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在一旁听的云里听得云,插不上话干心急。它一瞅到机会急忙张口:“即使你救了我们也不能够这样,杨诗雀都了说了与你不熟,救急之恩我会替她还,你切记再难为杨诗雀。”“又出了一个小凤凰!”寂寞孤独红红悲愤:“究竟是谁把你害成了这样?为什么要把它一瞅到机会连忙开口:“就算你救了我们也不能这样,小灵雀都已经说了与你不熟,救命之恩我会替她还,你不要再为难小灵雀。”。...

    乌鸦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插不上话干着急。

它一瞅到机会连忙开口:“就算你救了我们也不能这样,小灵雀都已经说了与你不熟,救命之恩我会替她还,你不要再为难小灵雀。”

“又出来了一个小凤凰!”

寂寞红红悲愤:“到底是谁把你害成了这样?为什么要把你的灵力心魂都粉碎成了这样?”

??

他竟然把乌鸦当成了另一个凤凰,脑子出问题了眼神也不好使么。

寂寞红红:“看来比想像中伤的更重,别怕,有我在呢。”

他说完又十分笃定道:“待我用神力把你们融合之后,你就能恢复到原来的模样了,也会记起我们以前的事。”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为了给我做衣裳,流了多少的血,受了多少的苦,那该有多疼痛啊,”

他念念叨叨沉浸在回忆之中。

努力忽略他那些胡言乱语,与脑子不正常的人计较说不明白。

但是,他把乌鸦当成自己的分身,这个能要人命的事必须重视。

怎样才能让他相信乌鸦不是分身?

诶...

他不仅记忆错乱,乌鸦那么漆黑一团儿乌墨似的,啥眼神呢,连颜色都分辨不出来了吗?

瞥眼看去,乌鸦的护体结界浑身红光,还真有些许像似,它年幼声音也稚嫩柔软,难以分辨雌雄。

怎么办?

若是他真把两个不同的魂魄揉捏成为一个,那还得了!

他到底是经历过什么,而变的如此迷瞪不清醒?只要是属火,在他眼里就全都是凤凰吗?

他所说的融合又是何解意?应该就是自己所理解的意思吧?

这个误会太大了,对于脑子不清醒的人,又解释不通,真愁人。

神阶的精神之力是何其强大,究竟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竟然能伤得了他的神魂?

解释不通也得耐心解释清楚,这是要命的事,绝不能让他将小乌鸦给害了。

“寂寞红红,”我指了指乌鸦,“你看清楚,它叫乌鸦是小乌鸦,我才是凤凰,只有一个凤凰。”

他却是摇了摇头,神情极为笃定而认真:“我不信,就知道你心软,总怕伤及无辜。”

“但是,这不是心软的时侯,你要知道,她就是你,你也就是她,不把丢失的魂力收回来,你以后都会很难有进阶了,为了你以后的成就,这事必须得听我的,没得商量。”

他说着话,拿出一把羽毛:“这都是一路上过来捡到的羽,这得流多少血啊,这得是怎样的疼痛啊,若非是因为她灵识不全,小凤凰才不会舍得把羽毛丢的到处都是。”

“当初想要一根凤凰羽你都不肯给我呢,如今落魄到连一根羽毛都守护不住了。”

“......”

寂寞红红:“别怕,我会让你变强大,待破碎的魂力回归本源,便可恢复,只要有我在,就再也没有谁能伤得了你。”

一袭话很有落泪的感动。

但是此刻不是感动的时侯,若再多停留一会儿,说不定下一瞬间他就会出手取走乌鸦的魂力,强者的思想最难揣测,唯有远离才能安稳无忧。

寂寞红红:“你怎么不回来呀,你不见了,知道我有多担心么,我找来很多很多凤凰,可是没有一个是你。”

“……”谁若能与脑子不清楚毫无道理可言的寂寞红红摆通了理,凤凰第一个服他。

“寂寞红红,”沉思片刻,想着如何开口才能让他相信,一切都与乌鸦无关:“你真的愿意助我恢复力量吗?”

