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擦了擦衣服上的水渍,神情不愉。咋了?脸色如果很难看?๑°°๑舍严禁送走九妩?恍然大悟悟懂,男女之间有了情感,就也没解不开的矛盾。沉思片刻,会觉得所以开导一下某人:“实际上吧,我把她要回来也没处统一安置,我家可没你这住处很宽敞,多一个人都显拥挤不堪,既咋了?。...

    他擦了擦衣服上的水渍,神情不愉。

咋了?

脸色那么难看?๑°°๑

舍不得送走九妩?

恍然悟懂,男女之间有了情感,就没有解不开的矛盾。

思索片刻,觉得应该开解一下某人:“其实吧,我把她要过来也无处安置,我家可没你这住处宽敞,多一个人都显拥挤,既然你们两情相悦,又何苦相爱相杀。”

某人不屑,劝啥也是听不进心里去的样子。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噗,你这是逗我解闷的吧?”

“又没说错,我是大人,既然是大人,那离成为老人还远么。”

“对,你说的都对。”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九妩对你有多重要,到那时候看你怎么感谢我吧。”还敢翻白眼,不识好人心。

寂寞红红:“你宁愿相信毫不相干的狡猾灵狐,也不相信本仙君,她有什么资格成为本仙君最重要的人?”

信你个大忽悠,“刚刚又有所顿悟,眼见耳听都未必是真实,在未了解实际情况之前,我保留意见不做任何质评。”

寂寞红红:“先说说你的事吧,我看那个大尊对你真不咋样,要不要我帮你?”

你能怎么帮?

“我们好着呢。”

“噗!”

“……”这家伙不对颈!

“别多心,喝茶呛到了。”

“是么,真不是嘲笑?”

“怎么可能,”他满脸认真道:“我最希望你永远都快乐无忧,怎么可能嘲笑你。”

他又继续道:“他不在意是因为知道你不会离开,得让他有危机感才能明白你重要,就按照你说的搬到我这住,让他知道我们小凤凰不是没人疼,看他以后还敢欺负你。”

“他没有欺负我,”别以为年纪小不懂,“去别人家住那叫私奔。”

“没这回事!”寂寞红红:“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亲人,永远都是你的后盾,谁敢胡言乱语。”

后盾还是算了吧,大尊肯定不希望这样,如果有一天他喜欢上了别人,也一定是自己不够好,强扭的瓜不甜,凤凰宁愿他快乐,宁愿为他孤独终老。

他喝了口茶才慢悠悠开口:“大人当然不屑欺负小孩,等你真正长大,到了与他同等地位,你就能体会有多么不平等。”

他又继续劝说:“好希望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快乐,不想看到你为任何事锁眉烦忧,他那人冷的掉冰渣子,真不适合你。”

这便是外界所说的诱惑么,自己与大尊一路辛苦走来,经历过多少荒凉,即使天崩也撼不动这相依为命的情感。

任他舌灿莲花,我自永恒。

我摇头拒绝,“你说的那些都太遥远,现在还考虑不到,我就想把九妩要过来完成任务万事大吉。”

“……,行吧。”

他挥手把九妩放了出来。

“怎么只有魂魄!”我大吃一惊。

他无所谓的嗤笑:“你若再晚来一步,可能连魂魄也没有了。”

这么狠!

说好的感情呢?

我眨了眨眼一时转不过弯。

切,傲娇啥呀,这么漂亮女孩他都看不上,那就一直寂寞去吧。

寂寞红红:“今日荣成仙君之事,你还不知道是谁干的吧。”

荣成仙君就是尸骨无存的那个倒霉家伙,提起这事就难受,努力修行,到头来身死道消,憋屈。

“你知道谁是凶手?”

“凶手就是九妩。”

“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

“她没有必须害人的理由。”

九妩,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寂寞红红:“她为了缴功,还做了不只这一件事。”

“缴什么功?”

“……”寂寞红红:“荣成仙君在人群中捏着嗓子捣乱,九妩认为是讨我欢心的机会,就把他给处理了。”

凶手真是九妩!

他又继续道:“还有,她知道我想要那根涅槃羽,又去打劫凤族,但是没能成功,这些都是她亲口说的,还沾沾自喜以为凭此就能走近我的世界,真是无知。”

不计后果恋爱脑么。

知道九妩做那么多坏事,我没有愤怒讨伐,只有惋惜。

喜欢一个人可以变的不再是她,只是,九妩处理事情方法太极端了,也或许那就是她的本性。

寂寞红红:“明白她是什么样的人,你现在还要救她吗?”

救吧?

没有谁每件事都对,“初化形的狐狸,哪有人教她什么是善恶对错,连你都不给她机会,那她该有多伤心?”

