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孤独红红疾风而至,英气飒飒,他身形硕长,精致优雅的五官此刻亦常的严肃认真,浑身都冒着不可以忽视的气质,魔头眼眸也凌厉似深渊寒潭,就这样带了一身的寒意到了跟前。的话忽视那身红衣,还我以为是大尊来了,一时之间没反应时回来,慌忙站了起来,抱在怀中的羽裳跌落到很明亮的玉石如果忽略那身红衣,还以为是大尊来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慌忙站起,抱在怀中的羽裳滑落到明亮的玉石地板上。。...

寂寞红红疾风而至,英气飒飒,他身形硕长,精致的五官此刻亦常的严肃,浑身都冒着不可忽视的气质,妖孽眼眸也犀利似深渊寒潭,就这样带了一身的寒意到了跟前。

如果忽略那身红衣,还以为是大尊来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慌忙站起,抱在怀中的羽裳滑落到明亮的玉石地板上。

他怔了怔顿住,“怎么了?见到我很吃惊?不是说好了会过来吗?”

“……”我又默默坐下,拾起羽裳珍惜的抱在怀中轻抚,面上平静,心中惊涛骇浪疑惑,他与大尊面貌又一次重叠。

分明不同的两个人,却又如此相似?

他撩衣摆坐下,“看到我来很震惊么,又不是第一次见到。”

我低垂眼帘遮住满脸未退却的惊疑之意,他严肃起来仿佛是换了个人,倒与大尊很像似,只是没有他的淡然,没有他怡静中的那份冷漠,或许是因为有所偏颇,即使冷漠也都能成为他最完美的优点。

沏了一杯茶递过去,“这可是从上尊那里讨来的仙茗,我都没舍得喝过,就赶紧拿出来招待你了。”

他端起品尝:“有香味,经你之手,与别处清茶淡水自是不同了。”

他用杯盖漂了漂茶叶又合上,欲言又止的神情:“小凤凰…”

我放下手边动作静心聆听。

他将茶盏搁置于茶几上,斟酌了片刻才道:“来的时侯卜了一卦。”

“你想知道什么?窥探到了又能如何?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不是卜一卜就能走完了漫漫行程,”又提壶续盏,一边继续说道:“唯有相信自己,才有新的希望,不能事情还没有去做,却已经胆怯着畏缩了回去。”

“……”

我略默,又补充:“谁都会有逃不开的劫,从来就没有永远的坦途可走。”

他一边聆听,一边指尖轻轻敲着光泽明亮的桌面,十指白皙而修长,是一双为琴而生的纤纤玉手,难怪弹琴那么好听。

他沉思片刻才道:“或许你说的对,从来没有永远的坦途,谁都不能例外。”

我吃了一惊:“没有人能例外?连你也不可以吗?得有多高深本领才能冲破道力束缚?”

他邪魅一笑:“不能。”

“……”上一刻还以为他正常了,下一刻又冒出的妖孽是谁?我与这只妖孽真不熟。

不明白之事也想明白,把心思注意力又转移到手中的凤凰衣上。

他将羽裳拿过去看了看,挥出一道灵力罩住了如霞云般的凤凰羽,待灵力消散,凤凰羽的金色光芒尽退,已经变成了云白之色。

较之先前:

一个热情如火大气豪迈。

一个玉洁冰清纯净无尘。

望着面前的白衣柔羽,被亮眼炫目的白色光芒刺着,也不知是晃的眼疼还是心在疼。

但是绝不是脆弱,从来不会因为一个脆弱就能改变了什么,唯有无知便可无畏。

在用剩下的羽中挑出一根长的羽翎递给他。

“这是偿还了你的一个人情。”

他微笑收起羽翎,却不太满意:“才一根太少了,你做完这件衣裳,剩下的羽翎不会就仅此一根了吧,都给我。”

于是又拿出一根羽翎:“这一根算是偿还了另一个人情。”

他睿智的转了转眼珠,又低头摸了摸鼻尖思索:“我都不记得我们之间有这么多人情,真好,真舍不得用掉。”

“你确定?”

“确定了,攒着。”

“......”就知道人情难还。

不要算了,我还舍不得送。

一根羽虽然不算什么,但是突然的发现,在他拎起那件羽裳时侯,他的红衣与霞彩羽裳是如此相似,下意思便想与之化清界线。

既然大尊那里没有凤凰羽,当然也不能让凤凰羽出现于别处。毕竟是私有之物,若非他心心念念凤凰羽,若非是欠了他无数人情,此羽绝不赠送。

抱着被改变了颜色的羽裳去寻大尊,红红也随后跟来。

我停住:“红红,我是去见上尊,凤凰已经成年了,男女授受不亲,我不希望他有不好的误会。”

“呃,”他先是呆了呆:“竟然还有这回事,我又不是别人,什么授受不亲,你从哪里想到的那么多乱七八糟东西?谁告诉你的?是他这么说的吗?”

