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小童引导去新的洞府瞧了瞧,室内重新布置齐备,也也没什么需伸出手帮着的。(•́︿•̀)住处虽简陋却很宽敞,每样物件都经细致地巧工精心雕琢,庄严神圣静怡,风韵清幽,每像摆设都蕴涵灵气精华,对修佛极有好处。望着都舒心惬意。好的意境氛围能卸掉一切重负,静怡中片住处虽简易却宽敞,每样物件都经过细致巧工雕琢,庄严静怡,风韵幽雅,每一样摆设都蕴含灵气精华,对修行极有好处。。...

随着小童指引去新的洞府瞧了瞧,室内布置齐全,也没有什么需要伸手帮忙的。(•́︿•̀)

住处虽简易却宽敞,每样物件都经过细致巧工雕琢,庄严静怡,风韵幽雅,每一样摆设都蕴含灵气精华,对修行极有好处。

看着都舒心。

好的意境氛围能卸下一切重负,静怡中片刻的沉思,竟有所顿悟,那薄薄一层阻碍片片碎裂,心境又更进一步升华。

少了压抑之感,心境通透。

幸运先天特殊资质,一般人想要心境进阶可不是这么容易。

又四下看了看。

玉石地面上铺的是灵竹凉席,席边茶几上的茶具正升腾着袅袅热气,他人不在,茶水已经摆在那很久了吧。

人人都道他冷漠,谁又知道他喝个茶也要用阵法加热,就是为了时时都能品味到热的茶温吗?

也倒了一杯,温温清茶入喉,灵力节节攀升,不愧为仙茶,虽有微微苦涩,也因茶温而醇香浓浓。

看着热腾腾茶盏,仿佛望见他正坐在那优雅饮茶,一室温馨。他也是渴望温暖么,所以才极喜欢这热热的温茶?

想了解一个人都在于细节,可是,近在咫尺,却又万里岭山。

难以理解,也只有顺其自然;千愁生悲,百思成疾,唯有静才能孤而无忧;堵了心,失了魂,追赶不上他的无上法力,又如何般配与之携手并肩。

绕过屏风,内屋里玉髓宝榻,灵气充盈,弥漫的仙气如朦胧纱帐,飘飘扬扬。

又去书房里转了转,文房四宝的桌面上几幅字画,摆的满满当当,一室书香,一切也都与原来住处没有什么不同。

转了一圈,才在后园亭旁看见了他的身影,我停下脚步,随着他的目光遥遥望向天空,他看的那么入了神的天空,除了云层什么也没有。

停了一会,还是默默走过去。

“上尊…”

“你还知道回来。”

??

多数时候他都不会开口,今天这是怎么了?

“凤凰救出九妩立刻就回来了。”

“你走了十天。”

“十天!怎么会那么久!”

糟了,大尊会不会误会?

他略默片刻才道:“因此卜了一卦。”

他虽然不快,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我松了口气。

连忙问:“结果如何?”

他皱眉:“你的未来没有我。”

怎么会没有他?

也不敢说他道行不过关卦不准。

反正他去哪自己就去哪,想了想我又问:“上尊以前卜过吗?”

他言简意赅:“第一次遇见你的那个时侯。”

“那卦怎么说?”

“相同,只是那时不确定。”

也就是说现在已经确定了,如果他以前是因为那不太确定的卦而对自己不好,那么现呢?

好忐忑,“未来太遥远卦不准,上尊不要相信,我只信强大就能掌控一切。”

他打断:“你去吧,我决定闭关。”

“……”好不容易他愿意多说几句,不想走怎么办?

而且话还没说完,回去也是忧心,他转身回屋,自己又跟了过去。

坐下后见茶盏空了,给他添完茶水,自己也倒了一杯慢慢品尝。

他取出两包茶叶放在桌上,“这么喜欢喝茶,你拿回去慢慢喝,喝完再到我这里来拿。”

“嗯嗯,多谢上尊!”

好感动,“咦,还有字,另一包是给红红?给他干嘛,他又不缺茶。”

“都你这么想,还有什么人情可言,”他冷脸训斥:“一会就给送去,不许打开,茶叶都是调配好的,那包茶不适合你,又不缺你茶喝,送点茶都舍不得。”

“舍得,当然舍得,我这就送礼去。”

茶也不喝了起身便走,想留着肚子回去尝尝那不一样的仙茶是什么味,反正东西是自己的,尝一尝怎么地。

他的声音又叮嘱不许把送礼的茶包打开,说打开会失去茶的功效,切,哄小孩,人家又不是第一天喝茶。

回到住处迫不及待想打开茶叶包,没料封闭的很严实,使尽一切办法干瞪眼。

用火烤?不行,万一烤熟了变味儿,那样真会失去茶的功效了。

哎,记得小童养了只仓鼠挺厉害,让它试试!

