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会被虐残了,登时后背冷嗖嗖冒凉气,若啊天真的稚幼年纪,早该吓到哇哇孩子哭闹,坚决回去找妈妈。嗷,找大尊也行。但是刚才攒积了一点儿的体力,统统为了伤势的治疗给用完后了,行动都成了困难,哪除了多馀的力气与一群人打群架。瞥了几眼乌鸦,小家伙但是是最普嗷,找大尊也行。。...

一听会被虐残了,顿时后背冷嗖嗖冒凉气,若真是天真稚幼年纪,早该吓到哇哇哭闹,坚决回家找妈妈。

嗷,找大尊也行。

但是刚刚才积攒了一点的体力,全都为了伤势的治疗给用完了,行动都成了困难,哪还有多余的力气与一群人打架。

瞥了一眼乌鸦,小家伙虽然是最普通的小乌鸦,却蛮坚强的,虽然受到惊吓也很害怕,但对于幼弱正懵懂的年纪来说,真很不容易了。

豹头冷酷的目光盯视了一会,大声的吼斥:“告诉你们昂,加入我们好处多嘞,你们要知道昂,在这危机四伏的洪荒大地上昂,你们的生命有可能活不到明天昂,甚至是活不到下一时刻昂!只有服从听话昂,才能得到安全保障嘞,懂吗昂!”

才不想去打架搞事情,只想去找大尊,豹头似有读心术一般,阴鸷的目光盯了过来,心中一惊,连忙低头敛回心思。

“告诉你们昂,拜耍花样昂,敢逃跑就是瞧不起我豹子头昂!”

豹头语调非常喜感,如果真是这样淳朴接地气就好了,但是他们是来收小喽啰,多喜感这事上也没得商量。

豹头又说道:“做小弟也不孬,真不孬!好处一堆一堆有嘞,即使你仅是一个废材昂,俺们都会让你好好的活下去嘞,保护自己的小弟是俺们不可推卸的责任昂!”

豹头停了停又吼道:“俺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叨叨嘞,该做什么或者不能做什么昂!自己心里掂量昂,任何犯规行为都是你生命终点昂!”

豹头的冷锐目光直扫过来,又提高声音吼问:“你们都听懂了吗昂!”

“懂了”我点头。

小乌鸦更是形象全无,小脑袋啄食似的乱点,“懂了,我也懂了...”

“懂了就好嘞,”豹头缓了缓脸色又继续说道:“只要乖乖听话昂,有俺们一口饭吃昂,就绝不会让自己小弟饿肚子嘞,谁都想有一个更好更为幸福安逸的一生昂,但是很无奈昂,想拥有幻想中的安乐昂,就必然得经历生与死的拼搏昂,必须去浴血奋战的争取昂。”

“昂,还忘了一点嘞,对于你们这样的小崽子或许还不明白什么是拼搏嘞,只怕说再多也都是废话昂,待回去之后昂,会有师父专程教导你们嘞。”

“最后再好心提醒你们一句昂,你们都要听话昂,你们必须要知道自己的责任是什么昂,”豹头酝酿了一下情绪又大吼:“做任何事都需毅力和决心昂,没有团结的责任心昂、无辜搞事或者逃跑背叛昂,代价都是非常严重嘞,一切好处都是俺们给予昂,所以绝不允许背叛昂!”

豹头说好是最后提醒,长篇大论半天仍没有停止话头的打算,连口气也没喘又继续说道:

“先前说过的话绝不重复第二遍了昂,但是昂,不想看你们犯错又提醒了一次昂,你们虽然年幼嘞,却是生来已带着传承记忆好苗子嘞,很看好你们昂,希望你们都努力活着昂,不要还未到成年便被夭折了昂。”

“咯咯咯…”

忽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姐妹快来这边看热闹嘞,有牛在天上飞咯。”

女子无论温柔还是霸气,声音都不会太难听,就是这方言有点奇怪,不仔细听根本不懂说什么。

一群美丽妖娆女子瞬间出现,为首少女步履轻盈,边走边扬声说道:“远远的就听见了这边有人在吹牛嘞,吹的满天的牛在乱飞昂,我当是谁嘞,敢在俺们地盘上聚会训起了小崽子嘞,花头豹你是成心来俺们这边找茬嘞?”

豹头眼神闪了闪恢复如常,“俺们也只是路过嘞,真路过昂,崽子们昂!都跟俺们回家去嘞!”

“想走?这里是俺们的地盘上嘞,岂容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嘞,若是被传扬了出去昂,俺们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嘞。”

女子声音虽然不温柔,却也不像坏人,比眼前这些痞货好了不知多少倍,而且也很厉害的样子。

趁人不注意窜到那群少女的身后,乌鸦也很是机灵的飞逃了过来。

它传音埋怨:“你来这边怎么不叫咱一声呀,差一点没能逃过来。”

“我走的时候告诉你了呀,还以为你那么长时间没过来,是想给那个豹头当小弟了。”

乌鸦:“你没说,你肯定没有说,你差点把我害惨了知不知道。”

“我遁走时候有用脚狠狠的踩你了一下,你没感觉到吗?”

乌鸦:“你得传音说出来才能知道呀,用脚踩有什么用,你还能余剩有多少力气踩人,哪会注意呢,当时正在看那边又来了谁,还好咱正注视着这群女人,然后就看见了你,所以才立即窜到了这边。”

“谁知道你心不在焉,当时情况那么紧张,你还有心情看女人?”

“……”乌鸦:“不过总算是有惊无险,那些人个个眼似铜铃,看着真比尸僵还可怕。我们已经逃出了豹头的魔爪,但是,心里咋还是忐忑不安呢?你确定这边就是真的安全了吗?这些女人看着都很邪气,连豹头都不敢招惹,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邪气?他是从哪看出来的邪气?

我也很郁闷,本来是想趁乱逃走的,不知怎的稀里糊涂就到这边来了。

她们的谈话还在继续,只听豹头说:“那两个小崽子是俺们的小弟昂,仙子把他们抓去不太好嘞,如果不顾自己小弟的死活昂,就这么灰溜溜走嘞,俺们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带着小弟混昂!”

“咯咯咯…”被称作仙子的为首女子又清脆悦耳的笑了起来:“真有意思昂,花头豹你真是越来越胆儿肥嘞,这许多双眼睛都看着是她们自己飞过来昂,你的小弟我可不敢要嘞,你们赶紧将小崽子领回去昂。”

不好!立刻意识到有危机感,接着,下一刻天眩地转的被扔了出去,等落到地上,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又警惕的赶紧爬起来,紧盯着面前那些模样各异的人。

豹头懵头懵脑的看看这,又望望那个,忽而恼怒的挥手把地上的两小只又扔了出去,“哼,你们怎会那么好心把小弟给俺们还回来昂?俺们比本领不行比脑子可不傻嘞,想在暗中使阴谋鬼计门都没有昂!”

又被扔了出去,正好借力迅速向高空飞升,同时也没忘记传音给乌鸦:“快走,快走!”

书评(95)

我要评论
  • 进那冷&寒刺骨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 开始融&冰水也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奇特,&前还有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我无奈&来转着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 一样阻&碍,神

    精神力屏障自然而然消退那层薄纸一样阻碍,神识漫延出去,能看到百米多远距离,笼罩四周化抺不开的浓稠紫气,在精神力扫视下,清晰到如透过玻璃注视着窗外。

  • 飘去,&些的地

    漫漫时间流逝也不是没一点变化,总算不是无形的空气了,虽然还是与空气没什么不同,至少可以飘来飘去,能望见更远一些的地方。

  • &雾腾腾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