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得胜负已分,而结果,寂寞孤独红红真就这么战了一半走掉了?果真不出所料,晕死,这人办事儿也太不不靠谱了,一根羽毛能飞那么久,猜是有人幕后操纵指使,他都不需要脑子的么。脚趾甲都比他的脑子好使。那根凤凰羽毛当然是帝僵搞的鬼。好!情况大反转太忽然,红红被脚趾甲都比他的脑子好使。。...

眼见胜负已分,而结果,寂寞红红真就这么战了一半走掉了?

果然不出所料,晕死,这人办事也太不靠谱了,一根羽毛能飞那么久,猜也是有人幕后操控所为,他都不用脑子的么。

脚趾甲都比他的脑子好使。

那根凤凰羽毛肯定是帝僵搞的鬼。

不好!

情况反转太突然,红红被引走了,而帝僵还在这里,这意味着危险已经逼近。

帝僵被损失那么多小喽喽,以它记仇的劣根性,这个仇怎能不报,它奈何不了神阶强者,必然会将怒火转移。

“快跑,一会想走都走不了。”

小乌鸦在树枝上焦急的跳来跳去:“快跑呀,你又傻了吗!”

我一惊,反应来还是先走为上,中了尸毒的后遗症,考虑事情总会是慢了半拍。

恐慌着飞走,眼角余光瞥见,先前帝僵躺着的地方空无一物,他一定是寻空疗伤去了,很快就会追击过来。

恐惧之中顾不了多想,唯有远远的离开这惊险之地。

一路上险之又险没头没脑的乱撞,羽毛都不知道脱落了多少根。

“砰”的一声。

被撞落到地面上,抬眼视线中就出现了帝僵的骨刺大脚。

已经去远的乌鸦发现后,想也不想的又折返了回来,奋力的朝帝僵狂喷火焰。

小乌鸦一边狂喷着火焰一边大喊:“又傻呆了,还不快跑呀!”

我苦笑,到底是谁傻呢,乌鸦本来已经去远了,它原本可以有逃生机会,却又傻傻的飞了回来,它都能不顾生命危险来救自,而自己又岂能弃之不顾独自逃命。

帝僵:“蝼蚁!”

在帝僵眼里,或许两小只连蝼蚁都不如,小小火焰简直就是给它挠了一回痒痒,无痛无感。

但是,真的一点都伤不了它吗?虽然散尽了神力变幼小了,却也是混沌时期先天神火,不信就伤不了一只尸僵。

焦虑万分思考对策,身形虽然已被对方锁定,却也还可以飞起来,也或许是帝僵实力并没有完全恢复,不然不会犯如此低级错误。

帝僵张开血盆大口想要仰天大吼发泄愤怒,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又硬生生的把声音憋咽回了肚子里。

就在他张口的那个瞬间,迅速靠近,喷出一团浓缩而成的凤凰之火正中目标。

帝僵受伤更是暴怒,再也顾及了狂暴会不会引来寂寞红红,剌耳的音波瞬间覆灭无数生灵,在它倒地那一时刻,还不忘一掌拍了过来。

被拍了个七荤八素坠落到地上。

本以为难逃一劫,却好像思想依旧清晰景物依旧鲜明,除了疼痛之外还可以呼吸,是自己变强了?还是帝僵已精疲力尽力量不够强横?

从地上爬起来,发现保护结界又亮几分,散尽的功力又回来?

疑惑未解开,柔和光芒已退散了下去,喉咙里也是涌出一股锈味残血,内脏被严重损伤。

咽下血沬,寻望乌鸦躺在不远处,不知是生是死。

另一边,帝僵正在地上痛苦的翻来滚去,咆哮挣扎的吼声撕扯着耳膜,但是很快那要人命的音波攻击使弱了下去。

看来帝僵也伤得不轻。

惊喜,能重创帝僵,受点伤也值得,我松了口气,歪歪斜斜艰难的向前挪动,动用了最后一丝灵力,把乌鸦解救出帝僵发狂的范围,防止它末途余威的蹦哒反击。

去远了一些距离才敢查看乌鸦的伤势,还好只是昏晕了过去,伤势虽重却也不至于丧命。

突然的视线一暗,抬起头,只见天空中寂寞红红的巨手又出现了!

