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伤心,却也开心,凤凰终于等到也有能力帮他一回,只要你也可以为他做点什么,付出过什么样代价都很值得。心中有念,很脆弱也也可以她坚强。只惋惜,再也也没看不见他,再也也没不能够再次追随者他身影,想守护着他生生世世的承诺,都不能够完成4。自此再也也没也没凤凰。再也也没不能够...等等!这些心中有念,脆弱也可以坚强。。...

虽然难过,却也高兴,凤凰终于也有能力帮他一回,只要可以为他做点什么,付出什么样代价都值得。

心中有念,脆弱也可以坚强。

只痛惜,再也看不到他,再也不能继续追随他身影,想守护他生生世世的承诺,都不能完成。

从此再也没有凤凰。

再也不能...

等等!

这些都是自己的思想?

为么还能思索?

为么依然有这许多想法?

耳边有声音吵吵嚷嚷,疑惑,努力睁开眼,看见是蔚蓝天空,听闻着鸟语花香,呆住,一时反应不过来,转眼世界又变了个模样?

散尽了所有的神力,依旧重生了,为他所做的努力都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茫然...

他那么厉害都不能逆天改命,凭自己微弱之力,除了难过什么忙都帮不上了吗?

呆怔,不知何去何从。

无论多感伤也得继续走下去,没有选择的选择,没有比这更迷茫的迷茫。

真不知道应该为活着而高兴,还是要为命运而难过,此刻不得不清楚的明白一件事,无论如何强大,都不能留在他身边。

那这重生还有意义吗?

风吹的有点冷,竟然会感到了风的恶意,看来,这个身体不仅只是弱小,更没有多少灵力,挡不住四季严寒酷暑的摧残,也必须填饱饥饿肚肠。

虽然重生,散尽的灵力并不会自动弥补回来。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才终于理顺了完整记忆。

我四处张望惊奇发现,周围完全不一样了,有高大的树木与低矮草丛,郁郁葱葱的绿色包围着四周。

很美!

而如此美景却没能动摇沉寂之心,不能为他改命,其它还有什么重要,一切都是微不足道。

打量了一下严重缩了水份的自己,已经小到不能再小的小身板,一片小小树叶就能遮住,这就是,被散尽灵力的代价了,已找不到一丝凤凰的影子。

我却心中淡然,生又何求。

遥远的天空之上,一轮光芒万丈的太阳,透过枝叶缝细折射进森林里,暖意融融的天地,暖不了此刻冰冷空落的心。

深谷风景优美,美不过他双眸。

空气中是花儿随风飘来的清香,脚边不远是一条清澈长流不断的小溪,不知溪水上源山泉来自何处,也未见小溪水延途流去多远,只听见叮咚叮咚的水声。

听着流淌的溪水之声,又想起悠悠琴声,还没来及为他弹奏,也不曾为他欢欣舞袖。

活着就得期盼,就得走需走的路,只要可以不痛,无论生死都去追逐,但并不是每个人的愿望都求归宿,我只想为他默默守护。

心境有所变化,景色也更美了。

但这是在哪儿呢?

还能找到他吗?

想到了他,心情又似千斤沉重,他的劫难还没有开始,已经由自己一一尝遍,不惜为他散尽了所有神力,也全都是无用之功。

“救命...”

谁?

好像有谁在说话?

但是听不真切。

“救救我…”

真的有声音?“谁在说话?”

四下观望,不见任何踪迹。

“是我,小草在这里...”细小的声音又是弱弱的开口:“往这里看,就在你脚旁边。”

“你就是小草?”

“嗯,”

那个声音柔柔怯怯的,细微又弱小,不仔细竖耳倾听都听不真切。

小草细微声音又喊:“救我。”

糯糯软软稚嫩细小的声音,从一棵青绿的小草下传了过来。

我仔细打量,“是你在说话吗?”

“嗯,”小草声音依然细小到几乎听闻不到。

“你好!”

“嗯…”声音仍然是那么的细小轻微。

疑惑:“你怎么了?是在害怕吗?你能不能更大声一点呢?”

“嗯…”

“你没力气了吗?再大声点,听不太清楚!”

“小草快死掉了吖,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呼喊出来哒,”小草有气无力的再次虚弱开口:救救我吖,你能救救小草吗?”

我吃了一惊,连忙问:“谁欺负你?你怎么了?怎么才能救你?”

“小草病了吖,好可怕啊,有虫子,你快吃了它吖...”

“虫子?”虽然不清楚虫子是个什么,但凤凰肯定不会吃虫子。

“就是虫子吖,”小草弱弱的呻吟:“救救我,小草还没有完成心愿,不要就这么死掉了吖。”

“你的心愿是什么?”

“心愿当然就是长大吖。”

“……”长大还不简单,却是小草最奢侈的愿望么?

又低头瞅了瞅自己的小身板,在这野兽森林之中,想要长大确实不太容易,还得想想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小草:“救救我吖,小草好害怕吖,小草真的会死掉哒。”

“虫子在哪呢?我看看!”

“就在小草的叶子上吖,好大的虫子吖,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救救小草,呜呜呜...”

小草惨兮兮的低低哭泣。

仔细观察,小草青绿色的小叶子几乎被虫子给啃吃到光秃了。

抚了抚嫩嫩的青叶,细小的叶片很柔软,它脆弱却能净化空气的清新,真是不可思议。

哎呀!找到了,一个胖胖的青色的小东西,正颤抖着缩成了一团,抖的小草也不停地摇曳。

“不要吃虫虫呀!”

小青虫惊恐呼叫:“虫虫还没有长大不好吃,你去吃别的虫子吧,那边有好多好多的虫子...”

“.......”喊那么大声,好吃也不敢吃它呀。

“不要再看虫虫了,看不见…”小青虫颤抖。

我问:“小草都快要死了,它在喊救命,你听不见吗?”

小青虫胆怯:“你别听它胡说,小草的生命力强横,只要有土就不会死。”

“那你为何吃它?”

小青虫:“小草本来就是虫虫的食物啊。”

“食物?”我疑惑:“有思想又会开口说话,怎么能当成食物呢?”

“食物就是小草,”小青虫怯怯狡辩:“没有了食物,虫虫就会被饿死啊。”

“也说不定到下一刻就被天敌给吞食了,”小青虫又道:“为了不被死的太过于凄惨,就想多吃一点,再多吃一点。先填饱了饥肠辘辘的肚子,才去担心还能活多久。”

困惑,这事可真很难办了,到底该救还是不救呢?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间太小&形的壳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 我只好&边,如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然,冷&何走到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