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我抖掉满身尘土喊问:“你在干什么!”老树:“没事儿没事儿,准备搬家老费颈了,但是有点儿大麻烦迅速就好。”“耳朵都被震聋,这仅是你说的有点儿大麻烦吗?你知不明白你自己在做什么,你知不明白有多少小花小草被你埋究竟一直这样了!”“安心吧,如果大响声它们早已“耳朵都被震聋,这仅是你说的有点麻烦吗?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小花小草被你埋到底下去了!”。...

“老树!”我抖落满身尘土喊问:“你在干什么!”

老树:“没事没事,搬家老费颈了,虽然有点麻烦很快就好。”

“耳朵都被震聋,这仅是你说的有点麻烦吗?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小花小草被你埋到底下去了!”

“放心吧,那么大响声它们早就躲开了,就算没躲开的也无碍,植物有土就能生根死不了。”

老树又说:“脚下的这片土也想带一点,可以留个念想。”

“......”只是,那是堪比小山的大脚,这要带走的也太多了,没事长那么长根脚做什么?

老树将深深埋藏的根须攀向地面…

“等等,等等,”连忙扑腾着过去阻止:“巨树,老树,大树啊,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要么这样吧,你还是别走了,你看你长了那么大的长脚,事先也没说明白这事,你这一走那还得了,可以再商量商量,谁让你与别人长的不一样呢,只怕空间里也盛不下你这如此大树。”

“没得商量,”老树又吹胡子又瞪眼:“我这么大的根脚挪出来能是容易么?”

“……”

它的脚整个就是移动的小山,草丛里还有一些受惊吓的小动物探头探脑,惊悚异常。

咦,那不是小花吗?“小花,你藏在那里想干啥呢?你若是再对我使用幻术,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小花:“你们都走了,难道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不要!”

“你还撒起娇来了?”

“人家本来就是娇弱小花嘛,才没有故意撒娇。”

得,你有理,若非比它厉害,早就在它的幻境里遭了难,她还娇弱上了。

“收!我再收!”老树依旧纹丝不动,“收不了,老树你还是在挪回去吧。”

老树一阵摇晃,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老树晃了一会,什么话也没有说,依旧地向前移动。

“老树你去哪?”

“去流浪。”

老树行过之处所有障碍都被踏为平川,它这样一路碾压不知会伤害多少无辜,狠狠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力量试了试,哎!老树不见了,是收到空间里了吗?还没来及高兴,天旋地转的眩晕,只好闭上眼睛慢慢恢复。

过了很久才解除那种无能为力不由控制的眩晕感,忽然,精神力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还嗅到一股难闻的腐臭味。

疑惑的睁开眼睛,震惊的险些魂飞魄散,面前正站着一只尸僵!

这怪东西早不出晚不出,正是自己废渣弱小时侯它就出现了,万分之零点零零的霉运概率都能被遇到,还能有比这更悲催的吗?

尸僵周身散发的臭气,形成一层浓浓的黑色毒雾,那缭绕不散的毒雾,更是阴寒无比,触之便会被毒成与它一样的怪物,真是崩溃,如此距离,近的几乎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不对,尸僵没有脉搏和心跳,那是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在尸僵面前,自己弱小的毫无行动能力,怪物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散发着满满的恶意,面对已知的危险,唯有恐惧到无法呼吸。

真是糟糕透了...

近距离观察,尸僵全身锐利的骨刺透着黝寒之光,这绝对是最高等帝级尸僵。

此生物不应该在冷暗深渊里吗?为何会跑到如此温馨春暖花开的地方来了?

是老树!

一定是因为老树拔出了庞大的根脚,弄塌了尸僵的老巢,所以才招来了这么个庞然大物!

悔死,怎么可以因为从未曾见过如此巨树,就特希罕那擎天的风景,不对,老树是因为仙泉才来到这里,而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仙泉,即使自己不收留,老树也还是会走的。

仅看帝僵的外形,就已经非常恐怖了,若是真的一爪子抓过来,那还得了。

“你别过来...”

帝僵听到声音身形顿住,似乎很是好奇的歪头凝望沉思。

“我不好吃,不信你看看我是多么的幼小。”头皮发麻,心中发憷,声音颤抖。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内心最深处的恐惧阴影,若是真成为帝僵肚肠里一坨坨恶心的东西,那就太悲惨了,太寒碜人了。

帝僵凝望片刻,眨了下眼,又眨了一下眼,但是它为何不走,仍然一直盯视着自己,闭息也没有用吗?它能看的到自己吗?

糟糕,它把爪子抬起来了,阴暗不见天日的帝僵为何眼睛还没有被退化掉,还能看到外界事物是怎么回事?

它它它爪子想抓过来了...

它这是想考验人的胆量吗?

还是想先把猎物吓死之后才食用美餐?

试着动用灵力,惊吓过度身体已经不听任何使唤,在帝僵面前,结界也失去了保护作用。

无论心中有多恐惧,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帝僵充满力量的钢爪,慢动作的伸过来摸了摸羽毛,然后,便被它拔了几根羽翎过去。

它先是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然后,举动奇怪的把羽毛朝它自己的身上按。它是喜欢那羽毛的能量吗?为了小命,是不是该多拔些羽毛自救?

不知是不是它用不了羽翎中的能量而生气,帝僵暴怒的狂啸起来,虽然尸僵没有心跳没有疼痛因子,但是凤凰羽蕴含的火焰灵力,还是会让它有疼痛感的吧?

怪物恼怒的扔掉羽毛,钢骨铁爪快如闪电的凌厉抓了过来!

迅速转身,拼命飞走。

但是灵力实在是太弱小,根本比不了帝僵的迅速。尽管有老树做后盾,却无能力将其放出来抵挡,先前灵力不足的情况下,已经强行开启过一回空间,这会儿空间就像不存在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翻找了一下传承记忆,想知道是否有对付帝僵的功法,越着急越急乱如麻,搜索了许久也没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或许还是因为太弱了,根本看不了强大的功法。

左躲右闪的飞奔,每次都险之又险的躲开尸爪,那帝僵倒也不急,就这么耗着又多熬了一会活命的机会。

万分惊险的时刻,身体却又控制不住的发起了恶寒,哆哆嗦嗦着,也根本分不清楚身在何地是生还是死,仅凭一股意念支撑着继续飞行。

可能是先前曾与帝僵近距离的接触过,还被拔掉一些羽翎,不清楚是不是那时被感染的尸毒,即使凤凰火可以焚灭一切毒物,也禁不住这是帝僵的毒素啊。

阵阵刺骨的阴冷袭卷全身…

书评(206)

我要评论
  • 大脑正&不容易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现,该&如何应

    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还是不够强,觉醒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提示,如果寒光再现,该如何应对。

  • 己幻化&,却又

    想用灵力将自己幻化成与现在不一样形状,却又不知道,不一样又该是什么样子?

  • 怖吞噬&大,丝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费力飘&只是挣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是一阵&感动,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 且功法&也强悍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