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笑了一阵,又及心有余悸的缩了缩,“太可怕的了,太可怕的了,差一点把小命给整没了,的话怪物都是那么很厉害,以后可怎么办啊!”“好想慢慢长大,赶快慢慢长大,看本乌变变变,哎呦呦,法术系统失灵。”乌鸦呱啦呱啦的不停息:“实际上那些有惊无险也真不算什么,的话也没你,我连乌鸦呱啦呱啦的不停歇:“其实那些惊险也真不算什么,如果没有你,我连逃亡的机会都没有,早就被摔死了,咱以后也是有机会成为强者的乌,再也不是普通小乌鸦。”。...

乌鸦笑了一阵,又及其后怕的缩了缩,“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差一点把小命给整没了,如果怪物都是那么厉害,以后可怎么办啊!”

“好想长大,快快长大,看本乌变变变,哎呦呦,法术失灵。”

乌鸦呱啦呱啦的不停歇:“其实那些惊险也真不算什么,如果没有你,我连逃亡的机会都没有,早就被摔死了,咱以后也是有机会成为强者的乌,再也不是普通小乌鸦。”

自己也是感慨万千,“你真傻,白遭了一场大难。”

乌鸦:“就算没有尸僵追杀,本乌也得发狂拼命,否则一样会死。”

真没看出来它也会谦虚。

“你以后打算去哪?”

“这还用问,当然是跟着你了。”

“……”

捡个小乌鸦也养得起,但是红红把它当成负能量,一定会夺走它的魂力,除非能把红红的坏脑壳给医正常了。

想想生命绝望之时的惊险,若非是他及时赶到,后果难以想象,提起那个人,只有无尽叹息,本来好好的一人能把脑子给整坏掉,到底谁比谁更落魄呢?

落魄也可以从头再来,而脑子不好了还能医治吗?“诶,红红精神出了问题怎么办呢?”

乌鸦:“虽然他要弄死本乌,但是他也救了咱,真不希望他有事。”

我想了想,问:“你看看传承,有没有提到像红红这状况是怎么回事。”

乌鸦:“稍等,先找找看。”

过了许久乌鸦才叹道:“不太好,如果真是精神出了问题,不仅不能进阶,还有可能威胁到生命。”

“怎么可能这么严重,不可能!”

乌鸦:“咱传承是你给予的,不信你自己看看。”

“我给你的传承?”自己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事?

乌鸦:“是滴呀,本乌被迫掉下树窝大叫救命的时侯,喝了你滴落的血,瞬间丰满羽毛长出翅膀才没有被摔死,那一滴血的力量好强大好厉害,不仅救了我,还赐予了能变为强者的传承。”

这么凑巧的事都能被它碰到,而且并没有被血咒腐蚀,简直气运逆天。也许是当时想着不牵连无辜,所以血液是遇强则强,对弱小却很温和?

“有此传承,本乌将不死不灭!”

小乌鸦越说越激动,“本乌也要感谢那个尸僵老怪,如果没有那僵怪发狂杀来,如果没有激发潜能,即使得到凤凰血,也只会被这神力摧毁生机魂飞烟灭。”

“这么严重?”

“严重,因为本乌就是普通乌鸦,不经厉生与死的蜕变,就激发不出潜能。”

“……”它这简直运气暴棚。

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才那么凑巧的将血滴落到小乌鸦的嘴里,怪不得头晕目眩头重脚轻,不能想,再想头又想晕了。

头昏脑涨仍止不住的思考,“也不清楚红红受了什么刺激,连大能强者都会被刺激到精神异常,变成现在这样。”

精神力失常能不能修炼都只是小事,更有可能影响生命,这些大尊知道吗?有没有给他医治呢?

