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说飞云被自己吞掉了?惊讶!这是真的吗?我更有甚者我以为是也不是耳朵会出现了听力幻觉。小童扁了扁嘴,要哭又敢哭的问:“飞云好可爱的,凤凰大人为什么要吃飞云呀?”“别胡说八道,飞云如果可爱的,我怎么可能会吃它。”赶快丹田仔细观察,却什么也也没意外发现,登时心小童扁了扁嘴,要哭又不敢哭的问:“飞云好可爱,凤凰大人为什么要吃飞云呀?”。...

    小童说飞云被自己吃掉了?

震惊!

这是真的吗?我甚至以为是不是耳朵出现了听力幻觉。

小童扁了扁嘴,要哭又不敢哭的问:“飞云好可爱,凤凰大人为什么要吃飞云呀?”

“别胡说,飞云那么可爱,我怎么可能吃它。”

赶紧内视观察,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顿时心凉了半截,难道自己真把飞云给吃掉了?⊙`´⊙

小童泪眼汪汪:“凤凰大人,你也不要太伤心难过了,你又不是故意的,小童真的不会怪怨你,快别自责了,凤凰大人伤心,小童更难受。”

小童停了停又安慰:“上尊也不会怪你的,既然已经把飞云送给了你,那么它就是你的了,上尊不会说什么的。虽然飞云很可爱,却还不会说话,没了就没了吧,那么幼小忽然夭折了也属正常现象,我们都别难过了。”

小童自己的内心不知道已伤心成什么样子了,却还好言宽慰自己,好感动。

如何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想起传承之力,宁愿相信飞云还在自己丹田,就像当初紫团子,因沉睡而不能契约召唤。

但是这次没有主仆契约显示?

难道是因为小东西比当初的紫团子小太多,被抽取灵力后直接沉睡,主仆契约还在待机中?

丹田又太庞大,就算小团子在丹田,也如沙粒入大海,不动用契约之力就不可能寻到。

思索的脑仁疼,有一点却很清楚,是它自己飞去的,既然是自愿,那就说明一定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好处它才去。

总之飞云绝不会就这么死了。

也只能如此安慰。

诶,睡觉吧,或许等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发生。

睡着后进入了一个梦境,是在寂寞红红的洞府,住惯了简朴,眼前奢华没有安全感,尤其是半夜三更听到哭声。

既然来了,那就去看看吧。

寻着凄厉惨叫声找过去,遍地都是一缕缕染血的头发。

头皮发麻,心底发怵。

寂寞红红绝不会把自己拉进这样莫名的恶梦,一定是九妩,不小心被算计了去,狡猾的狐狸。

送梦又是为哪般?

她又想干什么。

“谁给你的胆子!”

寂寞红红的声音。

急行几步走近,又激凌打了个冷战,震惊满是血淋淋景象,真被吓着了,也不是没有见过死人,而是没见过这种。

抬手按住惊颤的心窝,安抚即将跳出胸腔的心脏,不怕,只不过是九妩恶作剧而已,没什么好怕,如果这场景连看一眼都不敢看,肯定被她嘲笑,绝不退缩。

平复了心情,又思索,她送来这个梦是什么意思?挑拨离间?

九妩哭诉:“寂寞上仙,求...求你放过九...九妩再也不敢了...”

寂寞红红邪魅一笑,“弄成这副狼狈样子,真可怜,看是活不成了。”

“九妩不想死,九妩再也不敢了……”

她艰难的爬过去乞求:“寂寞上仙,求你放了九妩吧,九妩知道错了…”

“可是你惹怒我了,我给过你活命的机会。”

他又抬手指了指,“你看那里,你一定会很喜欢。”

“不!”九妩尖叫。

我望过去,是一团黑漆火焰。

“不要!九妩不去,我是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能如此对九妩,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九妩...”

“真吵”

接着,她被丢进黑焰之中。

我奔过去阻止,可这只是九妩的梦境而已,只能看着听着瘆人的凄厉惨叫,留在梦境也做不了什么,只好退出九妩的梦境。

我想既然知道了此事,无论被迫受伤害的人是谁,都得把她给救出来。

何况是寂寞红红前世今生的真命天女,牵扯上因果又岂能轻易相忘,别看他此时毫不在意,等后悔时候就晚了。

为尽早还完人情,那就帮他一把,不必言谢。

但是,如何才能救九妩呢?