那幻影巨手随意的一抓,正哀嚎的帝僵瞬间被巨手收走。接着,面前红影一晃,就见到红衣邪魅的寂寞红红。

他咋又回来了?

寂寞红红邪魅的一笑:“突然想到还忘了一件事,幸好是回来了,险些错过了小凤凰。”

“该死的老怪,居然用凤凰残血骗本仙君,一只尸僵而已,岂能骗得了我寂寞红红。”

他得意洋洋,还很神气的显摆上了,好像刚才被幻影骗走的人不是他一样。

“红红,你收走帝僵的尸体做什么?”

“不收走,难道留在这腐蚀这美好的风景。”

“……”也对。

他蹲下来看了看,皱眉:“小凤凰怎么只剩这么一点儿了?你告诉我,是谁把你害成这样,我帮你去报仇。”

终于还是问了,头皮发麻,“没,没有谁害我...”

他不信任的目光凝视,“不对,没人害你,你怎么可能会消失?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你,却只有这么一点儿大,你的神力哪去了?”

“你就别问了,你问的很烦知不知道。”

“……”寂寞红红:“你不乐意听我也得说,你被人害成了这样,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都已经告诉你了没人害我。”

“好吧,你现在这么弱,得把你失去的灵力找回来。”

“灵力自己消失的,没有了,找不回来了,”我支支吾吾:“你就别管了。”

寂寞红红:“你被人害成这样,我怎么可能不闻不问,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即使你不说,我也一定要将此事弄清楚。”

他还没完。

头疼!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我都说了不用你管,你又不是我什么人,管那么多干什么!”

寂寞红红:“谁说我不是你什么人?就凭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凭大尊已经把你交给我了,他让我一定要保护好你。”

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什么叫交给他了,凤凰又不是什么物品。

寂寞红红:“你告诉我,是不是大尊把你害成这样的?除了他,你不可能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偏袒维护,什么都不说。”

“不是!”我连忙打断:“他怎么可能害我,是我自己练功练岔了,这么丢脸的事说出来多没面子。”

“真的是这样吗?”他一脸的狐疑:“你什么时侯那么用功修炼过?”

“……,你也知道,传承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成年都是在你的帮助下才完成幻化,灵力消失也没有什么奇怪吧?”

“不可能,”寂寞红红:“别忘了,我比你等级高的只能令你难以想像,你以为你能忽悠得了我?”

等级高还会脑子不清醒,也并没有多厉害嘛,“你爱信不信,我翻脸了。”

寂寞红红:“诶,小凤凰又不乖了。”

“……”人家不是小孩子。

寂寞红红:“不要动不动就说翻脸好不好,你还欠我好几个人情呢。”

好几个?

涨价了,哪有那么多?

他很是忧伤的样子,又继续忽悠:“你一定是把很多事情都给忘记了,才这么小小一只真心疼,不过不要紧,有我在呢,我会帮你恢复的。”

我急忙后退了出去,看他那样子可能又犯病了,不清楚他又想做什么,先退为妙。

可是还没有问到大尊的消息,只好落到不远处的树枝上。

恢复了伤势的乌鸦也随后跟了过来。

寂寞红红仰脸凝望,很是不能理解的问:“你躲到那么远去干什么?还得仰望,脖子都看酸了。”

大家都又不太熟,还是保持陌生距离才更好。

“你别过来,你过来我会发怵。”

“什么?”

他走了几步又愕然停住。

“你忘了,你真的什么都忘了...”

他失魂了一样轻声呢喃:“你怎么可以把我给忘了?你可还记得当初为我缝衣?可曾记得那时的你为我舞袖奏曲?你怎么能把一切都忘了?”

??

他在说什么?

心中莫名,他记忆错乱,还一副很受打击被辜负的模样,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从没发生过的事情,何谈已忘?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右无处&寂丹田

    很快修炼到忘我境界,浑身上下左右无处不在吸收灵气,越来越多的灵气卷起庞大灵气漩涡,如开闸潮水到枯海,沉寂丹田。

  • ,藏身&化了,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消退那&。

    精神力屏障自然而然消退那层薄纸一样阻碍,神识漫延出去,能看到百米多远距离,笼罩四周化抺不开的浓稠紫气,在精神力扫视下,清晰到如透过玻璃注视着窗外。

  • &个问号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四下望&了望,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