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希望而已没看错了,丧失灵力后,那个层次的边儿都摸将近,眼睛也跟不上他们战斗中的速度。果真,帝僵刺到的而已红彤彤速度残留物的虚影,差点儿小心脏都被跳了出。放下自己提着的心,呼出来一口很新鲜空气,身体僵硬的扭脸望了望身后,仅是回过头的一个小动作,便牵涉的散了架骨骼疼果然,帝僵刺中的只是红红速度残留的虚影,差点小心脏都被跳了出来。。...

但愿只是看错了,失去灵力之后,那个层次的边儿都摸不到,眼睛也跟不上他们战斗的速度。

果然,帝僵刺中的只是红红速度残留的虚影,差点小心脏都被跳了出来。

放下提着的心,呼出一口新鲜空气,僵硬的扭脸望了望身后,仅是回头的一个小动作,便牵扯的散架骨骼疼到几乎昏厥。

身后是那个小乌鸦,是他用灵力把自己拖回树上?惭愧,竟然还不如一个小家伙有毅力。

先前还很伤心的以为小乌鸦死了,那么小小一只与尸僵缠斗竟然没被拍死,真是命大。

命大必有后福,小家伙以后由姐罩着了。

乌鸦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还以为它只会呱呱不停歇,原来也知道什么是禁声,一路逃亡了那么久,这也算是一起患难与共的难友了。

我悄声的问:“乌鸦,你怎么还没走,一会寂寞红红战败,想走都走不了。”

乌鸦也是压低了声音:“你不也没走,神阶岂是那么容易战败,放心啦,虽然也不太看好这场战斗,但是他是为救我们,就这么走真不太好。”

“你先走吧,我留这等结果。”

“那就一起,这精彩不看多可惜。”

无语,看得懂么。

乌鸦:“你刚才大声喊话了,这边估计不安全,我们换个地方去那边。”

有道理,红红能赢还好,如果败了藏哪都不安全,但是防护也还是很有必要。

悄悄换了个地方隐藏,又触到了疼痛散架的骨骼,疼的扯心又揪肠。

瞪大了双眼观看,眼都酸了却也看不出什么,就算红红很厉害,奈何怕他精神不在状态上,胜败实在很难预料,而自己什么都帮不上,也想不出什么可用计策。

只听乌鸦又压低声音开口:“你在干嘛呢?仔细点看,好不容易有机会窥探最高等级的战技,说不定一会就能够顿悟突破了,你也仔细看着点,多学学技能总会是有好处的。”

“诶,”乌鸦一开腔就停不下来,又是呱呱个不歇停:“刚一出生就被追杀到现在,唯强者为尊,唯有修炼成为强者才有自保能力,一定要变强大,必须强大…”

“你有记忆法宝吗?”

“没有,要那东西干嘛?”

“没有就别在乱说话了,看着就好,仔细的看,或许你是个修炼天才,能将他们的战斗场景铭刻于心,直到追上他们这个层次的那时侯,便可参悟其中玄奥,对修炼绝对大有益处,必然领先同辈青云直上。”

乌鸦:“我真记住了,说不定我真是个修炼的天才!”

“差点就把小命弄丢了,有你这么傻的天才?”

乌鸦:“我才不傻,那还不是为了你嘛,我的都命是你给予的,傻一点怎么了,丢下你独自逃离危险我办不到。”

他的命是我给予?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一直疲于奔命到现在,哪有机会去看什么身外事物,更不可能去管其他什么生命。

我制止它再废话,既然能记住那就好好记。

无论它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历程,怎样赶巧正好碰到自己,那也都不过是它一个人的脑补罢了。

正如自己一样,不停地脑补他的好,总幻想着他当时是如何的怜惜又温柔,轻轻的从冰寒中捧出一个幼弱的小小的生命,之后的岁月里无论他如何冷漠,他都是自己最在乎的人。

再也不想有其他亲人了,亲人这个词听起来很美好,却也能把人伤的通透。

心情百转中收回思绪,再抬眼观望那边的对战,忐忑,其实谁打赢了都不是好事。有没有人说过,落魄之时最怕遇见熟人。

也很担心小乌鸦,原来它才刚出生,真幼小,胎毛都还没有长齐全,就莫名其妙的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

幸亏它还好好的,不然得愧疚死。“打来打去也还是那样,不如我先送你回家。”

乌鸦:“一出生就被踢出窝,哪还有家,以后你就是亲人,你去哪我便去哪。”

“那就先离开这,万一寂寞红红战败就危险了。”

乌鸦:“不要,神级战斗不能错过,别说话了,仔细看。”

我猜它也未必能看懂,只不过是不愿意丢下救命恩人独自逃命。

乌鸦不走,也没辙,唯期盼寂寞红红能战赢,只有这样才能护得了它周全。

也正是无知者而无畏,它那么幼小,就想窥求突破更进一层,也不想想胎毛都未长齐全,低阶与高阶根本不在一个频率上,这种眼光的差异与聪明拙笨都无关。

不过,也不想打击他的上进之心,或许乌鸦与别人不一样也说不定,好学总应值得鼓励才是。

收起心思继续透过枝叶探看战况。

只见寂寞红红幻化成一道道的残影,快似霓虹闪电,直看的眼花缭乱,这能窥探到什么高阶奥秘?反正自己是满脑浆糊笨拙无能。

只见红影如幻所过之处,无数尸僵化为虚无。

红红威武!

