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蝴蝶铺天盖地,遮天遮日。一开始还我以为是乌云压顶,由远及近而来,才看很清楚翻涌的云层是无数的美丽蝴蝶组合而成。小花都也可以那么很厉害,自己也不指出的美丽蝴蝶真有多孱弱,这里的任何生物都不可以小视。时间急迫不容许多想,张开嘴巴空间,把汹涌澎湃而来的蝴蝶一小花都可以那么厉害,自己也不认为美丽蝴蝶真有多弱小,这里的任何生物都不可小觑。时间紧迫不容多想,张开空间,把汹涌而来的蝴蝶一波又一波收进去。。...

    瞬间,蝴蝶铺天盖地,遮天蔽日。起初还以为是乌云压顶,由远及近而来,才看清楚翻涌的云层是无数美丽蝴蝶组合而成。

小花都可以那么厉害,自己也不认为美丽蝴蝶真有多弱小,这里的任何生物都不可小觑。时间紧迫不容多想,张开空间,把汹涌而来的蝴蝶一波又一波收进去。

收完蝴蝶,累喘着靠在树杆上休息,发现还漏收了一只,居然把先前那只哭喊旳蝴蝶给遗忘了。

反正空间里蝴蝶已经收的足够多,多一只或是少一只也都无所谓。但是又怕再次呼救。

它若是又喊来成千上万蝴蝶,那可真是太不妙了。

“小蝴蝶,你过来。”

小蝴蝶没有过来,反而转身就想逃走。

“又没把你怎样,你跑什么?”

小蝴蝶逃不掉,便开始反击,将浑身毒素全都抖落下来。

我诧异,却也不用做什么,那些亮晶晶的毒到了跟前触到火云结界上,便会自动消失,一点也防碍不了什么。

“真弱,你确定还要战下去吗?”

小蝴蝶生无可恋的样子,趁它不注意迅速过去收进空间,总算有惊无险解决了蝴蝶危机。

花花草草都挖的差不多了,周围还有很多树木,大片的果树枝枝都结满累累硕果,很好吃样子,也都收到空间里去。

继续釆花移木不疲不倦,愉快的心情仿佛又回到了幼小年纪,但是再也回不去那个时候。

即使苦守记忆,远去的曾经也已远去,未知的将来不知还有多少身不由己,渺渺人生,莽莽仙途,最难求得佳偶双双配。

纵然身死也不过是化作一滴眼泪,去留都毫无意义,不如罢了那执念,默默守护也是个心灵安慰。

孜孜不倦忙碌,好欢喜这满山摇曳的花语,只待以后,造个美丽仙境,看他穿行在花间欣赏那风景。

劳累中很是口干舌燥,腹内也非常饥饿,能力变弱了还真是麻烦,可是这里有什么是可以吃的呢?

想起最先发现的那条溪流,找过去寻到甘泉源头,喝了几口清凉又甘甜的山泉水,饥饿感立刻消失,也恢复了精神,而且灵力也有所攀升,灵泉是个好东西,也收藏到空间里。

没走几步发现不远处还有个一模一样泉眼,也收到空间里,心中又很忿忿不平,人只能单着,怎么能让它小小泉眼成双成对,把两个泉眼重叠安置看起来就是一个源泉,总算不那么扎心。

又查看了一下空间,非常满意劳动成果,各种草木花籽足够几辈子都用不完。

不过移植最多的还是果树,种子恐有变质,很有必要多移植一些果树,只可惜实力太弱小,不然,那整个山川翠林都可以搬到空间。

一路走一路收藏,忽然茂林中出现一座洞府,使用灵力推了推门,竟然把门推开了,这会不会又是个陷阱呢?

小小一只,很容易被人捉去,必须谨慎,小心翼翼落到门口的大树上,先歇会养足精神然后慢慢思考这个问题。

现在体型幼小也有小的好处,至少藏在树叶下不容易发现。

没多会,郁郁葱葱的幽径小路上走过来一个人,仔细看,连忙欣喜的跳了起来,“上尊!你捉鱼去了啊?这鱼真肥!好想吃吖。”

兴奋的迎上去,他手里拎着三四条尺多长的鱼,又大又肥,还是鲜活的,不时无力挣扎一下。

“上尊,你捉这么多鱼是干什么呀?”

“你是傻了吗,当然是为了吃才去捉鱼。”

“哦,”真不容,也不清楚自己离开了多久,他都混到吃也得亲自动手去捉鱼了,小童去哪了呀?

想到小童,就看见小童从茂盛的花丛深处冒出来,好像比记忆中的小童长高了一点,即使这样,小孩子肩上担着两桶灵泉水,也很费力,艰难的一步一步晃晃悠悠过来。

真好,大家都在。

进了洞府,里面别有洞天,较之野外,这里更为仙气缭绕,花是万紫千红,树是累累硕果,他把鱼搁在光洁的平板石上,吩咐小童准备做饭,然后就进了屋。

小童把挑来的纯净灵泉倒进水缸里,然后拿了菜刀又端了盆清水开始收拾肥鱼。

小雀落在小童肩上好奇观看挣扎的鱼,小童抬手挥赶,“别在这碍手碍脚,再捣乱信不信把你煮了!”

煮了?小童怎么可能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沮丧,差一点又上了小花的当,又不小心被它拉进幻境之中了,眼前所见一切全都只是假象,顿时没有了心情,看洗鱼还不如去屋里多待一会。

去屋内找到了他,故意飞落在他的头顶上,反正都是假像,不趁此欺负欺负他,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

他呆了呆,也没什么表示,又继续挥笔作画,动作行云流水,十分的潇洒自如,仅这一点上来看,说明小花也算还有点见识。

嘚瑟的踩在他头上步来步去,就算知道都是幼境假象,也还是很有成就感,小雀很想拉一泡臭死他,但是,想想那样太寒碜了,就算是在幻镜中也不能那么干,坚决不能那么干。

小童很快过来喊大尊用餐,进门一看雀儿造反了,正在他家主子头上跳舞呢,操起门边一根木棍追着要把小雀儿给煮了。

忽然传来了一声怒吼:“是谁移走了仙泉!是谁!”

幻境里的景象被吼声震的瞬间崩溃,小花晃晃悠悠过来问:“你是不是早就识破了那个幻境?”

先忽略这朵好奇宝宝一样的小花,四下观瞧寻找吼声来源,也不敢轻举妄动,担心只要一移动身形,立马就能被对方给锁定。

小花:“你究竟有没有识破幻境呀?他不是你最尊敬的人吗?怎么可以踩在人家头上跳舞呢?”

寻望了一会,哎,不对,那些奇花异草啥时侯又长出来了?不是都被挖的空秃了吗?现在重又绿树成荫繁花似锦,此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还在幻境中没出来。

“小花,你够了啊,学艺不精,差评。”

小花晃了晃头上花瓣,“你竟说是差评,也不知道是谁进了幻境中就走不出去了,你还敢说差评,信不信小花让你出不了这个幻境!”

小花说完隐身,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估计是因为来了个厉害帮手,有了底气态度也不再是那么友好了。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不是一&。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被寒光&。

    时间不容多有思考,心中焦急吼吼,潜意识立即转身迅速奔命,相信只要不被寒光倾泻的冷芒罩住,便能躲开被吞噬的危险。

  • 身于圆&多少个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 尽,不&相同一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