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九妩送去的这个梦,即便有保护结界,也能体会到迎面扑来而至的黑火热浪,可见她此刻正忍耐怎样痛苦。“都是你!全是因为你,的话也不是你,九妩怎么会如此悲惨!”“……”自己啥也没干吶,更有甚者之后都不记得我有她这么个人。九妩:“不喜欢一个人能有什么错,这一切“都是你!全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九妩怎么会如此凄惨!”。...

走进九妩送来的这个梦,即使有保护结界,也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黑火热浪,可见她此刻正忍受怎样痛苦。

“都是你!全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九妩怎么会如此凄惨!”

“……”

自己啥也没干吶,甚至之前都不记得有她这么个人。

九妩:“喜欢一个人能有什么错,这一切全都是因为该死的凤凰,她为什么就可以那么好命!”

呃,背后骂人可不是好习惯。

看她正倍受煎熬份上暂不计较。

寻着骂声走过去。

她抬起头,那眼神似涂了毒,美丽好容颜被怨恨扭曲的不成样子。

她恨声道:“即使你命好又怎样,今日落到九妩手里,看谁还能来救你!”

九妩没等说完愤恨举爪杀来,几寸多长的指甲锐利如钢刀。

轻轻一点把她定住。

虽然是在她的梦里,等级有差距想伤自己可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她本尊已经被限制禁锢了。

定住了她,九妩扭曲的脸忍耐的更显恐怖可憎,真不明白,她的脑回路为何与常人不一样,爱情的魔力真有这么恐怖吗?

如果是大尊看上别的女子,自己也会像九妩这般吗?

不要!

好蠢。

宁愿孤独终老,也不要变成那个样子。

无辜躺枪,难怪大尊不让这样不让那样,有人地方就有事非啊。

想到大尊,又叹息,他要搬走了...

真是愁人。`⌒´

可笑九妩却妒忌自己命好,有没有命好不知道,只知道为了他甘之如饴。

即使卑微到尘埃里,即使永远在尘埃中等待,只要他还在,只要能看得见,如此就已经很好,自己要求就是这么微小,因为容易满足,所以快乐,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命好。

我转身想离开梦境,九妩又恐慌拦住,趴伏到地上哭起来...

“凤凰大人,九妩知道错了,不要丢下九妩……”

将人一通谩骂诅咒,又来乞怜,神仙都能被她气死。

“让开,”我冷漠。

“你不是来救九妩的吗?九妩刚才是痛糊涂了才会口不择言...”

我漠然绕开,但是这里是九妩的梦境,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她。

我停住,任她磕的头破血流苦苦哀求,看着看着,终究还是硬不起心肠。

“我救不了你,只能尽力而为。”

九妩狂喜,“呜呜,你可以的,只有你能救九妩...”

呜啦呜啦...

谁知道她说滴是啥。

无奈掏了掏耳朵,打断她的哭诉,“我只希望你以后能够好好做人,恭维话就不用说了,救你并不是为了听这些感激的话,只是因为想做这件事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

“谢凤凰大人,九妩记住了。”

记住啥了?

脸别抽筋就信了她。

让她好好做人不服还是咋地?

看来想改变一个人还真不太容易,“说了不用感谢,我只是决定救你,但未必能做到。”

“只有凤凰大人能救九妩。”

“但是你想要的,即使上尊也扭转不了这乾坤,唯有好好做人,或许会有意外收获,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闪身走出梦境。

不用想也知道她根本没把那些话听进心里去,自己与她不熟,又不能强迫别人必须听从。

那就这样吧。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即使不为寂寞红红的人情,也做不到见死不救,问心无愧就好。

虽然还有点心堵,但仔细分析,对于九妩,自己就是她的假想敌,谁能对敌人有好感呢?

这样想也没什么不能理解。

即使真是敌对立场,她也没有做过害自己的事,还是很希望她会有个好的结局,所以多说了几句,奈何某人不愿意听。

此刻也终于明白,闲琐事太多对修行的确没什么益处,若非心胸开阔,难免不被外在因素蒙上戾气。

要说没一点影响是不可能,先做个深呼吸,再深深呼吸,呼出几口浊气,这样就好多了。

那现在去救人吧。

但是?

走出梦境又不知该怎么办了,虽然答应会救她,但是怎么去救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思索了一会儿,决定立刻再去一趟寂寞红红的洞府,多拖延一分一秒,九妩小命就危险一分。

对于九妩的同情,早被她的恶劣态度尽毁,但是已经揽下了责任,可不能拖拖拉拉白忙一场,尽快了结,也好驱散心中不愉快的阴霾。

到了寂寞红红的洞府,发现多了层结界,可以喊他出来么,女孩子半夜三更在别人家门口大喊大叫不太好吧?

可是不喊就进不去。

试了试向结界内传音,还好声音没被阻隔。

喊了一会,又耐心等了一会,里边没任何动静,先前还可以进去,这会儿不仅设置了阵法结界,连喊都喊不出来他,这是心虚了吗?