一面倒的战斗开始了,那些尸僵根本没有任何反抗机会,但是还未战到最后,一切也都是未知。

帝僵被战斗中激烈的咆哮嘶杀声刺激的眼冒红光,凶声嘶吼。

帝僵:“寂寞红红无论你有多厉害,就不信你可以一直的战下去累不死你!这一战,哪怕是用上一千年一万年的时间,都是非常值得了!”

“吼吼吼…”

帝僵凶相扭曲变形,狰狞着狠戾狂笑:“本座就不信用这么多尸僵围困,还耗不死你一个寂寞红红!哈哈哈…”

帝僵狂笑了一阵便隐藏了,它可不想像个靶子一样站那一动不动的被收拾着玩儿。

寂寞红红战了一会,发现尸僵怎么死都死不完,等他想到寻找帝僵的时侯已寻无踪迹,早已不知道隐藏到了何处。

“老怪,你以为躲起来就奈何不了你吗?”

他随手抹去一波狂吼的尸僵,妖孽的微微一笑:“一群没有生命的复制生物,也妄想困住我寂寞红红。若不是因为寂寞,才没空陪你玩这种无聊游戏。”

他说完慢慢升起,轻飘飘立于半空之中,墨发飞扬红衣如血。以他为中心直射出一道道耀眼夺目的金光,那金光如光雨一般四散洒落,凡是沾到光雨的尸僵瞬间化作虚无消失灭迹。

涌在最前方的尸僵消失了,而后方仍然还有成千上万尸僵狂吼着去赴死,天上的飞僵也如下饺子一样往下掉,只是还未触及到地面便被光芒化成虚无。

他站立在半空之上,俯视着地面如潮涌的蝼蚁,生死全在他撑控的一念之间。

他红衣如血,煞气凌然。

上空之中又幻化出一只巨形的大手,他幻化出的那只巨手轻轻的一抓,躲藏起来的帝僵便不由自主的被抓到了半空。

帝僵在寂寞红红幻化的大手中显得极为渺小,挣扎无力。

帝僵消失后,化成了一缕缕黑雾,分散的黑雾在肉眼看不见的空气里缭绕流窜,流向寂寞红红身后潜行了过去。

但是它没想到寂寞红红的结界连空气也是被阻隔了。也惑许是级别的差距,所有的阴谋诡计在力量面前什么都不是,更不是数量多就能与之抗行。

想要战胜红红,除非是它隐藏了可以反转局面的实力,但是从战斗来看,它连红红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即使有隐藏实力估计也不咋样。

帝僵也不过如此。

但不能确定的是,无论寂寞红红有多厉害,精神失常脑子不清楚,这才是胜负关键所在。真担心,可不要战着战着突然的忘记了他是谁,若真是那样就太不妙了。

帝僵的毒雾不甘心的横冲直撞,把透明的结界上都覆盖了一层浓浓的黑色毒雾。

半空之上幻化的巨手再轻轻扬起,只见四面八方所有的阴寒尸毒全都被巨手吸纳了过去,毒雾越聚越多,形成了遮天蔽日的黑云,汹涌的奔流着飞向巨手的无底深渊。

黑云在巨手无敌吸收下越宿越小。

   此时,下方突然又冒出来成千上万的尸僵,想阻止大手吸走黑雾尸毒形成的黑云。

寂寞红红微微一笑,只随意抬手轻轻一握,成千上万的僵尸立刻消失,直接幻化成黑雾,被半空上的大手收走。

寂寞红红悠哉立于当空,神态无限从容,“有意思了,居然能骗过本仙君,抓了个复制的废物赝品。老怪,你不出来还想等到几时?”

声音不大,却让四面八方都能听到。

“还有什么后招吗?统统都使出来吧,可不要让本仙君失望。”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冷的迟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也越变&越庞大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 心汇聚&上下左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 吞噬,&没有什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 样又该&样子?

    想用灵力将自己幻化成与现在不一样形状,却又不知道,不一样又该是什么样子?

  • 雪一样&仙袂飘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醒的传&己身穿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