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紧牙关,意念趋使着本能,即便明白是毫无用处,也要奋勇的再次飞行。即使终归必有一死,也只为他而死,绝不能够沦为到成了怪物肚肠里的一坨。帝僵疯癫吼叫,信息显示着它暴烈力量,就连天空都被那吼声惊颤,游云也迅速飘走,怪物的铁翅钢骨爪所过之处树倒枝残,破落帝僵癫狂吼叫,显示着它狂暴力量,就连天空都被那吼声惊颤,游云也迅速飘走,怪物的铁翅钢骨爪所过之处树倒枝残,破败萧条。。...

咬紧牙关,意念驱使着本能,即使知道是无用,也必须奋力的继续飞行。就算终究必有一死,也只为他而死,绝不能沦落到成为怪物肚肠里的一坨。

帝僵癫狂吼叫,显示着它狂暴力量,就连天空都被那吼声惊颤,游云也迅速飘走,怪物的铁翅钢骨爪所过之处树倒枝残,破败萧条。

“快跑!”

一个稚嫩声音大喊,想回头看看是谁在说话,僵硬身体已不听使唤,一个愣神功夫在半空片刻滞留。

那个声音又惊喊:“跑啊!不要命了!怪物就在后面!”

听声音太过于稚嫩幼小,是个小家伙,根本不可能救得了自己,求救希望算是被破灭。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傻子,躲都嫌来不及,跳出来送死,但是自顾不暇,心中有多少想法也帮不了它。

虽然眼睛模糊了,不过精神力还在,集中精力看见是一只小乌鸦,幼小的羽毛还没长齐全,不知道它是怎么跟着一路飞过来的?

小乌鸦:“累死了,前面有个洞窟,先去缓一缓救个急。”

晕,那么大声喊出来,是怕帝僵听不见吗?

怪物所过之处一切都会被踏平了,不知道那洞里有没有活物,还是不要过去了。

但是小乌鸦已经飞进洞窟,自己若是就这么走掉,怪物一定会先处理了近处的乌鸦,然后才来追踪。

它还那幼小,更是因为自己才被置身于险境,岂能能一走了之。

只好硬着头皮飞进洞窟,还好里面没有其它生命,“你傻的吗?跟着瞎跑什么?一会儿分开走,想死别连累人家。”

自己救不了它,唯有把它赶走才有它活命机会。

果然,没喘几口气,很快洞窟被帝僵利爪抓的不成样子,又开始继续奔命。

眼睛仍是模糊不见好转,听力也不太好使了,还好有精神力开道,为了储存力量也不能开口多言,只奔着与乌鸦相反的方向而去,没料小傻子又随后跟了过来。

晕死,分开来走不是更能降低危险么,他不会是为了逃命,真被吓傻了吧?

“那是个什么鬼东西?啊!它抓到我了!”乌鸦大呼小叫:“好冷,真冷,为什么那么冷啊?”

“不好!还是个有毒的怪物,十有八九是中毒了,要死了,我真的会死掉了,很冷怎么办?怎么办?”

“惨了,这是什么鬼毒?冷的身体都快被僵硬成石头了,”乌鸦一边飞还能一边呱呱个不停,也是能耐。

“谁来救乌鸦,本乌鸦还不想死啊!真是悲惨啊,太悲惨了,会不会有谁来救我们啊?”

“不如,我们喊救命吧...”

接着小家伙大声呼喊:“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这辈子到下辈子乌鸦都给他当牛做马回报...”

“......”

呼救有用么,除了大尊那个层次,谁能打得过帝僵。

听到乌鸦与帝僵斗在一起,我立刻惊起,它这是以卵击石,一定得想办法将小东西赶走才行!

努力支撑着抬起头,发现地上趴着一坨,努力一点一点挪过去,不知道挪过去了又能做什么,但是还得挪过去。

绝望之际,好像有道人影飘然而至。

很是熟悉的身影。

背影都是那么帅气好看的熟人,也只有大尊了,是他来救自己了吗?

这时侯精神力也不太好使了。

瞪大了双眼睛很想看清楚来者的容貌,但是尸毒至使身体僵硬视力模糊,只有一片朦朦胧胧,感觉是他又不是他。

那好像是红衣身影?

难道是尸毒原因才眼前红光?

还是在危难之时太希望他会出现,所以才会以为那身影很熟悉?

红影并没有使用任何手诀,仅凭强者气势便让帝僵倒着摔飞了出去。

好厉害!

不管他是谁,至少暂时可以脱离危险了。心情振奋隐隐期待,对方如此了得,若不是他,还会有谁呢?

激动呼喊,却也只有自己才能听见。

帝僵骨感透明的翅翼,在倒退过程中被撞的破破烂烂,直到撞飞出数丈之远才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它摔倒后没有丝毫的停顿,立刻爬起来稳立不动。

帝僵的修炼不同,也根本不知何为疼痛,就算脑浆破裂也不会死亡,它破损的骨翼仅是看着伤的有点凄惨而已,实际上,对它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它感觉到挡路的红影很强大,能量庞大到能威胁到它,它站立着不敢再轻举妄动,却也不敢浪费灵力恢复伤势。

烈阳晴空下,从自己的方向角度望过去,那个红影被阳光照耀出一片的阴影。

即使他没有隐在阴影里,已被尸毒缠身的自己也看不清对方容貌。

强迫集中精力也只见到一袭红衣,衣袂随风鼓动,他手中拿着几根刚捡来的羽毛,是帝僵先前拔去丢落的那些羽翎。

红影低着头,正对着几片羽毛自言自语着什么。

我努力的瞪着双眼,很努力想看更清楚一点,可惜,眼前依然只有模糊朦胧,但是朦胧中的红影也很清晰了,体内凤凰火也不是一点作用没有,即使眼花,也不能一直都是朦胧的红。

很想过去辩认清楚,但不知是因为尸毒还是疲累过度,一停下来身体再也不听使唤,分明尸毒已经好转,却比先前更糟糕了,先前拼着一股毅力还能飞行,现在是动也不能动一下。

红影没有在理会帝僵,帝僵也一直呆站着不敢有任何动作。

遇到了强敌,原来帝僵也是知道害怕的,他只是在阴暗深渊里太久了,才有点呆滞而已,却也还是非常懂得珍惜命。

帝僵虽然是不死之躯,很是强悍,一旦死亡也就会永远的消失,它当然不想消失。

不清楚帝僵是因死亡而成为僵尸,还是因修行而变成尸僵,也或者是被其他僵复制出来的复制品,总之它好不容易才登上帝的宝座,绝不想把小命折在这里。

帝僵被红衣身影阻拦了逃离的退路,却不说话也不让他走,他慢慢焦燥起来。

最后,还是帝僵再也忍受不了对方神神叨叨,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闷:“本座好像认识你,只是记不太清了,你是谁?为何拦住本座?”

红衣身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只顾对着几片羽毛喃喃自言自语。

帝僵没得到任何的回应,活动起了心思,他轻轻挪动着开始后退,一步,两步,三步,还没有被发现?

他想悄悄地溜走了…

书评(264)

我要评论
  • 没想到&着感受

    没想到经历过那样绝境,还可以活着感受这世间,仅是回想一下那时酷寒冻冷,都会忍不住哆嗦颤栗。

  • 里,中&有。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 ,近在&离阻隔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却又&样子?

    想用灵力将自己幻化成与现在不一样形状,却又不知道,不一样又该是什么样子?

  • 相同一&,于其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 点冷意&一样泛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心汇聚&心动魄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