“她伤不伤心管本仙君什么事。”

“嘴硬膝盖也硬,到时候看我不怂恿九妩让你跪搓衣板。”

“……”寂寞红红:“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她拍散了。”

“告辞,告辞!”

我慌忙把九妩放进滋养魂魄的玉盒里,护着宝盒就要奔出洞府。

哼,做的够绝,有他后悔。

自心中嘀嘀咕咕,脑海也好像看见九妩拿着皮鞭调教某人跪搓衣板的场景。

就应该那样,看他还嘚瑟。

这个人情帮得乐呵,不用感谢。

他虽然不承认喜欢九妩,但事实胜于雄辩,不喜就不会把九妩带回洞府,只是因为灵狐没有按照他的意愿成长,却又不知如何管教,才把他给气着了。

如此,就更不能让九妩死掉。

“等等!”

走了几步又被他喊住,“你还有事?”

“有事,”寂寞红红:“还没问你,才一会儿不见,你是如何做到连续提升了两级?你那丹田不可能一个机缘就一下子提升两个等级。”

被提及才想起这茬,“也正想问你,是不是你把我困进幻境,在那里经历了数万年才走出来。”

寂寞红红:“万年那么久,幻境多危险,本仙君怎么会让你去那么危险地方,就算去,也肯定得跟去保护你,绝不会让你一个人独自涉险,这事一定也与九妩有关。”

是九妩创造的幻境?“能创造那样的幻境,她绝不仅是灵狐这么简单。”

寂寞红红:“你在幻境遇到了什么?真很好奇什么样机缘能让你进阶神速。”

“遇到…”不能告诉红红,那只不过是幻境而已,万一红红真相信大尊就是他的分身,结果一定很糟糕。

“遇到九妩,你们很熟悉的样子,她还喊你寂寞哥哥,所以我相信她一定是你前世今生的缘,救下她,就能还了你的人情。”

砰!石桌碎成渣渣,他大怒:“可恶,竟然敢陷害本仙君,九妩必须得死!”

??

也没说什么呀,咋就怒成这样?

再不跑路,自己也护不住九妩。

遁走。

出了寂寞红红的洞府,九妩得以保住小命非常高兴。

我问:“九妩,你有没有把我拉去一个幻境?”

“没有,”九妩否认:“九妩只送给凤凰大人一个梦,不知道什么幻境。”

“你不要急着否认,如果是你创造的那个幻境,我会感谢你。”能在红红还是幼弱时期帮到他,真很高兴,即使那只是幻境也很开心。

因为那幻境太真实,真实的只有自己与进化之心相依为命,如果自己不去那个幻境,最幼弱时期的红红不一定能成功进化,看着他一点点成长,真比自己升级还要高兴。

而现实自己与他真不熟,真很怀念进化之心,他虽然收服了本体,但那魔气红红毕竟是本体本尊,真的是进化之心能收服的吗?

可惜无论如何逼问,九妩都不承认创造过那样的幻境。

九妩愉悦的说:“凤凰大人谢谢你救了九妩,可是一点灵力都没有了怎么能活下去,你是那么善良,把你的妖丹送给九妩吧,你那么厉害,失去妖丹也一定还能长出来。”

“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九妩不信!”

混沌之初,凡是能沾上一点功德,便是所有混沌众生拍马都赶不上,就算她不简单也不会知道这些。

九妩:“那你把灵力给九妩。”

“……”这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么。

本来是想即使丢了半条命也得再帮她一把,但是她不承认那个幻境与她有关,那自己也就没必要为不相关之人走到自残地步。

九妩:“如果凤凰大人遭难,九妩一定会用妖丹救活你。”

“……”本大人还不想死。

“凤凰大人,你的灵力给九妩。”

我耐心解释:“凤凰的灵力就是第二生命,失去生命就没有凤凰。”

九妩:“从没听说过灵力是第二生命,对于你,损失一点灵力也不算什么,就算不幸失去生命,大尊也会把你救活,你怕什么,你若助九妩复原仙姿容貌,九妩就会永远感激你。”

“……”不搭理她。

反正说什么她都不信,也不想想先天与后天怎么能一样。

变成魂魄了精力还这么旺盛,我看她啥都不缺。

九妩继续游说,“当初是九妩误解了凤凰大人,你这么好的人,肯定不忍九妩这般可怜,现在九妩成了飘魂随时都有可能消失,如果能魂魄凝实,九妩便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只有凤凰大人能帮九妩达成所愿...”

我漠然打断:“不要贪得无厌,你现在已经自由了不好么。”

“你竟然说九妩贪得无厌!”

