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感动过了也依旧未摆脱危险,元力消耗掉一空行动困难,要是尸斑来了咋办?的话有能量晶,只要你一颗能量晶就够了,给我能量晶!突然间,一只飞僵蝙蝠没头没脑撞回来,落在一旁颤抖着着极未知的恐惧的样子,还吱吱直乱叫。自己才所以是未知的恐惧的那个好么?僵蝙蝠漆黑一团,仔细看自己才应该是恐惧的那个好么?。...

感动过了也依然未脱离危险,灵力消耗一空行动困难,万一尸僵来了咋办?

如果有能量晶,只要一颗能量晶就够了,给我能量晶!

忽然,一只飞僵蝙蝠没头没脑撞过来,落在一旁颤抖着极恐惧的样子,还吱吱直叫唤。

自己才应该是恐惧的那个好么?

僵蝙蝠漆黑一团,仔细看,小东西长得极为邪恶,眼冒红光,獠牙狰狞,秃毛稀疏。

这东西白天也能飞出洞窟?

听说蝙蝠眼神不好使,或许是那条蛇慌不择路,逃进蝙蝠洞,才把它惊扰了出来。

它很害怕的样子,却又怕光不敢飞走,只一个颈瑟瑟发抖,原来僵物也知道恐惧,这是进化出思维能力了吗?

能量!

很清楚的看见蝙蝠体内有一颗能量晶,激动又兴奋,但是却僵硬动不了,只能在心中一遍遍默念。

把能量晶给我,给我能量晶…

忽然,僵蝙蝠莫名被焚成灰烬,只留下小小一颗能量晶,颜色粉红透明,晶晶亮亮非常好看。

??

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好的运气,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消化能量晶不仅实力恢复,灵力也有增长,原以为有行动能力足够了,没想到因祸得福。

僵蝙蝠的能量晶与参须一样精纯,就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如果是别人服用,多精纯能量都得炼化,而自己却不需要那么麻烦,若非被这僵界灵气密码限制,就算吃凡粮也能转换为灵力,绝无多余残渣。

想想自己在这僵界也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竟然不知道能量晶这种东西,真是亏大了。

不然,早有能力去找大尊,而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的残魂还能存在吗?

不能深思,再多想只会绝望,只愿相信他还在,总有一天可以重缝,再也没有离别。

回去的路上遇见小人参。

它惊喜的松了口气,“还以为你被怪物叼走了,下次你要出去一定要告诉红红吖。”

“嗯嗯,本以为只在互近转转,没想到耽误这么久,又害你跑出来找。”还好小参没事。

小人参:“可惜哦不能陪你去打怪,空有无尽能量不可使用,好郁闷吖,哦系移动能量体,容易招尸僵,快回去吧。”

“好,等我再长大一点就可以保护小参红红了,我们一起去打怪。”

“好吖!”小人参很开心。

回到先前住处,小参在隐蔽地方扎根修炼,很快进入休眠状态。

走进洞看到两根参须,可以打怪升级,以后绝不能让小参受伤拔参须了,这两根既然已拔了那就用吧。

一觉醒来,发现身边又摆放了三根参须,连忙出去找它,“小参红红,以后不要再拨参须了,我可以打怪升级的。”

“昨天还得到一颗僵蝙蝠的能量晶呢,很多很多能量,纯净度并不比参须差,看我也很厉害吧?”

小人参还是休眠状态,一个人自言自语了几句,怕影响它修炼,只好去又把三根参须服用了。

待修炼完成,看自己又长大了一圈,心中终于有了一点底气,决定去打怪升级。

“你去哪吖?”

“小参红红你醒了。”

“你是不是又要去打怪吖?”

小参说着又递过来五根参须。

惊呆!

一下子拔掉五根参须!太不要命了,它身上总共也没多少参须吧。

“小参红红,我说过不会再要你的参须了。”

小参又拔掉几根须递过来。

不要!我拼命摇头拒绝,没料越拒绝越严重,只见它又开始拔参须。

“小人参,我说过不要参须了!”

“不.允.许.拒.绝!”

“……”

自己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小参红红,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很重要,见不得你受伤,你别再拨参须了,我真的有打怪的能力,真的不需要参须了。”

没料小参又拔了几根。

我目瞪口呆,它就是这样用行动抗拒自己去打怪,“算了,不去打怪了还不行么。”

小参:“哦就是想对你好吖,你不接受哦会感觉自己很没用吖,害怕连这仅有的一点儿做用都没有了吖。”

小人参说完,钻土里又进入休眠状态。

“……”

难道小人参真是寂寞红红的分身?它与红红无感应联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已经死亡。

不,不可能的,对于一般人或许会死亡,而他不一样,曾在幻境见过他的进化能力,就算切成片儿他都不可能有事。

也或许他正在某处受困,不然,不会这么久不出现,也只有生命垂危情况下才能将他困住,若真如猜测,分身能量正是他所需要的,绝不能让小人参把能量就这么耗费空了。

看着一堆参须,拔下来了也不能重按回去,那就再服用吧。

这次,留意查看小人参什么时候进来送参须,警惕着四周动静。

果然,没多会,小人参又想趁不注意悄悄来送参须了。

“小参红红,我也会生气了,我真的有能力去打怪升级了。”

小人参先是惊的呆了呆,又是委屈:“你不需要哦了吗?”

