就做好了,久到都快忘记了。不过有备无患,今天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小凤凰以为他是因热而流出了汗,自己却清楚的看到那是晶莹的眼泪。

他的眼泪。

冷漠如他,骄傲如他,从未有想过有一天,他也会流下脆弱的眼泪,他是因为自己才如此难过吗?

他的泪如火炙热灼烫了自己的心脏,深深的烙印下了一滴泪的痕迹。

在这一刻,终于相信了自己也是幸福的,自己并不孤单,并非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瞬息他又恢了平静,一脸的冷漠面无表情,似乎什么都未曾发生,但是他的眼泪已经灼烫到一颗炙热的心。跳动的心脏深处有一滴他温热的眼泪。

他端起桌上的茶,尝了一尝又盖上杯盖,放到了桌案上,“小童,茶凉了。”

“上尊,你看一看凤凰的手呀。”

小凤凰扇了一会扇子,又想起手指受伤了又把小手伸了过去,玉质的指尖血色斑斑的红点。“你看,凤凰是真受伤了呀。”

那边,小童听喊声急忙跑过来,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上尊,是小童不好,没有注意到茶水凉了,小童这就去重沏一壶仙茗来。”

“让我来吧。”

我去抢小童手中的茶壶,却看见自己的手成了虚影,轻易的从茶具上穿了过去,我怔怔着愣住,才想起这只是在自己的回忆之中。

小童提起茶壶急急忙忙出去,奔行的太勿忙,撞上门外要进屋的寂寞红红,小童又是一番的道歉。

“寂寞上仙,真是抱歉,抱歉,弄湿了你的衣裳…”

“没事没事,忙你的去吧,小心看着点路,虽然你是男孩子,总是莽莽撞撞的也不好。”

寂寞红红说着话向屋内瞟了一眼:“真巧啊,都在的。”

小凤凰扭头看了一眼,寂寞红红妖孽的脸上立刻笑成了一朵花儿。

小童道完了歉还是非常过意不去,下意思抬手要帮他擦被泼湿的衣服。

寂寞红红:“没事,水气已擦干了,忙你的去吧。”

小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别进去,我们上尊正忙着呢,没空见客,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寂寞红红:“一阵子不见,小童好像长高了呀,都快到我肩膀这里的高度了,很快就会长大了。”

“是吗?真的长高很多了吗?”

小童很高兴,咧嘴乐的快找不着北了。

寂寞红红成功闯过阻拦,“小凤凰,在忙什么呢?”

寂寞红红朝里走,还是又被小童拦住,“寂寞上仙,小童已经说过了,我们大尊忙着呢,不见客。”

“又没闭关修炼有什么好忙,小凤凰都可以在这里呢,本仙君怎么就不可以进去了?”

“你怎么能与我们家的凤凰相提并论,”小童的声音立刻提高了一些音量:“自从上尊存在的时侯,就已经有我们家凤凰了,我们是一家人,她不在这里还能到哪里去?”

“这个本仙君可不管。”

寂寞红红指了指小童的身后,又成功闯关,“小凤凰,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小童又不依不饶再次拦住,“你每次来都搞破坏,你真的不能再来了。”

寂寞红红仍是往里面走,小童一边阻拦着路一边倒退着问:“寂寞上仙,你怎么又来了?不用修炼的吗?”

“修炼与生活都是一样的重要,给本仙君也泡一壶茶来。”

“哎呀,差一点忘了,小童得赶紧去给上尊泡仙茶去,不与你闲扯了!”

小童跨出了门槛,又回过头来嚷嚷:“小童去泡茶,寂寞上仙你可得记住了啊,你下次真的不能再来了。”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恐惧漫&想也被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 一次醒&颜色,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是孺慕&。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