九妩忽然情绪失控:“都是因为你!是你害九妩变成飘魂,竟然还说九妩贪得无厌!九妩都得到了什么而贪得无厌?莫名被你害死,现在连生命都没有了...”

“九妩成了飘魂,而你却仍是高高在上的样子,训人不该这样不该那样,你那么伟大为什么一点灵力都舍不得,失去灵力你又不会死!”

“……”

自己救人虽然不是为了回报,但也不想找虐,看这事弄的。

九妩:“你没话可说了吧,被说到哑口无言了吧,若你真有善心,给一点灵力又不会死,你怎么可以如此自私!”

“……,你的怨念太深,只有去无尽涯慢慢消除戻气。”

“不!”尖叫声刺耳。

不与幽魂一般见识,被喜欢的人折磨,没疯掉只是人格扭曲也还算是够坚强。

“不!九妩不去!”

不去也得去,不把她恢复正常心智,恐怕很快就会魔化了。

“哈哈哈...”她疯狂大笑:“果然让九妩猜中了,你根本没安好心,你只是想折磨九妩,在给了希望之后,又将九妩推向无尽苦海,你为什么要这么恶毒!”

九妩:“你等着,只要九妩不死,定会让你后悔!”

邪魔入体,只有送去无尽涯了。

若不是担心把她闷不出声会激起凶性魔化,一点也不想听她鬼哭狼嚎。

九妩哭了一阵,又大声喊起了救命:“救命啊,救命...”

吵的脑仁疼,去无尽涯还有很久的路程,待走到地方,她不疯也能把自己逼到崩溃,最终还是决定把她封印了。

突然,手中一空,玉盒不见了?

抬眼看见一个龙头从云层里探了出来。

祖龙?

“龙大哥,呜呜呜...”九妩哀声哭诉:“九妩好悲惨,她把九妩关在恐怖的黑色火焰中,受尽折磨而死...”

“你们都是女子,她为何要迫害你?”祖龙问。

“她,她妒忌,妒忌寂寞上仙喜欢九妩,所以被她残害至死,呜呜呜...”

“……”妒忌是个什么玩意儿?

“龙大哥,你若是能帮九妩报了此仇,让九妩做什么都答应你。”

“不要乱认大哥,想活命就快点滚!”祖龙嫌弃的一爪子把她拍飞了出去。

我慌忙去追,祖龙窜过来挡住去路,眼看着九妩已逃无踪迹。

“让开!”

“有点过分了,你已经将她折磨致死,何苦仍不依不饶?”祖龙转眼幻化成少年,抱拳:“在下龙旋,想让我让开就先打赢了再说!”

多管闲事,“那灵狐已怨念入魔,不把她送去无尽涯,必然会是个祸患。”

“有怨念就有冤屈,无尽涯苦修就能解脱冤情吗?”祖龙寸步不让。

既然说不通,就胜负论输赢。

摆出火焰大阵把他困住。

“你别走!”

祖龙在大阵中不停躲闪阻挡着火焰阵的攻势:“灵狐早就被拍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你是找不到她的,快来收火焰,你摆出这么大阵仗算什么打架,不算!单挑你敢吗?”

闲的,懒得理他。

不管祖龙如何呼喊,眨眼已瞬移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既然他走不出大阵,就困他个百年或是千载,当初他那样对自己,没收取他小命是本大人仁慈。

至于九妩,看来真是与寂寞红红缘分尽了,就算还人情,也得是在有能力情况下给予帮助,而不是放下自己的事只围着她们转。

她不去无尽涯就算了,没有她九妩,那就换个方法还寂寞红红的人情也是一样。

就是白忙活了一场,还为此惹怒了大尊。

诶,愁人。

小童笑迎:“凤凰大人你可算是回来了!”

“上尊说你已经成年了,男女授受不亲,要搬出去住了,上尊决定另起洞府,小童拦也拦不住呀,就寻思着,以后小童该住到那边呢,愁死个人了。”

“正巧有人族来拜访,小童就把这事悄悄的对他们说了,太给力了!”

小童兴奋手舞足蹈:“结果周围四邻都来了,一致认同的选了块风水宝地,就在旁边可近了!可以把两处设置成一个大的结界阵法,也就同等于还是在一个洞府呀!”

书评(337)

我要评论
  • 新,仙&气缭绕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承附赠&衣红发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满眼都&崇拜,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结界这&。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个问号&雾腾腾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出来,&。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怕什么,他能将自己从冰域绝境带出来,可见实力已强大到无法想象。

  • &时刻的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还是不&如何应

    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还是不够强,觉醒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提示,如果寒光再现,该如何应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