“当然。”

他收起了羽毛又道:“待我把你们融合之后...”

我连忙打断:“我的事真与乌鸦无关!那另一半魂魄是被丢在了无尽涯下,去寻找会需要很多时间,你若真想助我恢复能力,快去无尽涯把魂力找来给我。”

“无尽涯?”

“是的,在无尽涯,”我说完又忙催促:“你快去把我的另一半魂力找回来吧,现在就去。”

“好好,这就去无尽涯。”

他答应着,身影已经窜了出去。

我拍了拍胸口,总算是把精神异常的家伙给哄走了。

乌鸦问,“你真的丢了魂魄在无尽涯?”

正要开口,突然,寂寞红红又站到了面前。

我目瞪口呆,他又回来干啥?

他抹了抹鼻子,讪问:“无尽涯在哪里啊?我好像记忆有些错乱了,可能忘了一些不重要的东西。”

周围景象与以往完全不同,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变化,又是刚刚涅槃重生,根本还没了解清楚情况,就开始了生死逃亡的惊险历程,早已奔的晕头转向,鬼知道无尽涯在哪里?

这时乌鸦插话:“无尽涯就是你刚才去的那个方向呀。”

“真的吗?”

寂寞红红目光期盼的寻问:“小凤凰你说,我只相信你。她只是负能量而已,信不过。你看它,该有多阴暗才长的那么黑漆漆的一团子,一看就是不可信,太黑了。”

我说:“相信它没错,就是那个方向,你快去吧。”

“好,不过你得和我一起去。”他言笑宴宴,妖孽容颜多了一些温和,也看不出此刻究竟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太远了,丢了魂力我现在还非常的虚弱,经受不了长途的劳累奔波。”

他莞尔一笑:“没事,有我在呢,我带你去。”

“为何要一起去呢?你是不愿意为我耗费时间精力去回取魂力吗?”

“呃,没有,好,好,我现在就去,现在就去了,”他一步三回头的向前挪移:“小凤凰,你别走啊,就在这里别走开,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

“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傻子才站在这等,那还不得被山野妖怪给吃了,但是,在眼神的逼视下,又不得不点头应诺。

望着他满意离开,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咋就会脑子不正常了呢?

乌鸦在旁边问:“无尽涯在哪?”

“.......”

还以为乌鸦知道无尽涯,弄了半天原来是乱指的方向。

乌鸦又问:“他现在已经走了,我们也赶紧走吧。”

哎!还有上尊的消息没有问,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了!

在心里悔了千遍万遍也没辙,中了尸毒的呆滞后遗症,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如初。

乌鸦:“现在我们去哪?”

去哪?

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

“乌鸦,都是我连累了你,红红已把你当成负能量分身,你以后绝不能在他面前出现了,你还是离开这里吧,去的远远的,越远越好,以后大路朝天各走边,后会无期。”

我转身离开,乌鸦却又随后跟过来,情绪一点都不受任何影响,欢腾着呱呱个不停。

此刻哪有心情听它呱些什么,只想分道扬镳,若将乌鸦留在跟前,脑子不清楚的红红早晚会伤了它小命。

“你是不是傻呀!为么总跟在我后面,分开来跑,逃命机会才会更大,万一他又回来怎么办?我又打不过他。”

乌鸦:“本乌才不是寂寞红红那个傻呆,不会傻傻的被他捉住。”

乌鸦又呱呱的笑:“放心吧,他不会那么快回来的。”

“……”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由小&大,外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 消失了&就看见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只要不&被吞噬

    时间不容多有思考,心中焦急吼吼,潜意识立即转身迅速奔命,相信只要不被寒光倾泻的冷芒罩住,便能躲开被吞噬的危险。

  • &光为中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 力尽,&尽头.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