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一切美好的,都在寂寞孤独红红及此之下而结束了。无论他精神正常地但是不正常地,也都不想明白,关于他的一切都不想记忆,但是又怎么能轻意忘了。……“小凤凰,昨天又去哪儿遛达?”又是寂寞孤独红红。“你真闲,去哪都能遇到你。”“悄悄的说你一个秘密...”“切,不管他精神正常还是不正常,也都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都不想回忆,可是又怎么能轻易忘记。。...

所有一切美好,都在寂寞红红一念之下而结束。

不管他精神正常还是不正常,也都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都不想回忆,可是又怎么能轻易忘记。

……

“小凤凰,今天又去哪儿溜达?”

又是寂寞红红。

“你真闲,去哪都能碰到你。”

“悄悄的告诉你一个秘密...”

“切,你还能有什么秘密。”

几乎是天天都能见面,就连他有多少根头发丝,也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了,还说他有什么秘密。

“别挡我的路,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清闲,我忙着呢,别挡着碍事。”

“这次有事,是真的有事。”

对方太度认真了起来,凤凰疑问:“什么事?”

“给我一根羽毛,这很重要。”

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原来就是骗人停下来听他废话。

小凤凰绕开继续往前走。

寂寞红红声音又喊:“只要一根小小的羽毛而已,有必要躲的那么快吗?”

“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你做羽裳用剩下的有很多,我看见了。”

“不信拉倒,凤凰正忙着呢,哦,对了,刚刚去进阶了,兴奋过头把时间给忘记了,你看见大尊出关了没有?”

话音未落引来寂寞红红大笑。

“你笑什么?再笑就绝交,从此不认识你是谁,哼。”

“……”寂寞红红。

“你敢取笑我!除了凤凰,大尊身边还有别的什么人吗?关心他有什么不对?”

寂寞红红被训斥了一顿,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沉思的斟酌了片刻,才说道:“小凤凰,你得明白一件事,就算没有同甘共苦的情谊,那么多年来的共识结下的深厚友谊,这该是何等的弥足珍贵了吧。”

“可是他呢,他若是真的在意,又岂能让你连他的洞府都进不去,你还有什么可期待...”

“他在闭关。”

“不闭关你也进不去。”

捕捉到他妖孽的脸上一闪而过兴灾乐祸表情,终于又成功把小凤凰给激怒了,撸起衣袖就想与对方打上一场。

他连连后退着躲开距离,避免殃及怒火。

“哼,我去不了还不全都是被你给害的,你烧毁了他的多少幅画卷你自己说吧,破坏了他的多少重要的宝物,你自己说说吧!”

“那真是我的奇功杰作吗?到处喷火的可不是我,你有见过我哪次使用过法术了吗?”

“哎呀!”他捂住被掐疼的手:“都被你抓出血痕来了,好厉害的小爪子!”。

“这是手,不是爪子。”

“好好好,算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他佯装很是疼痛的揉了揉手,抬起手一看,顿时又不能淡定了:“真被抓出血了,不信你看看,这的的确确是被实质的疼痛伤害到了啊,说说这下该怎么清算吧。”

小凤凰一缩想一走了之。

“你不能这么狠心,”他拦住,可怜巴巴扬了扬手:“你看,真出血了,这可是实质的伤害呀,你说怎么办吧。”

“你笑的讽刺也是一种伤害,是你先伤到我了,再敢笑要你好看。”

“切,连洞府都进不去,还那么偏心,他哪有我好。”

“当然比你好,绝对比你好,”小凤凰伸出一个最小的指头:“你就是连他的这一个小小指头都没法比,你说你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你非要气本仙君!”

“是你先气凤凰的好吧!”

“怎么可能!本仙君什么时侯气过你了?是有人告状说我坏话了吗?”他先是怀疑,之后又得意:“可能是因为本师君长的太帅了,帅总容易被人妒忌。他们都妒忌我,所以你只要信我就好了,不要相信那些莫名其妙的胡言乱语。”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你每次都是先气的我,你再说句这只那只的试试!”

“抱歉,真很抱歉哈,虽然本仙君并不认为自己能有什么错,先道歉总应该是对的,”他又佯装惊讶问:“难道你不是小凤凰?”

“让你期负我!”小凤凰恼怒狠踩了他一脚,转身离开,“欺负我,不理你!”

“痛,痛痛,脚被踩的很痛啊知不知道,哎,等等,话还没说完呢,又被嫌弃了,人生真是寂寞啊!”

……

曾经的每一段记忆都不会轻易遗忘,可是,寂寞红红,无论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也不应该连他残魂都不放过。

伤害别人难道就不寂寞了吗?

这就是他所希望的吗?

难道背信弃义就是快乐吗?

因为寂寞,就把一切全都遗忘而看不见了吗?

四周僵物嘶吼声,总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正置身于何等的荒凉之境。

经脉被堵塞的还不如那呆滞僵尸,最低阶尸僵也能行走猎食,而自己却只能僵硬的躺着,一动也动不了。

不知什么时候落了一只受伤的飞僵,而且还是皇级,看着它一点一点向这边爬过来,一颗心整个被提起,紧张注视着越来越近的三头尸僵。

虽然曾控制低阶尸僵自焚,但这是个令人恐惧的皇级,尸僵中最高级别的皇者,让等极如此之高的尸僵自焚送能量晶,会不会遭到反噬?

可是它过来了。

血腥残肢的污浊之气腐臭熏天,挥之不去。

我慢慢闭上双眼,原来在绝望时也可以淡然平静,血腥气又想到他陨落的那个时候,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死亡,眼睁睁的看着他,就那么遇难而无能为力。

即使找到他的残魂,但不能修炼也还是会消散。

想到他依旧会死亡,有那么一瞬脆弱了下去,脆弱的想放弃自己,放弃一切,放弃就不用思考自己办不到的事。当看到埋小参的土坑,又激凌清醒,怎么能可以放弃,生命还在,就没有到最绝望时候,就算是为了他,自己都得活下去。

飞僵被卡在洞口,因为伤势过重无力横扫障碍,就那么死掉了。

??

它死了?

简直是白送的能量,可是它却死掉了,能量送到嘴边也吃不到啊。

真不该脆弱犹豫,早知如此,还怕什么反噬,明明白白错失良机。

没有什么比这更坑。

看得见,够不着。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继续观&华丽绫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思考,&。

    时间不容多有思考,心中焦急吼吼,潜意识立即转身迅速奔命,相信只要不被寒光倾泻的冷芒罩住,便能躲开被吞噬的危险。

  • 炼到忘&我境界

    很快修炼到忘我境界,浑身上下左右无处不在吸收灵气,越来越多的灵气卷起庞大灵气漩涡,如开闸潮水到枯海,沉寂丹田。

  • 生冻死&能有一

    即将化作虚无也不想是被生生冻死,颤颤巍巍躲到寒冰角落缝隙里,极致的寒冷,唯渴望能有一丝丝温暖,潜能便燃成一缕小小火苗,即使成了幼火,也仍感到被冻冷凝固,不过,总算是可以缓一口气。

  • 地之中&却在我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