“这与需不需要无关,我不是一直在这儿吗?”

“那你为什么不要参须吖?”小人参好像更委屈了:“你知道外面那些僵物为得到哦滴能量有多疯狂吗?”

“知道,但我不是把你当成能量才留在这里,所以我不需要参须。”

小人参还是很难过,要哭不哭的样子,“哦系不系很没用吖?你去打怪哦只能空担心,什么忙也帮不上吖,哦只有能量有用哒,而你又不肯要吖,你不要让哦感觉纪几很没用很一无事处哒?”

“……你怎么可能一无事处,没有你,我可能早就没有求生念想了,因为我不想只有自己一个人。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被飞僵叼去,剩下我一个人怎么办呢?所以必须保存实力,我不会再要你的参须。”

“不会哒,哦是不会被飞僵叼去哒,哦有纪保能力哒。”

“可是我不信,在这危险之地,唯有能量越多越有保命的机会,你在拔多少参须我都不会服用了。”

小人参:“哦斗不了僵怪,能量对于哦纪几一点用处都没有吖。”

“有没有用你都自己留着。”

小参:“你信哦吖,哦真滴很多很多能量吖,根本取之不尽哒,你不要参须哦就哭给你看吖,呜呜...”

我大吃一惊,慌忙去接小人参的眼泪,“这都是能量啊,太奢侈了,太败家了,别哭了,再哭我可就真生气了。”

“呜呜呜”

“听话!”

“你不信哦,你为什么不信哦吖!”

“这与信不信无关,你的身体也并不是你自己的,不要随意糟蹋,有丝毫损伤都不行。”

小人参忽然就不哭了,问:“哦滴身体为什么不系纪几哒?”

“……我是让你别哭了,你看我现在已经变厉害了,根本不缺能量晶。”

小人参依然执拗,又回到先前的问题:“你系不系以为哦系谁滴分身所才才对哦好哒?”

“……”他这么执拗肯定不想成为谁的分身吧?

“哦一点点感应都木有吖,哦真不系谁滴分身吖”

“小参红红,就算你不是他的分身,我也不希望你有任何损伤。万一你真是他的分身,无感应只有一种可能,他受伤很重很重所以才感应不到,如果他真重伤不愈,你的能量正可以救他一命。”

“不要!哦才不会将能量给毫不相关滴人吖,呜呜,哦就系纪几吖。”

哭的头疼,没办法劝了。

“小参红红,你就是个能量体,谁都想把你抓去吃掉,时刻置身于险境,隨时都有可能消失,做这样的你自己能有什么好?如果你若真是他的分身,你就可以成为他,他是除了大尊,能力最强的大能,没有人可以超越,成为他之后,再也无谁敢窥伺你的能量了。”

小人参很是心动:“真有那么强么,哦真滴可以变成那么厉害哒?”

“当然,他就是你,你就是他。”

小人参开始向往:“做强者一定很威武霸气吖,哦要成为强者吖,哦不要做能量参吖。”

“会的,再也没人敢伤害你。”

“可系哦都感应不到那个纪几,怎样才能成为强者捏?”

“不能感应肯定是他那边出了状况,如果真有生命危机,他就会把你收回去了,你就可以成为他了。”

“哦觉得另个纪几造此分身系为了救你吖,这能量系给你滴吖,他怎么可能还收回去捏?”

“在重要生死时刻,会潜意识自动收取分身能量自救。”

“嗯,”小人参又情绪低落:“介一分晰哦可能很快就得离开介里吖,只剩下你一个人可怎么办捏?”

“不怕,这僵界本来就是你的,你想什么时侯来都可以。”

“哇”小人参兴奋了:“原来介里全都系纪几哒,原来哦真滴很厉害哒!”

小人参高兴极了,兴奋的跳起半尺高,再落下去时却不见了,连忙寻找,找到一个小指头大小的小人参,才一会儿就只剩下这么点了?

小人参有气无力:“另一个纪几把能量全都吸空了吖,哦为什么还在介里没变成他吖,哦想变成他,然后就可以带你离开介里吖。”

我也纳闷:“或许,即使他重伤昏迷,也知道不能用动分身能量,所以才及时停止了吸收分身能量,没事,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他的。”

“嗯”小人参向外走:“赶紧修炼去吖,哦得变厉害才能保护小凤凰吖。”

“去我空间,给你划一块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修炼。”

“不要,哦等另个纪几召唤吖,让他把你带离介危险地方吖。”

外面正是危机四伏的夜晚,小参灵力缺失,只怕已经没有自保的能力了,让它独自待在黑夜里多危险。

生死之境没得商量,召手把小人参收进空间,给它调整到外面一分钟空间内是三天的时间,可以更快速成长。

一个人静了下来,思绪飞远,寂寞红红吸收那么多能量,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现在唯一该担心的是大尊。

那么的思念,他为什么从不到梦里来?如果能梦到他就好了,今夜无心睡眠,你到梦里来可好?

