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留下的的回忆真的不多。每再回忆起过往,总有寂寞孤独红红的身影会出现,想侵权都侵权不了。“小凤凰,你这是到哪去呀?”“哪都有你红红,不需要修练吗?”“毕竟得修练才能进阶。”“但是总看你很闲呀?”“你说的那是苦修。”“大尊才也不是苦修。”“你咋什么话题都离每回想起过往,总有寂寞红红的身影出现,想删除都删除不了。。...

他留下的回忆实在不多。

每回想起过往,总有寂寞红红的身影出现,想删除都删除不了。

“小凤凰,你这是到哪去呀?”

“哪都有你红红,不用修炼吗?”

“当然得修炼才能进阶。”

“可是总看你很闲呀?”

“你说的那是苦修。”

“大尊才不是苦修。”

“你咋什么话题都离不开大尊,本仙君比他帅,而且他也命不久矣,他那也不是苦修,而是…”

“你敢诅咒大尊,打你!”

……

诶,那时有多年幼无知,还以为可以为他逆天改命,就算现在已经不是混沌界,也还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如何才能解锁僵界灵气密码修炼?

说起修炼,其实凤凰的修炼真非常简单,无论是在天上漫无目的飞行,还是奔走躺卧,都能自动吸收灵气,自动的转化为自身的灵力。

而这些都不算什么,凤凰还有厉害之处,那就是对一切能吃的美味都极有亲和力,只要是好吃的,全都能转化为最精纯的能量,不存在任何残渣。

另外还有一个更厉害天赋从没使用过,怕又会如当初那样,第一次开启修炼天赋就差点害死大尊,如果因为修炼伤到人就不好了。

而现在,好不容来到无人的僵界,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翻,但是又因灵气密码而什么都做不了,整个僵界就像是专门针对凤凰而设定的一样。

分明天之骄女,偏偏得苟着才能活下去。

……

一天天一年年,无尽岁月里期盼,期盼终会在惊喜中把梦实现,等待他第一眼的看见,梦想就是如此简单。

可是如今再也找不见了他,仅有的支言片语,也都被更多事物给模糊了容颜,即使记忆里的风景中没有他,但是也知道他在风景的另一边,一切都能化成他的音容牵绊。

……

“小凤凰,慢一点飞等等我…”

臭红红!

此獠总在回忆中出现,又搅乱了一场最美好的思念。

我看见,正收集混沌紫气的小凤凰,也看见一袭红衣飘到眼前。

他啧啧惊叹:“别人都是修心淬体的苦炼,而你却只须收割现成的,不服都不行。”

小凤凰:“你正如此清闲,何时苦修过?”

某人邪魅一笑:“自然是要修炼的,不过本仙君……,哎!小凤凰等等我!”

“你先停下来,那混沌珠有什么好玩的,先停下来借根羽给我。”

眼看着小凤凰越飞越远。

他又大喊:“用混沌珠换总可以吧,只要你愿意,多少混沌珠都有!你真走了?那混沌珠还要不要?我这里有很多,专为你收集的。”

“太让人伤心了,真就这么走了,把你养这么大能容易吗,哎,再商量商量,混沌珠白送给你总行了吧,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呀。”

郁闷,一没吃他的,二没住他的,又说是他养大了凤凰。

那声音太过于凄厉悲切,小凤凰实在于心不忍,已经飞出了很远的凤凰又退了回去。

仔细的瞧了瞧寂寞红红的脸色,好像并没有什么很伤心的情绪,又想转身离开,这次终于被他有机会拦住。

小凤凰:“你是不是还有绝招没使出来?”

寂寞红红:“没了,我能有啥绝招,与你那修炼招数简直没法比。”

“没了,那我可就走了。”

“一根!”

他连忙又伸出了一个手指:“一根,就要一根小小羽而已,你看,我这好不容易开口讨要几回了,你就不能通融通融,不能这点面子都不给。”

“你应该换词了,应该说,呔,此路不通来打劫,留下法宝买生路,放下钱财天运通”

“哈哈哈...”

他放声大笑。

“行,谢了,小凤凰很好的提议呢,举双手赞成,以后就靠这几句话混了。”

“...”无语,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真丢人,出去别说认识凤凰。

趁他不注意时,又留下一个幻影,悄悄溜走。

飞奔了一阵,回头看早把他甩没影了,心中正想高兴,突然“砰”的一声,撞到了一堵墙上。

“唔…”捂住撞疼的鼻子连连后退了几步,怒视眼前的罪魁祸首。

“哎呀,真不好了,我们家的小凤凰又受伤了,这还得了,快让本仙君看看。”

后退了几步拉开距,捂着被撞的疼的鼻子。

“寂寞红红,你要记得,你不是小孩子,不要再那么幼稚了,要说多少遍你才信,我的底线就是凤凰羽。”

“不信。”

“为何?”

“反正你就是摚塞托辞,大尊为什么就会有很多的凤凰羽,你偏心,太偏心了啊小凤凰,心偏的都快不是你自己的了...”

“寂寞红红,又要闹哪样?”

“把羽借给本仙君不就得了?”

“……”他借羽能干什么?

与这人咋就理不通呢?

“快给,你不能那么偏心,他都有凤凰羽裳,而本仙君并没有要求让你受苦为我做羽裳,我只想要一根剩下的,多余的一根凤凰羽...”

“他是凤凰唯一亲人,为他做羽裳你有什么可攀比?”

寂寞红红:“所以,本仙君才只要小小的一根无用的羽,若非是知道你有用剩下的凤凰羽,仅是这一根本仙君都不会开口讨要的。”

小凤凰有些心软了,但也绝不动摇原则。

“停,你无须多说,再唠叨也没用,你已经很强大了,什么样的法器也都不缺少,你不能只是因为想有一根羽,而打破我的底线原则。”

“用混沌珠换也不行吗?”

“我自个会收集。”

“等等,等等,你这只小凤凰总是匆匆忙忙的,不就是向你借一根小小的、无用的、不需要的一根羽。他已经有羽裳了,而你却连一根剩下的小羽都不肯给我一根吗?”

……

掐断过往的回忆,深呼吸出一口浊气。

真不明白寂寞红红到底想做什么,自己不怕被丟到僵尸异界,就算那里没有了希望,也能从逆境找寻生机,可是他不应伤害大尊,他有什么理由伤害上尊。

他还把大尊囚禁在能量参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不可原谅。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已经近&。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温馨亲&复委屈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四下望&已经不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何走到&冰封绝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些力量&到不用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于是,&,虽然

    于是,也学着他的样子修炼,虽然以后会自动进阶,还是想知道修炼是什么感觉。

  • 象,多&薪。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去溜达&胧,实

    去溜达了一圈,处处混沌朦胧,实终在如壳的方圆,索然无味,继续沉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