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归入波澜不惊。寂寞孤独红红幻化成出的巨手收完了尸僵的尸毒,那幻影之手也消失了,仅有他还在上空俯瞰一切静谧。微风凉凉,白云悠悠,四周景色怡人,绿意盎然的幽幽山谷,像是什么事情都不曾突然发生过像,侬旧生机勃勃。一点儿战斗中的痕迹都也没留下的。而帝僵隐身效果的灌寂寞红红幻化出的巨手收完了尸僵的尸毒,那幻影之手也消失,只有他还在上空俯视一切宁静。。...

 一切都归于平静。

寂寞红红幻化出的巨手收完了尸僵的尸毒,那幻影之手也消失,只有他还在上空俯视一切宁静。

微风凉凉,白云悠悠,四周景色怡人,绿意盎然的幽幽山谷,好像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一样,侬旧生机勃勃。

一点战斗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而帝僵隐身的灌木丛却一点也不平静,枝叶不停抖动,自己都能看见,何况是红红。

“老怪,你真不打算出来了?”

他立于半空之上,尽管笑的温和,却惊的林中一切生灵都集体禁了声,安静的似乎连时间都被凝固。

“真没意思,这么快就结束了,你既然不出来,那本仙君就过去把你给找出来吧。”

他说完潇洒飘落到地面上,也并没有见他如何动作,那片伪装成山石的荆棘显现,包括周边横生的草木,很快又全部悄无声息的消失,只余下一片空空光秃。

帝僵尸毒触碰过的草木颜色都很特别,估计也都成了僵尸植物,毁了也没什么可惜。

帝僵见行踪已暴光,紧张的看了一眼,又瑟缩着抱住头坚决继续躲藏,生死时刻犯起了僵尸的呆滞。

“哈哈哈…”寂寞红愉快的红放声大笑:“把头抬起来吧,本仙君可以饶你不死。”

“真的!”

“当然。”

他话音未落,扬手朝帝僵拍了过去。

“砰”的一声,帝僵的身体就像是临时支撑着架起的几根树枝一样,轰的一声倒塌,骨头碎了一地七零八落。

寂寞红红:“但是,你敢伤我的小凤凰,本仙君会让你那么容易死么。”

晕死,什么叫他的小凤凰,若是被大尊听见如何解释清楚,这家伙有毒,简直比尸僵还毒,如此恶劣家伙就不能给他好脸色,必须有多远躲多远,否则,还不知道他会在大尊面前如何挑拔嘚瑟。

他踢了踢脚边地上的僵骨,哐啷啷一阵的响声滚动,滚了几下,又被小石子挡住。

“你是尸僵不是骷髅,不过,你若是真想做棒槌,本仙君倒是很乐意帮忙。”

帝僵无奈,七零八落的骨头又聚拢聚拢凑到了一起恢复原貌,吼吼:“若是低阶尸僵只怕骨头都不剩,本座都伤成这样了,也该满意了吧,你说过会给本座一次生的机会,做为仙君可不能言而无信。”

“本仙君有说过这样的话?”

“明明就说过!”

“明明与本仙君何关。”

“本座与你无怨无仇...”

“得了吧,”寂寞红红打断:“若非有本仙君压制,你会甘心呆在阴暗深渊,等等,你又来人界撒野,嫌命太悠长了是吧?”

“没有,真没有,都是误会,”帝僵有点慌,好像越界会触犯某种禁忌一样,“寂寞红红,寂寞仙君,有话好好说,本座都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也干不了什,本座告辞!”

“站住,本仙君有让你走吗?”

“你答应过的,不能说话不算数?”

“是么,本仙君肯定没说过样的话。”

帝僵郁闷,小心翼翼问:“那本座可以走了吗?不管怎么说,也都是老朋友老交情了。”

寂寞红红:“谁认识你这种复制生物,还敢提以前!若不是你这怪物捣乱,本仙君怎么可能把小凤凰给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你放心,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

帝僵:“我们并没有解不开的仇怨,想怎样你就直说了吧。快点,说完了还得赶回去睡觉,本座已经损失了无数小喽喽,更成了重伤,你不能再过于为难道友。”

“你也能算道友?”

寂寞红红说完又莞尔:“恐怕你是回不去了,虽然你伤了我家小凤凰,但我寂寞红红也不是不讲道理。”

他依旧笑容满面,很好脾气样子。

等他又看了眼羽***僵不能淡定了,果然惊惧的看到寂寞红红立刻又变的不正常。

“血呀,全都是血,这该有多疼痛啊...”

帝僵头皮发麻,他动了动唇想说,该怎么样给个痛快吧,他帝僵也是有骨气的,宁愿战死也不要被憋屈而死。

红红念叨了一阵,又慢慢恢复了正常,依然很好说话似的商量着语气问:“你伤了我家小凤凰,就用你的复制能力偿还可好。”

帝僵大惊失色,“你已经收走了本座所有的小喽喽,还想取走本座的能力!”

“吼吼吼”

帝僵越想越生气,愤怒又狰狞,鼻子都快被气歪了:“能力给了你,本座哪还有命在,你还说不会死!”

“你有意见?”

“没意见,但本座只能复制尸僵,你拿去也没用。”

“这不你该问的事。”

“本座也是好意提醒。”

帝僵又继续道:“别忘了你的身份,驱使尸僵傀儡是令人不耻的行为。”

“聪明!”寂寞红红收起羽毛,打了个响指,愉快道:“你放心,把你和其它僵物融和,复制成亿亿万万个你,赐你永生,如何?”

“吼吼吼,欺人太甚!”

寂寞红红:“真是不识好人心,既使神也会死,而你的将来永远不死多好。”

帝僵气到吐血,分明是在要他的命,还得感谢他。

帝僵最厉害的本领就是复制帮手,他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有人用他的整个生命去复制他自己,那样被复制出的东西还能算是他吗?

这一回尸僵真的气晕过去了。

“就这么倒下了?真脆弱。”寂寞红红摸了摸鼻子,然后一声的轻叹。

“诶,人生真是寂寞啊...”

这时一片羽毛从地上飘了起来,在半空飞来飞去,火羽散发着柔和之光极为漂亮。

“小凤凰!”

他顿住动作,改变了方向,想去拿起那片羽毛,没料火焰羽毛嗖的一下溜走了,眨眼之间已经在数丈之外越去越远。

“哈哈哈...”

寂寞红红大笑,“捉迷藏,好玩好玩。”

他说着话瞬移了过去,而那羽毛方向一转,又是在数丈之外飞行。

看着那极致美丽的火羽,连自己都非常震撼的美,很想同漂亮之羽一样翩翩起舞。

“小凤凰又调皮了。”

他一边追赶一边高兴的喊:“小凤凰慢点飞,你慢一点,等等我...”

书评(486)

我要评论
  • 那冰凌&,正好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比走出&,掌控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 &静中思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开始融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