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漠找寻,时光匆匆而去。一切都成了思念的追忆。“你,去那边,我往这边走。”“那的话找将近你了怎么办呢?你不能够丢下我一个人。”而现在的,真的把他给弄丢了。……费劲的睁开眼睛眼睛,护身的火云结界光芒了息灭了,体内也觉得将近一丝灵力,筋脉更被阻塞不明白一切都成了思念的追忆。。...

孤漠寻觅,时光匆匆而去。

一切都成了思念的追忆。

“你,去那边,我往这边走。”

“那如果找不到你了怎么办呢?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而现在,真的把他给弄丢了。

……

费力的睁开眼睛,护体的火云结界光芒已经息灭了,体内也感觉不到一丝灵力,筋脉更被堵塞不通,几乎丧失行动能力,没有了那一层结界的保护,只感到冷意沁心入骨。

在寒气暴虐之中茫然。

还好半截小参没被丟失。

现在的半截小参里住着的是大尊,而不是寂寞红红的分身了,一定是红红感应到分身出事,所以就把小参残魂召回了本体。

但是大尊还在里面!

为救大尊,把所有能量晶都吸收了却也没有再进阶,打开的空间也有限制,需用的灵宝一件没有。

而能量参仅是能量体,不是用灵力就可以催生的植物,燃尽凤凰魂力也未能让小参发芽。

这可怎么办呢?

付出生命也不过是为他巩固了极将消散的魂魄,不过,能护住魂魂不散已经足够。因为僵界一切都只是为尸僵设定,除此以外没有保存魂魄的可能。

但是,如果能量参腐化,就算已巩固了魂力也还是会被消散,而且他在能量参中也很不安全,能量是尸僵喜欢的好东西,这该有多危险呀,还好小参不大,又只剩下了半截,有草丛遮挡也不容易被注意到。

体形又缩水到最初时侯,空间也已经不能使用,连动一下眼珠的力量都没有,无论心中有怎样的想法此时也都只能想想。

如果是小火苗形态就好了,那样就不存在筋脉堵塞这种问题。可是,有灵气密码锁定,想丢弃封堵了筋脉的残躯都办不到。

寸步难行的困境,起始于寂寞红红一念之间,他将自己扔到僵界,却又未破解灵气密码,正常人真无法理解那妖孽思维。

更难过,为大尊输送所有灵力,也没能把他的残魂唤醒。

唯有将残缺小参种植,或许来年能看到残參发芽新生,但是,所有期待也都只能在心中。

困倦的合上双眼,一个激灵又被惊醒,看见小参还在才松口气,周围没有任何安全设置,他的残魂随时都有危险,怎么可以放心沉睡。

忽然传来惊天震响,地面如睡醒巨兽翻身舒展四肢,又抖了抖懒腰,轰隆隆的晃动。

我牢牢抓着残参,再不能将他弄丢了。

待一切都归于平静,睁开眼见到洞口塌了,洞口虽然塌了,却又从地底长出一块石头正巧把洞口堵住,还算安全。从缝隙朝外看,肥沃泥土好似闪亮着油光,刚好隐蔽角上有个小坑,可以把残参埋到土里种上。

又是想什么便有什么。

难道这僵界整个地面都是一只巨型僵兽在支撑?此刻也只有这地面离自己最近,所以它听到了自己的意愿而帮了自己吗?

不管如何,能种下小参,又有个安全容身之所真很满足,满足中期盼残参可以生根发芽,冒出小叶片儿他就可以重获新生。

如果他的残魂能够苏醒就更好了,他一定有办法走出能量参,更换一个能保护他的好容器。

一遍一遍在渴望中呼唤,回忆里遇见,哪怕没有明白,也不放弃期盼。

……

“男女有别,既然已经成年,可以搬出去另起洞府了。”

……

“上尊在想什么?”

“在做一个决定,等想好了会有答案。”

“嗯,嗯。”

……

“凤凰可以为上尊解忧哒。”

“你能知道什么是忧?”

“凤凰只是成长缓慢,并非心智不成熟。”

“那也还是孩子,小孩子就要开开心心,不要管大人的事。”

“人家不是小孩子!”

“行,那就是大孩子。”

……

 擎天高的山崖绝顶,遥遥无边的漫漫天地,一个渺小的自己在这期盼祈愿,一直在祈愿。

......

“凤凰有非常非常更非常重要的大事情要禀报。”

“你要禀报什么?”

“就是,嗯,碧水池里的金莲终于结莲子了呢!”

“好棒好棒,凤凰要吃莲子,但是为何过不去呀?”

……

 夜色深沉空冷,却又点星烁烁,满地失落的枯寂花瓣默默飘过,清冷而凄美的淡淡黄月洒满角落。

如果小人参没有死,是否可以唤醒他的残魂?

如果缺失根须的小参再也长不出叶芽,又会如何?

承受着风的空冷,思虑着如果。

……

“飞云呢?”

“你总是让小童为你担祸。”

“你偏心飞云。”

“难道你以为我说的都是废话?”

“我将要闭关,不要来打扰。”

……

他留下不多的回忆,是自己坚定走下去的勇气。不敢祈望半截小人参能长成多高的成就,只愿残参还可以生根发芽,只愿他还存有一线的生机。

突然的有些明白,寂寞红红为什么会叫做寂寞,谁不害怕寂寞,寂寞如雪,寒冷入骨...

他是否能听到自己的心声,是否能感受到这份怅然,是否也如自己一遍遍回忆,是否也在跳动的心中布满思念。

而记忆实在不多,每回想都有寂寞红红身影在脑海出现。

“小凤凰,借一根凤凰羽给本仙君。”

“……,是你自己不要的,现在又来借?”

“没有不要,你真把羽送本仙君,就不会来借了呀。”

“我又改主意了。”

“所以才来借呀,有借有还,借一根还两根如何?”

“很划算,但是没有。”

“怎么能没有,你做羽裳还剩下很多,我都看见了,就借一根,哎!小凤凰,等等我!”

寂寞红红跟在身后追喊:“借根羽而已,不要那么小气呀,本仙君知道你做完羽裳,还剩了许多的凤凰羽,就借给我一根有何不可呢?”

“寂寞红红,任何事都应有原则底线,不要幼稚好不好?”

“呃,求了半天又跳出来一个底线原则?”

“行了行了,你不如改为唠叨神,念叨起来没完没了的。”

“诶,你这只小凤凰就知道玩,怎么能明白这无尽岁月中的寂寞啊!”

“所以呢?”

“所以,何处不寂寞啊。”

……

收回思绪叹息。

何处不寂寞吗?

因为寂寞,所以创造了这僵界吗?

他可知这是一场怎样的磨难?

曾经的信任裂成瓦盏琉璃。

这难道就是他希望看到的吗?

漫长堪比日月的友谊终只余下疼痛的痕迹,只因为他一句寂寞,便让那天地覆盖了凄凄阴霾。

书评(344)

我要评论
  • 成与现&,不一

    想用灵力将自己幻化成与现在不一样形状,却又不知道,不一样又该是什么样子?

  • 可及,&会觉得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冰封绝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一样泛&寒光。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眠了多&,时间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