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不论帝僵有什么想法都得把僵背弯下去认怂,它尽量避免增加不存在感,恨严禁缩一缩就能藏匿了,双眼也乱瞄,寻思着想要逃跑的路线。帝僵时时刻刻留心红衣,小心翼翼试探性着轻轻地朝后挪走了几步,再挪走几步,又都忍的忐忑不安着四下四处张望,高度警惕有也没会出现第二身外化身什么的帝僵时时留意红衣,小心翼翼试探着轻轻向后挪走了几步,再挪走几步,又忍不住的忐忑着四下张望,警惕有没有出现第二分身什么的,小心提防不至于措手不及。。...

此刻,无论帝僵有什么想法都得把僵背弯下来认怂,它尽量减少存在感,恨不得缩一缩就能隐匿了,双眼也乱瞄,盘算着想要逃走的路线。

帝僵时时留意红衣,小心翼翼试探着轻轻向后挪走了几步,再挪走几步,又忍不住的忐忑着四下张望,警惕有没有出现第二分身什么的,小心提防不至于措手不及。

红衣身影的心思全都放在几片羽毛上,似乎毫不在意帝僵的去留。

这边的两小只早已经废物似的瘫软了,帝僵非常自信尸毒的厉害,根本没有把伤残幼弱放在眼里。

他感到没被发现,暗暗松了口气,决定尽快脱离不稳定因素,破烂的透明骨翼是飞不起来了,撒腿一阵的狂奔。

帝僵一边逃命一边回头张望,正跑着,猛然看见前方不远处站立的红衣。

他急急停止前进稳住身形,呆怔了片刻,又向另一个方向继续逃窜而去,他知道,即使是投降,对方也决不罢休,还不如尽力一搏。

他没跑几步,红影又迎面出现在前方不远处,他并不泄气,转头再换个方向继续的奔逃。

只是,无论他往那个方向逃走,无论跑出了多远,最终红衣都会出现面前。

红影站立在那儿,对一切都似无动于衷,唯专注着他手中的羽毛。

帝僵非常恼火他锲而不舍,简直比它这个阴暗帝僵更邪门。它就真不信那个邪了,反正它们尸僵没有脉搏是累不倒更累不死,终能闯出迷阵的漏洞。

接下来就看见帝僵像发了疯一样,在原地兜着圈圈,打着圈的迅速飞奔出一道道残影。它在原地转圈奔跑了半天,不停急刹步伐转身继继奔跑,千回万次的被阻拦之后,他怒了!

帝僵悲愤仰天长啸:“你让开!本座没惹你!”

红衣人影听到声音,终于有动静,他抬起头,自阴影里一点一点清晰的露出面孔,他目光从羽毛上移向帝僵:“你说什么?”

“本座没惹你!”帝僵只好又说了一遍。

“不,你惹到本仙君了。”

“吼吼吼…”

帝僵暴躁抓狂,啜泣着长啸怪叫一声,又忍住恶劣情绪一字一顿的问:“你真要多管闲事?”

“没有管闲事呀,本仙君从来不多管闲事,真的,本仙君只是寂寞啊。”

帝僵惊悚:“想起你是谁了,你是寂寞红红!”

很是失望,还以为是大尊到了,却原来是红红。

难怪会感觉到熟悉,竟然把红红那个家伙给遗忘了,惭愧。

不知道从自己散尽神力到至今过去了多久,大尊他还好吗?

红红的伤可能是治好了吧,不然也不会在此处出现。

虽然凤凰火可以自动驱逐尸毒,但这帝僵的尸毒却非常顽固。

试了几试都没能发出声音,也可能是之前喘气喘狠了伤了嗓子,总之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哈哈哈…”

是红红的笑声。

帝僵再次惊惧:“寂寞红红!”

“每次听到这个名字真是无奈啊。”寂寞红红终于开口:“想改个名字都不行,怕改了名字后小凤凰会找不到本仙君。”

 帝僵听后惊退了一步:“你真的是寂寞红红!”

帝僵听闻他的名字都惧怕到声音颤抖吗?真惊奇了,认识了那么久,居然还不知道连帝僵这种铁皮怪都惧怕他,此獠真是威名远扬。

遇到了强敌,呆滞的尸僵也不得不开始思考:“寂寞红红,本座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也不能不讲道理吧?”

形势不同,若是其它低等级,帝僵连理都懒得理会,没有丝毫犹豫废话,上去就能把弱小对手给拆卸了。

所以在众人眼里,尸僵就是无思无念的行尸,呆滞而凶残。

谁曾想到,在强敌的面前,帝僵为了保命也可以废话连篇堆砌。

帝僵又继续说道:“寂寞红红,我们各居一方井水不犯河水,请你不要为难道友!”

“哈哈哈...”寂寞红红听完又是一阵大笑。

我抬起头,尸毒又消退了点,不是先前那么僵硬如石头,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太阳的照射已不是先前光芒那么刺眼,也终于显现出了他的妖孽容貌,他智慧的眼眸里满是狡黠笑意。

在仙风道骨混沌界,找不出第二个像他这么妖孽的人。

他嘚瑟大笑了一阵,又自觉不好意思的抹了抹鼻尖儿:“没想到连你这么阴暗的家伙都知道本仙君,那你也应该知道凤凰大人了?”

他说着话扬了扬手中羽毛:“这个帐,你说本仙君该如何找你清算?”

“管本座什么事!是她先来惹怒本座,她还捣毁了本座的老巢!”帝僵很是愤怒不平:“别以为本座很久没出来就没威严了,谁都可以任之欺凌!”

“手下败将,欺你又如何?”

帝僵憋屈哑口无言。

红红扬了扬手中的羽毛,不清楚触动了那根神经,又开始咕哝念叨:“你杀了她,你竟然敢杀了她…”

帝僵胆怯的缩了缩,讲道理可以争个脸红脖子粗,但是杀人本质可就是两样的了,坚决不能认。

帝僵退了一步才想起来他并没有杀谁,真没什么好惧怕的,但也得想办法解决,他四下扫视发现地上的一小只。

“她不正在那边吗,你真确定那么小一只就是凤凰?”

红红自动忽略身外一切声音,只对着羽毛喃喃自语:“你尽然杀了她,你怎么敢伤害她…”

帝僵惊惧,担心对方下一刻会不会直接拍扁它,不得不再次的出声:“寂寞红红你清醒点,她就在那边,本座就看到一只灵雀,你真确定她是什么凤凰?”

“不是都说凤凰有着万丈金光之姿的吗?不是都说凤族与凰族都不能攀比的吗?不是都说凤凰强大法力无上的吗?仅那么小的一小只,你真确定是凤凰?”

寂寞红红仍沉浸在他的世界里,丝毫没有注意到。

帝僵很是郁闷说了一通废话,还不能甩手就走,他忍无可忍大声咆哮:“寂寞红红!”

寂寞红红总算是恢复了正常,很是不满将目光投向帝僵。

帝僵刚想松口气,下一刻已经被拍扁到地上,它站起来看了看,最后几根骨翅也掉落了,却也不敢过去拾捡骨翅。

“能不能等本座把话说完!”帝僵很是郁闷的指了指:“早告诉你了她就在那边,你不过去看看她的伤势吗?她受的伤可不轻,再不医治很快就会真死了。”

寂寞红红瞥了一眼,冷哼:“就凭你这个练坏脑子的尸僵也想忽悠本仙君,小凤凰长成啥样本仙君会不知道。”

我目瞪口呆被惊住,啥情况这是?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又连&巍峨冰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久,又&切都无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四下望&才注意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