把阵法上下左右全研究了一遍,等级的差距没能看出什么,找阵眼还不如直接动用武力,不信他还能坐得住。

右手聚满一团灵力挥到了结界上,“哧”的一声打开了。

??

这是什么操作?

不过,能开启结界就好。

一刻不停匆匆走进去,若大的洞府依旧是连一个鬼影都寻不见,是被阵法隐匿了吗?

地方真大,若非有灵力,只怕早就在迷宫一样的地方转晕,这样让人转来转去是想消耗怒火吗?

好心机,他赢了。

自己也头疼事一大堆,可没有闲功夫在这迷宫之中耗时间。

仿佛在迷宫行走了千年岁月那样漫长,才听到悠扬好听的琴声,总算拨开云雾见真天!

诶,他干的缺德事,却还得自己颠颠去收拾残局。

哼,这些都给他记着。

到了他弹琴的花园凉亭,一眼看见他那显眼的红衣。

走过去坐下,又抬手敲了敲光洁的玉石桌面,“我来了没看见么,走了一夜的路,真累死个人了。”

寂寞红红:“辛苦辛苦,快坐下歇歇,本仙君亲自给你倒茶。”

“知道我来,你装作看不见!”

“……”寂寞红红:“没装,就是看你带着杀气而来,心底惶恐,不知道该怎么办。”

啥叫杀气,那是因为怕打不过,才一鼓作气。

“你到是好雅致,还有心情在这喝茶奏曲,九妩呢,我要把她带走。”

他微微一笑:“真是不能小瞧了任何人,没有想到她会把梦境留给你。不要用那么奇怪眼神看着我,绝不是你在梦中看到的那样。”

明白的。

调教伴侣当然舍不得下死手。

但是,如果没人劝和,九妩真有可能香消玉香殒。

诶,为还这个人情,出力也未必讨到好。

他倒了茶递来:“喝茶,不急,慢慢说。”

举杯一口将茶水饮尽。

“这是什么茶?真奢侈,上尊的仙茶都没这么好喝。”

他瞅了眼茶盒,“还有许多,一会带回去给你慢慢喝。”

“不要,无功不受禄。”

“有功的,我可没少从你那儿顺东西。”

“九妩呢?”

他神情一顿,放下茶盏,“小小一只灵狐给我带来这么多麻烦,挑拨间心机深沉,该怎么处理你就别管了。”

我扬眉:“这算是偿还了你的人情吗?”

“不算。”

“那你就交人吧,把九妩给我就行了。”顺手将茶盒扒拉进空间。

也不知道他坑走了自家什么东西,这等小事问大尊,估计也不会记得,不过,能让红红看上眼的绝对不会差了,仅换一盒茶叶好像有点亏。

“你还有天心果吗?”

“有”

光芒闪过,石桌上多了颗果子,红果散发着柔和之光,如此仙气绝非凡品。

高兴的把天心果捧在掌心,“留给大尊吃,最近大尊好像有心事,不知道是不是功法遇到了瓶颈。”

说好把天心果留给大尊,一眨眼不知怎地就被自己吃掉了,郁闷的想哭。

寂寞红红:“别哭,别哭,我这还有个空间也给你。”

“那还有天心果吗?”

“没有了。”

“有的,有两颗的。”

“另一颗本仙君吃掉了呀。”

“……”

神识伸到那个空间看了看,全都是好吃的,很是意动,混沌界都没有,但是,已经得了天心果,还收人家空间不好吧?

“你有需要的吗,尽管开口。”

“真的么,那你给本仙君做件衣裳吧。”

“……”

大尊都没有自己做的衣服,怎么可能给别的男子做衣裳。

默默把空间玉又放回桌上。

寂寞红红:“开玩笑的,这空间本来就是给你的礼物,你收起来。”

我摇了摇头,“太贵重了,我若是九妩,真能被你气死,败家的玩意儿。”

“……”寂寞红红:“败的也是我自己的家,与那狐狸何干。”

嘴硬不是本事,以后别跪搓衣板。“等你明白你自己的心就不这么认为了,现在先把九妩交给我吧。”

先把狐狸要过来,万一真被他整死了,有他后悔哭的那天,为了还人情,就暂时替他照顾她了。

虽然挺烦九妩,但寂寞红红是上仙,又无所求,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不多,好不容易可以偿还人情,不容错过。

“必须带走吗?”

“必须,如果你娶她做终生伴侣,我便不插手此事。”

“呃,”他一口茶水喷出来,“谁教你的这些龌龊想法?送给你了,都给你,马上立刻把她领走!”

书评(373)

我要评论
  • 多少漫&醒,一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的冰雾&连挣扎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 继续观&醒的传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不容易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一次醒&的寂寞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切温暖&。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 &到奇迹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