思虑脑壳豁豁疼。

乌鸦接话道:“或许他精神力并没有出问题。”

“可就觉得他不对颈呀。”

“或许是那滴血的原因。”

乌鸦继续说道:“得了你的凤凰血之后,我感到自己被改造的不仅是血液,连骨骼细胞都改造成凤凰的骨骼细胞,寂寞上仙认为本乌是你的第二化身也不是没根据,这说明他思路清晰,不用担心他。”

原来它是被凤凰血改造折腾才那么勇敢拼命,还好因祸得福,真为它高兴。

一身血糊的难受,头也晕的身体直往下坠沉,感觉已经飞出了很远,便寻了一处森林飞落下去。

在混乱中羽毛都不知被脱落了多少根,浑身无处不疼痛,处处都是伤痕,这得使用多少灵力才能恢复啊?

又瞥了一眼小乌鸦,它伤的比自己更重,却一点也看不出伤弱的样子,正惬意的梳理着羽毛,还不时发出愉悦的歌声。

它不识愁苦,而自己却不能不多为它考虑一些,绝不能连累它被红红捉去炼魂,对于这件事必须要有个决定。

因为,想来想去还是得去找红红才能找到大尊,下一步只能想办法与乌鸦分道扬镳了。

但是,如果它誓死不肯走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你真丑,你是一只丑乌鸦。”

乌鸦:“你也不好看呀,小灵雀!哼,竟然说本乌长得丑,瞧这羽多黑亮,多漂亮,哪点丑了。“

乌鸦说着又随意瞟来一眼,满是嫌弃,“还有,你也没有本乌强壮骨骼,真弱,若不是为了照顾你,咱早就飞走了。”

“功劳这个咱就不多说了哈,”乌鸦说到兴奋,提高嗓门:“你看你灰不溜湫,红了吧唧像一团没干透的血迹似的,丑死,不信咱比比谁才更漂亮...”

“……”瞧把它自己夸的,天上地下都仅有。

小乌鸦又呱呱:“别不理我呀,你不夸夸咱吗?你看咱多厉害呀,那么可怕的怪物都不能把咱怎么样,快夸夸我吧,夸夸我吧。”

驱逐失败,败给期盼的小眼神。

 算了,暂且不去想那许多繁杂的事情了,反正已经是这样,路还需一步一步去走,顺其自然吧。

我站起来寻望四周,左右前后观望看了半天,也未瞧出个所以而然,蔫蔫的垂头丧气无精打彩,搁置了一个难题未了,又得苦苦思索下一步打算。

乌鸦呱呱的声音也在耳边浑搅着不能清宁。

 我收回思绪,问:“乌鸦,在还没遇见之前,你知道大尊了吗?唉,算了,才破壳就差点摔死,问你也是白问。”

乌鸦: “你问的是哪个大尊呀?”

难不成还有很多大尊?

乌鸦拍了拍翅膀骄傲说:“你也可以称本乌大尊,咱也很厉害,不信你去问问小花小草,看她们是不是都怕我。”

“本乌比她们强大,所以她们都得称本乌为上尊,”乌鸦说完又呱呱的大笑。

“……”很无语,使颈吹吧,吹牛谁不会。

乌鸦不知又幻想了什么,嘚瑟大笑,有点担心,那么大声音再引来了强敌该怎么办?

 果然,担心什么就会有什么,瞬间出现一群各形异状的人。

“你们俩个跟俺们走昂,帮俺们打架去嘞,有多少力出多少力昂,敢耍心眼子,就等着接受惩罚昂!”

  乌鸦呆了呆,抬起翅膀就想悄悄溜走,那群怪人法器齐出。

乌鸦被压制,趴倒地上呱呱乱喊:“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不玩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找爸爸妈妈了...”

“拜哭!”一个面相凶恶的豹头用法力封住乌鸦的嘴,“懦夫,哭啥嘞,成何体统昂!”

乌鸦解不开被封的禁制,摇头晃脑的比划着支吾:“为什么让咱去打架?咱还没有长大,咱要回家。”

“嗯,”我附和赞同:“我也才刚刚睁开眼,也还没有长大,也要找爸爸妈妈。”

乌鸦:“我们...”

乌鸦还想说点什么,立刻被人打断:“拜啰嗦昂!”

“你们什么昂!你还想叽叽歪歪着说些什么昂?谁让你插话了昂!”豹头一通的训斥:“给你们尊严不要嘞,想被虐残了昂!”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要有他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他在这&心中亲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 一样,&气缭绕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