九妩已经警告过男女授受不亲了,这时候还到别人家去跟看笑话似的,这样不太好吧。

奈人小力微,虽然是大人,面子也大不过上尊,看来这事还得请位高权重的大尊才能办妥。

可是他会帮自己吗?

忐忑不安着去敲他的房门。

“上尊,你睡了吗?”

等了许久没有回应。

如果九妩的生命活不到明天,可就糟了,不管怎么说也是个活生生的命,多耽搁分秒都有可能是一个生命的逝世。

急切转了几圈,决定破门而入,成不成都得见到大尊。

想硬闯发现设置了结界,无语,在自家洞府内还层层阵法禁制,人家又不会偷看。

决定使用灵力破解结界时,门开了,还没来的及欣喜高兴,陡然对上犀利寒眸。

胆怯缩了缩。

他生气了,好可怕。

“让你另起洞府,吵吵什么?”

“……”

人家哪有吵吵,就是在这门口多转了几圈而已。

他面无表情,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还不知道你会拖延到什么时侯,我搬出去住。”

他要搬走!

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眼看着门又将关上,我连忙解释:“上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寂寞红红把九妩关在一个很恐怖的地方...”

他本就冷厉的脸上更是不愉,脸色沉沉:“一个梦又能说明什么,就为这事把我喊出来?”

“那是九妩送来的梦,绝对是真实,寂寞红红...”

他面容平静要关上房门。

自己抠住门框不松手。

眼巴的望着他。

他又无奈问:“你有什么能力管别人的闲事?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有什么能力独自活下去?不要天真。”

忽然发现自己还没他肩膀高,比他矮了好多呀,原来凤凰的成年与长大根本是两回事。

那还得多久才能长大呀?

他又开口问:“都记住了吗?”

??

啥?

疑惑也有点头的份,如果说思想不知飞哪去了,没听到他说了什么,他会不会一句话也不想多说了?

还有,什么叫他不在了?

他怎么会不在,就算搬去别的地方,也必须跟着。

“上尊,”

“自己决定的事自己解决。”

“可是我打不过红红。”

别看那家伙笑眯眯很好脾气样子,最会坑人,没有强者压阵,估计又得欠他人情,本大人是为他忙前忙后还得欠他人情,这叫什么事。

“上尊……”

大尊:“不要废话,各人都有各人的历程,不是你能管得。”

“这不是别人的事,我欠红红人情呢,他唯一红颜知己生命危在旦夕,我不能见死不救。”

他已经很不耐烦,又想把门关了,“想怎样就自己去做。”

“但是我打不过他…”

他关不上门,开始掰紧抠住门框的手指,“你修炼那么久才成年,还不清楚是烦琐事太多了吗,出去。”

手指一个一个被掰开,然后碰的一声,屋门重重关上...

诶,他又生气了,他不高兴就会冷气嗖嗖往外冒,遍地流寒。

他咋能这样,不作为还让自己不要这样不要那样,说的好像没有他,人家就活不下去了一样,还说他如果不在了会如何如何,他怎么会不在了?

他想去哪?会不会?

心中陡然一跳,很有不好的预感,他很少说话,一旦开口,就绝对不是虚言,肯定每个字都有必须说出来的理由。

想到这些,心情又不好了。

回到房里,全身上下查看了一遍,从头发丝里找出九妩的梦。

她那时候不会知道小命不保,这个梦只能是为恶作剧而留,真是喜欢惨了红红,为他可以不择手段。

但是,她知不知道,她再如此任性,她们只会越走越远。

真是可怜又可恨,也不清楚她还能坚持多久?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进入这个梦境去看看她。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到周边&一样,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瞬间被&里,中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 &他头发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子修炼&是什么

    于是,也学着他的样子修炼,虽然以后会自动进阶,还是想知道修炼是什么感觉。

  • 争分夺&还记得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浮现一&溢,冷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