我站立不动。

“好吧,”他后退了一步,又挥了挥手:“那你一个人去吧,还不是因为担心你的伤,那天看到你血迹斑斑真是吓到我了。”

他又挥了挥手:“你去吧去吧,小心身上的伤。”

他那一挥治愈之力也落在了身上,很快止了疼痛。

诶,不知不觉又欠了一个人情。

本以为只要有大尊在身边,就是最为幸福的人,永远不会孤单。只是此际,却因为寂寞红红的一句话,感动到有流泪的冲动。

原来,除了亲人的情感,还有一个词叫做朋友。

我找到小童,问:“上尊呢?”

小童鼻子眼睛都皱成了一团,苦巴巴的说:“凤凰大人,你还是去劝劝上尊吧,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

我摇了摇头,把手里衣服递给小童,“不,你想多了小童,上尊的心思不是我们能揣测的,一切留给时间,自然会有想要知道的答案。”

小童惊奇的接过白色羽袍:“这是?”

“我为大尊做的衣服,他不会喜欢火红凤凰羽,所以这件衣裳剔除了火羽的能量,然后,就成这个样子了。”

“好漂亮啊!”小童欢喜爱不释手看了又看:“上尊一定会喜欢!既然是凤凰亲手做的衣服,这得你亲自送去才能更显诚意。”

小童说着又把衣服递了过来。

“他没闭关吗?”

“有人告发捉到害死荣华仙君的凶手,上尊在查此事,结果是个大乌龙。”小童唏嘘不已。

那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咋又出来个凶手,仙界也是如此事非不消停。

走了几步又有些胆怯踌躇。

必须现在去吗?

万一打扰到他了怎么办?

犹豫着心难决断,小童恨铁不成钢,被推着走了几步,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忐忑着向前走去。

都是因为凤凰羽,越来越不自信,以前的自己可不是这样。

我决定只把衣服给他披上,然后就悄悄的退回来,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他了。

轻轻走近到他身边,在把衣服给他披上的时侯,他低头望了过来,又看了看白色羽裳:“这是谁的羽毛?”

鼻头一阵酸楚,垂眸掩住眼底的失落,“是我亲手为你做的...”

他把衣服丟过来,又背身而立。

手忙脚乱接住,捧着凤凰衣,终是未能止住委屈的泪水,一滴一滴滴落到衣服上,心是那样的痛,痛苦流出的泪却是如此清澈晶莹。

不想无功而返,总得了解一些,他那静谧无声里的孤漠有没有自己,“上尊在考虑什么?”

他没有立刻回答,不过终还是转过身,又把手指伸过来沾了沾泪珠。

糟糕的眼泪,他会不会不喜欢?

慌忙抬手去擦脸上的眼泪,却忘了怀里正抱着衣服,羽裳被滑落了弄的手忙脚乱,他轻轻捞起羽裳丟过来。

我接住,紧紧抱着有他味道的羽裳,仿佛如此便可天长地久。

他说:“我在做一个决定,等想好了会有告诉你,不要来打扰我。”

“嗯,嗯,知道了。”

我走了几步,又忍不住的回头望去,他孤独而苍凉的背影迎风而长立。他是上尊,可是,我却知道他不快乐,他将要决定的又是什么?

去把羽裳挂进了他的衣橱里,穿不穿衣服都会挂在那儿,这是自己为他一针一线缝制的温情,渴望着他会发现,发现自己一直都在他的身边。

书评(131)

我要评论
  • 涡,如&开闸潮

    很快修炼到忘我境界,浑身上下左右无处不在吸收灵气,越来越多的灵气卷起庞大灵气漩涡,如开闸潮水到枯海,沉寂丹田。

  • 了,虽&以飘来

    漫漫时间流逝也不是没一点变化,总算不是无形的空气了,虽然还是与空气没什么不同,至少可以飘来飘去,能望见更远一些的地方。

  • ,时间&止,一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不喜欢&嚣张的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已经不&气缭绕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不知又&,我苏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怖吞噬&杯水车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去溜达&胧,实

    去溜达了一圈,处处混沌朦胧,实终在如壳的方圆,索然无味,继续沉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