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激动的哈哈大笑:“太好了!好不容易是逃出生于天,我可不想当什么小弟,咱是有志气有梦想的因为未来大能,终极目标是要成了神王神阶的强者,怎么可能会去当被人吆来喝去的小喽喽。”“趁他们没反应时回来,快走!小心被法术打一直这样!”我传念再次提醒:“先保全小命紧要,切记太“趁他们没反应过来,快走!小心被法术打下去!”我传音提醒:“先保住小命要紧,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再飞高一点才慢慢嘚瑟去吧!”。...

乌鸦兴奋的大笑:“太好了!总算是逃出生天,我可不想当什么小弟,咱是有志气有梦想的未来大能,终极目标是要成为至尊神阶的强者,怎么可能去当被人吆来喝去的小喽喽。”

“趁他们没反应过来,快走!小心被法术打下去!”我传音提醒:“先保住小命要紧,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再飞高一点才慢慢嘚瑟去吧!”

直到看不见云层之下的景物,耳边又开始传来乌鸦的笑声。

“不想被当成靶子就闭嘴,别以为在天上就不能使用追踪术。”

乌鸦:“已经飞出很远了,我觉得吧,他们没有那么大能耐追上咱们。”

我闭口不言,飞行的太高有点费力,很佩服乌鸦的强悍毅力,居然不会累还有精神说话。

乌鸦一路飞行一路嘚瑟:“哼,下次遇见,咱可就不是今天这么好说话了,咱将来可是要做大能强者的,就算成不了神阶大能,仙阶也行啊…”

“哎!小灵雀你怎么不说话了?快点来夸夸我吧,你看看咱多厉害呀!”

“你是在逃命,又不是打了什么胜仗,有什么好嘚瑟?”

“她们可都是修炼很久了,败在我乌鸦手上,当然感到很了不起啦,不嘚瑟哪成,咱才刚出生没多久好不好,被从暖乎乎树窝里踹出来的时候,咱还没有睁开眼好不好,咱羽毛都还没有长出来好不好,而她们却败了。”

“噢,太兴奋了…”

为了节省力气,我没有开口问,等他自己说下去。

乌鸦:“其实也真没有什么好嘚瑟,为什么才出生就被爸妈给抛弃了呢?你说是不是因为他们找不到食物?所以才需要有所舍弃?”

“当时,真是吓坏了,然后,你就像天神一样出现救了我,小灵雀,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不许嫌弃咱。”

为了保存足够的力量飞行,无法开口多言,算了,以后就让他跟着自己混吧,又想到他还那么幼小,忍不住担心的问:“乌鸦,你还有力气飞行吗?”

“好像是没什么力气了…”乌鸦说着便像沉重的石头一样迅速的坠了下去。

我大吃一惊,急忙飞过去也追不上他下沉的速度,“乌鸦!你会被摔死的!动一下翅膀的力气都没有了吗?不好!快降落到地面上了,你快醒醒赶紧的飞起来!”

这蠢货,已经没力气了哪还有那么多废话,看来想养个小家伙也不是那么容易,一不小心就发生这么严重的失误。

风很大距离又远,怕他听不清,一遍遍的传音过去,乌鸦下坠的速度却并未减停。我使出千斤坠更快速的下沉,在他即将落地的时侯,才险险的用不多的灵力将他拖住,总算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忽然,一阵风扇过,两小只都被吹飞了出去,有人大吼:“差一点落进了饭锅里嘞,你们长没长眼睛!虽然俺们都很喜欢吃肉嘞,但是,也得洗干净了才能下锅煮昂!”

有人向这边走过来了!

力量已经枯干耗尽,抓着乌鸦扑腾了几下没能飞起来。待那人走近,然后便被人施法定住动不了,嗷,准备煮鸟汤了吗?这运气真是太棒了,还能不能更悲催一点。

又有人呼喊:“胎毛都没长齐全的两小只呀,还不够塞牙缝嘞,别管他们了,快过来先吃饭昂。”

脚步声顿住又转了回去,我松了口气,暂时算是安全了吧?

