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想不出什么问题的好办法,那就把它们全部都带走好了!试过空间还也可以用,一瞬间又有了自信底气,空间面积也足够多大,但是现在的的力量不能够移山迁海,仅是把植物收进空间肯定没问题。幸好元力并也没完全消失了,否者啊束手无策,所以空间也分很多种类,特别是神级幸亏灵力并没有完全消失,否则真是束手无策,因为空间也分很多种类,尤其是神级空间限制颇多,并不是有精神力就能打开。。...

既然想不出什么解决的好办法,那就把它们全部带走好了!

试过空间还可以用,瞬间又有了自信底气,空间面积也足够大,虽然现在的力量不能移山迁海,仅是把植物收进空间绝对没问题。

幸亏灵力并没有完全消失,否则真是束手无策,因为空间也分很多种类,尤其是神级空间限制颇多,并不是有精神力就能打开。

起初胆怯不知该不该去寻他,现在为了虫虫的问题,所思所想都顺其自然的有了理由。

另外,带走小草也不是没有好处,先不说仙草的各种功用,至少在烦闷时可以说说话,飞凰与飞云也一定会喜欢。

想到两小只,又是深深愧疚自责。

唉!

自从到了成年,叹息越来越多,解除主仆契约后,也不清楚把她们给丢到了什么地方,连一句话都没来及说。

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怨言?

它们内心又会是怎样的难过?

挥走伤感情绪,继续把小草连同沃土挖起,全都转移到空间,其中收获了各种各样的虫子,可别小看这些虫虫,细看还真可爱,比如天蚕,适合观赏,又能结蚕茧很有大作用。

除了花草,又顺便捉了一些可爱叫不出名字的小动物。

哎,那边好多漂亮花儿!

望着漫山遍野梦幻一样美好仙境,顿时心情澎湃,万分激动,之前情绪低落,都没有注意到这远处的风景。

遍地姹紫嫣红争奇斗艳。

“你们都听着,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安全没有生命之忧的好地方,你们全都跟着我走吧。”

“啊!”突然一片黑暗。

“什么鬼东西?”被吞了?

“咯咯咯...”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传来。

只听那个柔美好听的声音笑了一阵,又柔柔说道:“真是很搞笑耶,弱成了个渣渣,还大言不惭说要带走我们,又不是活不下去了非走不可,我们大家都在这里生活好好的,鬼才会想跟你走!”

骂声都那么好听,我被蛊惑了?

“咯咯咯...”

是那朵最为美丽的小花?

花朵笑了一阵,又是冷哼:“哼,你被吞到小花的肚子里了,看你还如何嚣张,咯咯咯...”

诶,你不想走就不走吧,非要把人给吞了干啥,太凶残了有没有。

花朵得意洋洋笑着,声音犹如银铃般悦耳动听,突然,花叶上冒出火光,漂亮花朵瞬间枯萎,花枝疼到抽搐翻滚,“痛啊,你使诈”。

“真是麻烦。”

查看了一下自己并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小花真是太不乖了,必须得好好教导,本是娇柔漂亮花儿,就应该有温柔的样子,美丽小花太凶了可不好。

随意的整理了一下,再抬头就看见了他...

他,他,他竟然也在这里?

太糟糕了,原来此处是大尊所在的地方,心虚看了看被挖成坑坑洼洼的四周,现在把花草重栽回去,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这样去见他,肯定会被骂很惨。

小心翼翼的后退,想寻个地方先躲一躲,等把这处山林恢复如初了才去见他。

决定后,观察到旁边距离最近的一棵大树,悄悄潜行了过去,哎呀不好,面前的大树为何也变成了他?

没料到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

“嗯,那个,上尊,原来你在这里哈,凤凰找了你好久,终于找到你了,我们住的地方突然变的这么漂亮,凤凰都没认出来...”

“小小一只灵雀,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

虽然大尊冷淡了些,但绝不会是这种语气。

他这是要开始训话了?

他神情严肃而冷厉,一开口却就能感觉到不对颈,我确定是进入了小花的幻境。

总是被拉到幻境,会幻术了不起么,好像谁不会似的,只不过一个火球就能轰成渣渣,不稀罕耍手段而已。

即使知道是幻术,但他真实的站在自己面前,真不忍心让幻术消失。

“你傻了吗?还呆愣着!快去把被你破坏的地方补好了过来领罚!”

他说完转身进到屋里去了。

自己也随后跟了过去。

等他发现,看到没有按照他吩咐去做,怒问:“让你去恢复庄园你进来干什么?出去!”

我呆了呆,他发怒了,好新奇!不知道大尊发怒会不会也是这般?

“你发什么呆还不快去!”

“一会才去,就让我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吧。”

“一会也不行,出去!”

“那你陪我一起去,”耍赖。

虽然担心这个幻境中会有什么陷井,可是又怎么能错过有他在的时刻,哪怕是多看一眼也好。

只听他又道:“不知所谓!看来你是只想领罚了!”

在他抬起手之际,我叹了口气,只好无奈的让眼前恢复回原有的真实场景。

如果不是太担心危险,好想一直生活在幻境中,真怀念曾经的那个时侯啊。

可是,那么怀念的事为什么会变的模糊了呢?感觉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待醒来那些曾经全都记不清了,真怕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慢慢淡忘。

如果小花能再施展一场幻境就好了,在幻境里他会对自己说很多话,而他的面无表情,也只有在幻境中才能生动起来。

在这未知的地方,就连依土生根的草木都很不简单,小小花朵便能使用幻术,可想而知,此地有多么凶险,要想从这森林里走出去,实在太难了。

我小心翼翼,提防着周围任何风吹草动,不够强大就走不出森林,暂时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有继续朝空间里收藏花花草草。

以后的日子里,有他,还有这许多的花草为伴,岁月无论多么漫长也都不会有寂寞。

小花的花枝又凑过来小心翼翼试探,我瞥了一眼,问:“你又过来干什么?”

小花支支吾吾:“你还是把花花也带走吧。”

我惊奇:“你不是不肯走吗?”

“走,现在小花心甘情愿跟你走了。”

“不收,你自个玩儿去吧。”

“你不带样的,就剩下小花孤零零留在这里了,这多没意思。”

“哇!蝴蝶,好漂亮的翅膀!”连忙追上去呼喊:“蝴蝶你别走,我不会伤害你,等等我!”

越喊蝴蝶飞的越快,眼看要追上它的时侯,漂亮蝴蝶突然大声呼叫:“救命啊!救命啊,蝶儿要被吃掉了,蝶儿要被吃掉了!”

“……”谁要吃蝴蝶?在哪在哪儿呢?

看了一圈也没见其他生物,它不会是在恐惧自己吧?

追上去想解释几句,突然眼前的天空暗了下来,四面八方飞舞着成千上万只的蝴蝶,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去溜达&,处处

    去溜达了一圈,处处混沌朦胧,实终在如壳的方圆,索然无味,继续沉睡。

  • ,由小&大,外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 静中思&着。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那样绝

    没想到经历过那样绝境,还可以活着感受这世间,仅是回想一下那时酷寒冻冷,都会忍不住哆嗦颤栗。

  • 那记忆&罗,红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