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超过的望到一抹红衣身影。寂寞孤独红红正聚精会神抚琴,我突然停住脚步,心中说不出的伤心百味杂陈。曾在九殷的梦里遇见了,他都要明白,不很清楚这一次他是否可以也意外发现自己的到来?我猜想,所以是看看不见的,无论这里是记忆,但是从因为未来时空回了过去的,多高法力都推算出不了寂寞红红正在聚精会神抚琴,我停住脚步,心中说不出的难过百味杂陈。。...

远远的望见一抹红衣身影。

寂寞红红正在聚精会神抚琴,我停住脚步,心中说不出的难过百味杂陈。

曾经在九殷的梦里遇见,他都会知道,不清楚这次他是否也发现自己的到来?

我猜测,应该是看不见的,不管这里是记忆,还是从未来时空回到了过去,多高法力都推算不了不同时空的游魂,除非正在眼前面对面卜算。

大尊者不同可能与本源有关,毕竟曾经还是一缕苗火的时侯,住在他的冰魄幻界之中。

寂寞红红应该不会想到,未来的自己就站在一旁听他弹琴奏曲。

记得曾经时侯,也是站在此处合欢树下,看他抚琴,听的如痴如醉。那树上开满了火蝶一样的合欢花,特欢喜那火红花朵的美丽,也栽种了一棵,却没能种活。

他说是大尊者弄死了那棵树,我是不信,谁闲的与一棵树过不去。

琴曲虽然好听,只是太哀婉了些,听了一会竟有了想落泪的动容。

静碾玉楼寒树,

小院空凉顾。

目尽埋云到处。

黯淡了、苍山雾。

叶上风声向晚诉。

花飞落、一杯冷渡。

指挑琴弦音曲悟。

漫相思朝暮。

……

琴音哀婉。

小凤凰痴迷着听完了琴曲,奋力的鼓起了掌声。

寂寞红红待悠扬琴声尽了,才缓缓的抬眼笑容莞尔。

我却看出,那笑容有些许不同,少了一丝邪魅的顽劣,多了些郁郁的凛然,是因为受到了琴音的影响,还是因情绪才奏出了哀哀琴曲?

“小凤凰,过来弹奏一曲。”

他站起身言笑宴宴,却隐着沉沉的忧郁,他的情绪仍未从琴声中走出来。

小凤凰摇了摇头:“还是你来弹吧,你的琴音如此唯美,不如再奏一曲?”

“好,”他重又坐下,再次弹奏起来,他弹琴时的认真,似脱了胎换了骨,各外的宁静逸然。

这次的琴声很是欢快,悠悠扬扬,清脆悦耳,如山泉流水哗哗地流淌。

正听的入神,忽然洞府外传来人声,是凤禀和龙旋已经到了。

“怎么停止了呀?”小凤凰疑惑着问:“这么快就弹完了吗?”

“再弹一首吧。”

寂寞红红笑吟吟站起来:“以后有的是时间,洞府外面来了一些人,先陪我过去看看。”

“哎呀,差点忘了!”小凤凰气愤道:“一定是来抓飞凰和飞云的那些人,真是可恶的很,这么快就来了,打搅了我大好的心情,一定要他们好看。”

“飞凰飞云?你的两个宝宝?”他躲闪开了小凤凰的佯怒袭击,才又问:“为什么抓她们?”

小凤凰微蹙了蹙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究竟是谁有那么大胆子,说要抓她们。”

小凤凰这时才想起先找个地方坐下来,“飞凰你们两个出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飞凰与飞云刚一出现来,寂寞红红便问:“是谁要抓你们?”

“不要怕,有我寂寞红红罩着你们呢,敢在我的地界行凶撒野,定让他有来无回,你们别怕,慢慢说。”

又能见到飞凰飞云两个粉雕玉琢可爱小家伙,喜欢喜自不必说,却也只能呆立一旁干看着搭不上话。

飞云先是看了一眼小凤凰,才开口:“飞云很不开心,竟然有一个龙族的家伙说要把飞云带走!”