咦,什么味道?好香啊!试了试眼睛还能转动,瞥见许多人正围坐在一起大吃大喝着推杯换盏,他们面前的长几上摆满了一盘一盘的酱色的食物。

袅袅热气飘来的肉香味馋的直想流口水,吞了吞唾沫,心中哀叹,等级实力的差距真是很令人无奈,竟然对着一些垃圾物质升起了想吃食的渴望。

我正呆滞着,乌鸦又活过来一般精神抖擞的在一旁问:“小灵雀,你饿了吗?我这里有吃的,刚刚被他们法术定住了动不了,现在总算是解开了。”

我转转头颅,果然不再受限制了,看来对方也不是很强,这才多久法术便失去了作用,我疑惑问:“你吃什么?”

“当然是吃虫子,”乌鸦拿出一只虫子,竟然还是活的。

我心中梗了一下,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干脆眼不见为净,背过身去不听不看。

“喂,”那边有人喊:“已经帮你们解开了定身术嘞,你们两个小家伙到这边来昂!”

我怔了一下连忙望过去,他们正吃的热火朝天,这个时侯喊我们,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他们见两小只不动,嗖的一下,扔过来一包东西。“这个是赏给你们吃的昂。”

我瞅了一眼又是虫子,郁闷到心塞,不由的脱口而出:“我不吃。”

那些人齐齐望过来,有人提高了声音大喝:“成心与俺们作对呢是不是?你想作死呢是不是?虫子不是你们最爱的美味吗?你为啥子还不肯吃?你是想绝食抗议咋的嘞?”

那人越说脸色越阴沉狰狞:“看你快要饿晕嘞,奄奄一息的那么可怜嘞,一时不忍才好心赏赐你一口美味昂,却还不识好歹,你说留下你们还有何用嘞!”

“我看你们是没有一点可以造用的价值嘞,一会就送你们去逛逛沙场昂,供献出你们最后的那一点价值去昂。”

接着眼前一暗,天旋地转的被传送了出去,待停稳下来之后,已经是鲜血遍流激烈战斗的沙场上。

驻足观望,到处都是丑陋又恐怖的巨型怪物,混沌初开虽然美好,却也非常混乱,什么阴暗生物都有。

忽然,发现大尊的身影,惊喜!原来他在这里,震天喊声的杀戮下,一眼便看见了他,他站在人群中是那么的耀眼夺目,周边一切都只不过是众星拱月般的陪衬。

他雪发飞扬,一袭白衣飘逸无尘,他的剑光所指之处,万里皆化为虚无。

顾不上危险,兴奋的高高飞起来大喊:“上尊!凤凰来帮你...”

 他停下动作望过来。

“这儿危险,快离开。”

“凤凰不走!”

但是已经被他的力量送了出去,只来及最后瞥了一眼。

不好!

有只隐形怪实兀出现在他身后,悄无声息穿过了他的结界。

他正处于危险之中,自己怎么可能独自悠闲,拼尽灵力逆转回去,而原本的杀戮却已经结束了,四周很安静,没有尸体,也没有恐怖丑怪,只有遍处点点莹光……

人都去了哪里?

大尊也不见了,只留下即将飘散的莹光,那是他最后的灵力吗?

怎么会这样?

不,他绝不可以死!

使用禁术打开高层次才能开启的天眼,也没找见他的魂魄,只好退而求其次奋力去收集那些莹光,然,光又如何能收集呢?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挺好看&。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能便燃&到被冻

    即将化作虚无也不想是被生生冻死,颤颤巍巍躲到寒冰角落缝隙里,极致的寒冷,唯渴望能有一丝丝温暖,潜能便燃成一缕小小火苗,即使成了幼火,也仍感到被冻冷凝固,不过,总算是可以缓一口气。

  • 被冻死&,我苏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个词,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浮现一&寒气四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下,便&冻成了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吸收灵&怖吞噬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由小&冰结界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