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僵意外的惊喜,“我就说凤凰怎么可能会如此的孱弱,寂寞孤独红红,这儿伤的是只杨诗雀,更本也不是你要找凤凰,因为,本座也并也没造成伤害凤凰。”“高手惺惺相惜,咱们也算多少年的老友交情了,若需帮着之处,本座决不延后。”忙着和羽毛说话的的寂寞孤独红红又听了几句,““高手惺惺相惜,咱们也算是多少年的老友交情了,若需要帮忙之处,本座绝不推迟。”。...

帝僵惊喜,“我就说凤凰怎么可能如此的弱小,寂寞红红,这儿受伤的是只小灵雀,根本不是你要找凤凰,所以,本座也并没有伤害凤凰。”

“高手惺惺相惜,咱们也算是多少年的老友交情了,若需要帮忙之处,本座绝不推迟。”

忙着和羽毛说话的寂寞红红又听了几句,“所有尸僵都长成一个模样,本仙君可不认识你谁?”

“……”帝僵:“在很多年以前的时侯,咱们曾有幸切磋过一场,正是不打不相识,本座甘拜下风,佩服之极。”

“原来是你?”

帝僵大喜:“你终于想起来了!”

寂寞红红忽然气势狠厉:“是你虏走了小凤凰!”

帝僵郁闷至极,感到越套交情事越大发了,他恐惧后退,揣测嘀咕这人不会是脑子有病吧,脑回路还不如它们那些没大脑的尸僵,尸僵都会思考而这人不会。

帝僵后退,红红却没有退让打算,“本仙君想起来了,就是你虏走了她!”

??

自己也是满脑问号。

帝僵苦闷:“真的与本座无关,本座的洞府被人弄塌了,才追出来就见到这只小灵雀,并没有看见什么凤凰。”

寂寞红红非常笃定的扬了扬羽毛:“这就是凤凰羽,还说与你无关!”

“……”帝僵。

“你说本仙君该如何清算?”

寂寞红红很好脾气似的寻问,当他凝视着羽毛时,不知触动了哪根神经又变得不正常了。“你尽然杀了她,你怎么可以杀了她…”

我听的云里雾里,也确定寂寞红红是真的精神出了问题,难怪他站在那边这么久都没有走过来,连向这边看一眼都没有。

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还是他本来就是如此神质不清?

他念叨了一会,又抬起头问:“你为何要杀她!”

帝僵被盯的发毛,连忙矢口否认:“她是灵雀,不是凤凰!”

“砰”的一声,帝僵又被摔了出去,这次被摔的更为凄惨,骨棒四散。

“说!你把小凤凰藏哪了!”寂寞红红浑身煞气目光狠厉:“你竟然敢把她伤成那样,这到处都是血呀!”

语无伦次,他脑子是真不清醒了。

正思索红红的事,忽然一阵腾空,被帝僵捉住提了起来,“给你的凤凰!”

接着便被扔了出去,一阵天眩地转。

寂寞红红接住看了看:“小凤凰,真的小凤凰,终于找到你了。”

话未说完他又脸色大变,“不对啊,怎么缩水成这么一点儿了?这肯定不是你全部的魂魄,他怎么敢把你害成这样!”

“你这尸僵也敢伤她,找死!”

“是她先惹怒本座,”帝僵再一次的愤慨不平说道:“本座并没有把她怎么样,而且本座比她伤的更为严重!”

“哼,没想到你这种阴暗蠢物也会伶牙俐齿的狡辩,你的伤完全是你自找的,你竟然把她伤成这样!每次我想要一根羽翎都怕她会痛...”

“你还想拔她的羽****僵像是发现了什么希望,立刻打起精神提高了声音:“一定是你拔了她的羽毛,才让她变小而缺失了灵力,所以才被人误伤到,都是你的错!”

“呃,不是,”寂寞红红连忙撇清矢口否认:“我只是曾在心中想想而已,怎么可能真拔她的羽毛,凤凰的羽拔掉一根都会受伤,你伤她这么重,还敢质问本仙君!”

帝僵:“反正你就是想过,所以才害她能力缺失了,不然,本座也伤不到她!”

“......”寂寞红红。

帝僵:“本座虽为尸僵,也不是不讲道理,不要等有了事情后都是别人的错...”

帝僵还想说些什么,但见寂寞红红眼神又变的可怕了起来,好像不太对颈的样子,它立刻把想说的话咽回肚里,小心翼翼静观其变。

不好!

寂寞红红突然目中狠厉,戾气外放,这个家伙本来就很不正常了,现在又突然失控了一样,真担心他会不小心把自己给捏扁了。

趁他不注意,悄悄落到地上,迅速的穿进了草丛里。

这时侯,体内阴寒尸毒已被凤凰之火驱逐了干净,得以脱困,又悄悄飞落到枝叶繁茂的大树上,隐进茂密的树叶里。

在树上,透过树叶缝隙观望,看见帝僵脸上一闪即逝的诡异笑容,可能有新情况将要发生,它拖延了这么长时间,是有了什么保命的底气了吗?

这个时侯寂寞红红已恢复了一点正常,他收回霸道戾气,又言笑宴宴问:“你这是准备迎战了吗?”

原来他知道帝僵的打算,幸好没有过去提醒,如果结束打斗之后,他问自己为何如此落魄,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还是不要过去凑热闹了。

正思忖着,只听帝僵一声冷哼,有了倚仗也硬气了很多。

“哼!”帝僵冷哼,眼里透射出腥红的暴虐:“就算你是寂寞红红,又能奈何本座!”

帝僵说完,收拢起掉落的骨头迅速的后退飞走。

??放完狠话就这么退走了?

还没等想明白,霎那冒出了千千万万各形各异的尸僵,黑压压如水潮汹涌而来,把寂寞红红团团围困住。

原来这就是帝僵的倚仗。

密密麻麻的尸僵遍处都是,不由心中忐忑,这么多杀不死的僵物,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吗?

而他依旧淡定从容。

真焦急,再厉害也怕敌人多,忍不住大喊:“红红你的扇子呢?”

“扇子?”他看了看双手:“扇子丢了。”

“……”晕死,怎么就没把他自己给弄丢了。

“不用怕,来多少本仙君灭多少。”

哼,吹牛谁不会。

寂寞红红:“老怪,你拖延了这么久,就复制这些无用的僵物吗?”

帝僵一声长啸:“有没有用战了便知!”

那边尸僵群已经靠近攻击范围,开始飞法器攻向寂寞红红,只见刀剑乱舞,闪耀如虹。

焦急伸长了脖子观看,寻望红红的身影在何处,虽然他是寂寞红红,但是帝僵也不可小视,何况还有那源源不断奔赴而来的尸僵群。

“哎呀!”

突然身体一空,不小心从树上滑落,像沉石一样朝地面坠了下去,无力的翅膀想扑腾一下都做不到,忽然一道灵力裹来又把自己拉回到树上。

抓稳了树杆,用力固定住身形,阴寒尸毒的后遗症没那么快恢复自如,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很想回头看一看,究竟是谁及时出手帮了一把,但是转一下头都感到万分的吃力。

其实,如果仅是尸毒驱除了毒气身体就能恢复,也不至于不能自控如此严重后遗症,只因为过度发挥了超体力负荷,虚脱散架的太严重。

哎呀不好!

他总是分心在看这边,没料尸僵也卑鄙耍阴谋搞背后突袭!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他那么&,一定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延,不&一个方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 那光芒&浮现一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只要还&。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