“尽有这事?欺人太甚,我们家飞云岂能是谁想带就能被带走?”小凤凰愤愤的满满怒火。

“岂有此理,把你们都带走了,我怎么办,”小凤凰愤愤的说完,又问:“那个家伙是什么来历敢如此嚣张?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让他为恶劣行为付出点代价才行。”

寂寞红红摸了摸鼻子:“淡定,一定要淡定。”

“都已经被欺负到家门口了,如何淡定的下来。”

寂寞红红:“谁让你太弱了,修炼了那么久功力不见寸进,就知道玩,养了两个小帮手却还都是未成年。”

“不许说我家主人坏话!”飞凰和飞云异口同声的盯着寂寞红红,那架势好像他再多说一句,她们就会扑过去进行一场护主的互怼。

“行行行,不说就是,真是的,小孩子全都被宠坏了,”他说完又嘀咕了一句:“也不看看是谁在帮你们。”

小凤凰开心的大笑:“寂寞红红你以后可要小心点了,我可是有帮手的了。”

小凤凰高兴的合不拢嘴,非常神气的扬了扬下巴,转而又问:“飞凰,你呢?是谁要抓你?”

飞凰有些怯弱,软软糯糯的小声道:“是凤族...”

小凤凰大吃一惊:“凤族!这事我知道,这,这回飞凰可能真的会被带走了。”

飞凰撇嘴要哭起来:“飞凰不要离开,飞凰只想永远都和主人在一起,飞凰不走。”

“嗯嗯,飞凰不怕,不怕,”小凤凰连忙安慰:“只要你愿意留下来,就算是凤族想带走你也不行,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从我手中将你强行带走。”

“可是...”

飞云接话茬:“不怕,大不了灭了他,来多少灭多少,看他们还敢如何嚣张!”

“噗!”小凤凰刚喝下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一杯仙茗全给浪费了,放回桌上擦了擦手,心中真不知是欣慰还是应该担心,熊孩子果真是很难养,动不动的就要灭了谁。

“哈哈哈...”

寂寞红红却是愉悦的大笑:“有志气,像我。”

“又不是你养大的她们,怎么能就像你了,”小凤凰也不与之计较,话锋一转又变为严厉:“事情能商量就有商量的解决余地,不可以总是极端行事,不要轻易因外界事物,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你们都记住了吗?”

“嗯飞凰记住了。”

“可是,商量无果呢?”飞云问。

“商量无果他们又能怎样?这里是我凤凰的地盘,我说如何就是如何。”

寂寞红红一旁看的非常有趣,小凤凰教徒弟摆起家规来一条一条的,绕来绕去还是得凭实力说话呀。

“好了,出去看看。”

寂寞红红率先出去,小凤凰随后,飞凰和飞云也跟上。

洞府外分别两个阵营,黑压压的人头围了一大片,阵势浩大。

寂寞红红莞尔:“来这许多人,他们这是准备战争的吗?”

寂寞红红是对小凤凰说的,不大的声音却也悠悠的传了出去。

一个看似很嚣张的红毛小子说道:“谁要和你战斗,我今天可不是来打架的,要么你定个时间,待有空才好好切磋切磋?”

寂寞红红:“你又是谁?切磋可以,不过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他说着扬手打出一道灵力,将红毛小子头顶的头发给削成了刺猬头。

寂寞红红:“这种发型看着才舒服,说吧,你们都围在这里干啥呢?”

“咦,我记得你,”小凤凰指着刺猬头红毛,问:“你是不是叫龙旋?你是用了什么颜料染了红头发?”

“……原来都是认识的熟人,”龙旋息灭被削断头发的怒气,讪讪的咧了咧嘴:“凤凰大人,你也在呀,嘿,当时幸亏了你的神火领域,龙旋连连进阶了好几个层次,谢了!”

书评(219)

我要评论
  • 以相依&个词,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醒的传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好奇他&尘不染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 然而然&在精神

    精神力屏障自然而然消退那层薄纸一样阻碍,神识漫延出去,能看到百米多远距离,笼罩四周化抺不开的浓稠紫气,在精神力扫视下,清晰到如透过玻璃注视着窗外。

  • 境还欣&好。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