睡着之后果然做了梦,还梦了一整夜,只是那梦很零乱,醒来就再也记不清梦到了什么,仔细回想慢慢地也想起了一点。

回想到的梦境实在很不好,心陡然下沉。

梦中,我问是谁杀了他,他说是寂寞红红。我说不可能,他又说他的法力无人超越,除了寂寞红红。

那坏头脑子究竟又干了什么?

心情很难过,只为一个零乱到记不清的梦。

小人参在空间里哭的更是心烦意乱,随手把小参召了出来,也不想知道它哭什么,本体不正常,分身也是莫名其妙,在空间修炼了几百年仍然只有小指头那么点儿,不仅没有增长灵力,好像又变得更小了。

唯有周边疯狂生长的野草朝气蓬勃,还有人参眼泪汇聚的水沟,浪费了几百年鸿蒙紫气,就被它创出一条水沟。

待从梦中缓解过来那阵难受,有气无力的爬起来,决定去找到蝙蝠窟端掉它,发泄发泄心中的郁结之气。

“小参红红,你到空间里来,我去...”

“不要!”小人参惊叫:“另一个纪几会来召唤哦吖,哦哪里都不去吖。”

小人参嗓子哑得厉害,一时又心软了一塌糊涂,“嗓子都哭哑成这样,半夜三更你哭昏了我也不会知道。”

“你不用修炼哒?”

“修什么修,僵界灵气都是为尸僵设定的,越修死的越快,这里只有能量晶可用。”

“哦空流了几百年的眼泪吖?”

“我带你去打怪,给你补回来。”

“不去吖!”

小人参摇了摇几片小叶子,继续说道:“去了也只能呆在空间吖,哦等另一个纪几召唤吖,哦哪里都不去吖。”

我想了想给他设置了个结界,才放心的去找蝙蝠窟。

一路上思索僵蝙蝠自焚的问题,很匪夷所思,总感觉自己想要能量晶的时侯,尸僵就主动飞来了,还主动送能量晶,会是如猜测这样吗?

如果这里真是寂寞红红创造的僵界,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也不算奇怪了。

蝙蝠洞里黑压压密密麻麻全是僵蝙蝠,想进去又怕猜测有误,不过,它们眼神不好使,就算整出动静也不会围攻过来吧。

悄悄进去,还好洞边上就有蝙蝠,试着在心中默念:我需要能量晶,把能量晶给我,给我能量晶!

有火光,僵蝙蝠自焚了!

没有什么能比此刻更兴奋,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能量晶,太好了。

“能量晶,需要很多很多的能量晶!不够,还不够,必须是很多很多的能量晶…”

燃了!又燃了,洞内火光通明,那个精神异常的家伙,就连他创的僵界都是这么与众不同。

到最后,还剩下一只最大的蝙蝠王,它好像不太愿意自焚,不过在一遍又一遍的声音催促下,也吱吱叫着化作灰烬。

收取了一堆的能量晶,心情大好,这么大一堆可以存储许多天不用出来打怪。有小人参需要保护,以后能不出门时就尽量少出来,把小参丟下始终是不放心。

心满意足的飞回去。

哎!那是什么?

不好!小人参生长的地方落了一只飞僵,还有飞僵的尸体,这还得了,脑袋嗡的一下无法思考了,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奋力的飞过去,神识扫视,到处都寻找不见小人参,只见小人参扎根的地方余下新鲜土坑,脑子嗡嗡的一下直接崩溃。

眼看那只飞僵扇了扇骨翅就想飞走了,不顾一切冲过去,“把能量参还给我,还给我!”

根据现场查看,有尸僵从悬崖上摔了下来,正巧将结界给砸破了,然后小人参就遭了难。

晕死,不清楚飞僵除了能量晶,其它能不能听懂。

“把能量参还给我,给我能量!”

飞僵悲鸣了一声自燃焚化。

一堆灰烬中除了能量晶,也找到小人参,但是已经被飞僵吸收的只剩下半截参了。

植物生长存活能力主要是在根须上,根没有了必死无疑。

但它是寂寞红红的分身,小参虽然不能再发芽了,但魂力会回归本体,也并非真的死了。

唯难过以后又只剩下自己了。

难过的用神识观察小参,或许还有生机也说不定。

忽然,激动万分,居然在能量参里看见沉睡的大尊!

太激动了!

终于找到了他。

但是,大尊的残魂怎么会在小参的内部沉睡?难道是寂寞红红把大尊的残魂囚禁在能量参里?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是保护大尊残魂,也不用安置在能量参里时时都小命不保,那家伙做事总是这样令人费解。

高兴过后又开始绝望,能量参已死,大尊的残魂也很快会消散了,绝不能让他的残魂消散,救他,必须救他!

担心到无法思考,唯知道必须立刻救他,不管不顾的把所有灵力全部都给他输送了过去,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必须把他的残魂保住。

书评(164)

我要评论
  • 的身影&满眼都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边,如&。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选了&一个方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 收集聚&厚积的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光的腹&是,如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