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说把飞云吞掉了。他也没责备小童,反倒转而吓的小脸惨白惨白的小凤凰,“又是你,你总是会让小童为你担祸,记得我是怎么交代你的?”“你偏心眼,”小凤凰十分受了委屈的咕哝:“么凤凰还比不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小团子?”大尊:“么你我以为我说的都是废话?他没有责怪小童,反而转向吓的小脸惨白惨白的小凤凰,“又是你,你总是让小童为你担祸,记得是怎么交待你的?”。...

小童说把飞云吃掉了。

他没有责怪小童,反而转向吓的小脸惨白惨白的小凤凰,“又是你,你总是让小童为你担祸,记得是怎么交待你的?”

“你偏心,”小凤凰非常委屈的咕哝:“难道凤凰还比不上一个不知是什么生物的小团子?”

大尊:“难道你以为我说的都是废话?”

“可是,如果我说,是它自己飞到…”小凤凰想说飞到嘴里,想想可能会更严重,又把话咽回去,“凤凰真的没有害飞云。”

“主人,飞云一直都在呀。”

“不许你们欺侮主人!”

忽然响起两个稚嫩的声音。

我在一旁听到这声音欣喜的一阵激动,是飞凰和飞云!原来它们是在这个时侯苏醒的吗?

如果以后有机会再相见,一定要对它们更好更好一点。

可是,还能有再见的可能吗?

当时用尽了所有力量把她们丢了出去,那时自己的灵力可不容小觑,谁知道把她们抛去了什么地方?

收回了思绪,只听小凤凰欢悦说:“飞云,小紫,原来你们还没有死吖,估计是丹田压榨不出什么来,所以就让你们苏醒了?”

“主人,要好听名字,不要叫小紫,也要有与飞云一样好听的名字。”

小凤凰很是高兴,“那就叫紫团子,你们为什一直不出来吖,喊也无回应,什么感应都没有,好担心。”

飞云:“以前可能是还太幼小,总想睡觉觉,怎么睡都睡不够,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呀。”

而另一只却在不停呜呜,闹着名字不好听,元气满满的两小只,充满活力。

小凤凰:“上尊你听,飞云还在,真是它自己躲进丹田去的,它们为什么都在凤凰丹田?凤凰不想让她们住在丹田里。”

飞云着急的喊:“主人,飞云很困不想出去呀,飞云要睡觉觉,多睡觉才能长大,等飞云长大就能保护主人了。”

小凤凰:“飞云说困了又要睡。”

寂寞红红:“与灵宠精神力沟通时别人听不到,召唤出来看看。”

小凤凰:“飞云才不是灵宠,它们都太幼小只想睡觉,还不想出来。”

寂寞红红:“不会吧?一定是被你消耗了它们的灵力,只有耗尽灵力的契约灵宠才会总是沉睡。”

小凤凰:“……”

红红:“召唤出看看。”

“不给看。”

小凤凰又委屈巴巴:“上尊,飞云真的是它自己飞进丹田的,小紫也是它自己来的,凤凰还是小火苗的时侯,把上尊给弄丢了的那个时侯,遇见的紫团子,陌生之物飞到丹田,当时可真吓坏了。”

“切,”寂寞红红插话:“他这么大人了怎可能走丢,是嫌你累赘吧?”

小凤凰继续道:“当时凤凰急着去寻找大尊,在路上的时侯丹田里飞近一个紫团子,没料它一直都在,飞云也还在,那么久没动静,还以为出了什么状况,上尊,它们为么要主仆契约飞进丹田去吖?”

“既然认你为主,是你的福缘。”

“好了,都出去,”大尊顿了一下又道:“我将要闭关,别来打扰。”

他说完抬手轻轻一挥,寂寞红红与小凤凰两人已被传送回了各自的居处。

场景也是一闪,立刻被更换成另一处场景,真是糟糕,看不见他了怎么办?

不能就这么断片了!

但是,不管这是记忆还是穿越,自己都必须跟在小凤凰身边,才不会出现被拉离之感,无奈,只能被迫跟在小凤凰身边,只有小凤凰经历过的事,自己才能看得见。

也不知道没有自己在时,都发生过什么。

算了,看不见他就看不见吧,正好也很想见见飞凰和飞云,跟着小凤凰也能找回更多被遗忘的记忆。

记忆又重新回放了一遍,也顿悟了一些难以理解的困惑,现在看来,其实大尊也并不是冷漠,只是比较严厉罢了。

这么理解并非盲目崇拜,一个人会被人尊重不是没道理,比如,大尊教训小凤凰,同样是训斥教导,如果当时场景换成寂寞红红,他肯定会说:我早就告诉你,不要欺负飞云,飞云若少一丝残缺就剁了你的爪子。

而大尊却不会这么说,这就是两者的不同,一个让人敬畏,一个只想怒怼,好好的手不说成手,偏提什么爪子,潜意识里就没用同等身份对待么。

其实,寂寞红红每做一件事都很用心了,可是他的太度却总是让人摸不着边际,对的也终是会成为错的,被他感动的时间总不会持续太久,最后,连那点不算亲情的亲情也被他制造的苦难磨灭了。

或许大尊比寂寞红红更无情,他总是用自己的方法做自以为对的事。如果不是那滴眼泪还烙印在心头,自己不会知道,这个世上也曾有人在意过。

而如今凤凰连形体都没有了。

他知道吗?

......

“哎呀,还忘了一件大事!”

正急行的小凤凰忽然停住,非常郁闷的原地转着圈圈。

“他怎么又闭关了呢?等下次再见面,已经不知道会是什么时侯了,又将会相隔百年还是千载?”

小凤凰自言自语嘀嘀咕咕:“凤凰的礼物都还没有送出去呢,不行,赶紧再去一趟吧。”

嗯,去吧,我点头,只要小凤凰去找大尊,他就可以再次出现到自己的记忆里了。

这时,一个稚嫩声音嚷嚷:“主人忘了给小紫改名字,要好听的名字呀!”

小凤凰急着去找大尊,怕他已经闭关,去晚了就再也见不着面了。

急急慌慌,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随口应付的问:“小紫不好听么,这么好的名字还改,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名字?”

“想有个与飞云一样好的名字。”

“一样的名字吖,”小凤凰飞快的前行,又随口说道:“那就叫飞凰好不好,你是凰族,这名字很合适。”

“嗯,好听!飞凰的名字与飞云的一样好听。”

小凤凰急匆匆又回到大尊的住处,在自己看到他身影的那一刻,又是一阵悲喜交集的感动,还小凤凰礼物没送出去,因此又可以再一次见到他。

(注:大能者的住所不是谁都能瞬移,所以得走路步行)

书评(94)

我要评论
  • &,即使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的身影&样厉害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停重复&头发丝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 已经不&。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然而然&远距离

    精神力屏障自然而然消退那层薄纸一样阻碍,神识漫延出去,能看到百米多远距离,笼罩四周化抺不开的浓稠紫气,在精神力扫视下,清晰到如透过玻璃注视着窗外。

  • 费力飘&失望,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