捉来小仓鼠,很快茶叶包破了个小洞,为了感谢小仓鼠,奖励它几根茶叶。

把茶叶重新包装好,又自己泡了一杯,瞥见小仓鼠挺尸一样仰在桌上,看来仙茶功效的确厉害,真不是谁都能吃的,小东西这是吃多了吧,瞧那可爱小爪爪抖得真可怜。

把茶推到一旁顾不上喝,但无论如何可怜小仓鼠,也束手无策,眼看着小东西四肢又蹬了蹬彻底不动了?

纳闷,就吃个茶而已,它不会真就这么死掉了吧?

肯定不能让它死,捧着小仓鼠慌慌张张去找大尊。

他听罢原因狠瞪了一眼,“告诉你不能喝,把我的话当刮风。”

我胆怯还是把小东西往前递了递,“小仓鼠好可怜,还有救吗?”

“早断气了,你说有没有救。”

“呜呜呜,那埋了吧,别告诉小童,怕他难过,就说小仓鼠找到它爹娘回家去了,呜呜呜...”

情绪低落,所有难过都涌上心头,他又要闭关了,那自己也闭关,虽然自己不用修炼,可以闭关给他做衣服,很早就想亲手为他做衣服了。

心事重重。

难过的乱了心扰了云,一路上风刮得紧,所过之处,吹的闲云到处漫卷奔腾。

一条小蛇迎着猛烈狂风艰难划行,歪歪扭扭游过来,“这云端异象是凤凰大人进阶了吗?崇拜凤凰大人!”

崇拜?

鼻子眼泪正挂在脸上,搞笑还差不多,能不能别在人家哭的时候窜过来,丢不起面子。

小蛇好似非常高兴:“凤凰大人最厉害了!”

“……”真的么。

好不容易也有人崇拜了,能拒绝吗?

遁走。

路上又遇见红红。

“你哭啥,谁欺负你了?”

“小仓鼠死了,呜呜...”

“死就埋了吧,你去哪?”

“当然是去埋远一点,是我害死了小仓鼠,不埋远点怕它半夜出来吓人咋办,呜呜...”

“哈哈哈...”

“人...人家伤心,你还笑?”

“鼻子先擦擦,都吃到嘴里了,吃出啥味儿没?”

“……”不理他。

甩了把鼻涕继续走。

他又跟上来问:“小仓鼠是怎么死的?”

“是...”话到嘴边又咽回肚里,怕他瞎猜,大尊能有什么坏心思。

埋了小仓鼠,回到住处,桌上有大尊留的字,说那茶一般人不能喝收回了,原来大尊也知道红红不是一般人。

大尊还记得给自己留字,感觉好温馨,顿时什么烦恼都抛之脑后,只可惜那字是用灵力所写,看完就消散了,不能收藏保存。

设置好安全结界,准备闭关做衣服,很想用羽为他做衣裳,却又不知如何取用绒羽,还得慢慢研究。

两族的传承全部看了一遍又一遍,深怕漏下任何细节,最终也没找到适合方法,或许是传承不完整?

每一根羽都蕴含了强大能量,没有哪根多余必须丢弃,想使用凤凰羽,就得忍受得住疼痛。

伸手拨掉一根发丝,转而幻化成羽,盯视着艳丽火羽心酸,拔下来又怎样呢,本想用凤凰羽为他缝制一件衣裳,等待期盼了无尽漫长,终于可亲手为他做衣服。

可是他根本不需要。

他怎么可能会穿这有如火云的红裳彩罗,而且还是艳丽炫彩的颜色?

茫然,伤心到极致,从疼痛中反应过来,几乎给自己虐残了,身边满满的堆起了羽的海洋,火羽飘飘扬扬,朦胧如纱,自由如云。

尽管明知道他不需要,还是认认真真的开始为他做衣服。

只为他而缝制。

不知道如此故执有何意义。

本可以去收集甘纯仙水,也可以聚来鸿蒙紫气,还有虚空浮云,炼化成绝品无缝天衣。

可是,自己只想为他做的第一件衣服,是凤凰的凤凰羽。

千针万线做好了衣裳,耀眼奢华的羽裳却非他所需。

炫目的红云瑞光,闪痛了眼眸,也伤断了寸寸柔肠。

辛苦做出来的衣服仅能珍藏,如何甘心,如何剔除火云改变这件衣服的颜色?

就算可以做到,已经被改变的颜色,还能算是凤凰羽吗?

可是真的很想看着他穿上这件衣服,为了他,改动一下衣裳的颜色有又何不可?

凤凰火云天生,流若霞彩,谁人可消除这羽光色彩?

或许红红可以办到。

挥手招出通迅镜,寂寞红红出现在镜像之中。

“小凤凰!”他先是惊喜,接着妖孽一笑:“好久不见。”

很久吗?

或许吧,闭关也没注意时辰。

“真是荣幸,没有想到你会想起我,这是又遇到什么难题了吗?”他忽而又笑容凝固:“你哭过?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如何接话。

寂寞红红:“小童说你在闭关,几天没见也没道理会想我想到憔悴呀?”

“啊!凤凰羽!”他一惊一乍的,说完又是一声惊呼:“是给我做的吧!一定是给我做的,只有我才能穿这件红衣羽裳。”

“……”声震屋瓦。

“用这么多羽制成羽裳,该有多疼痛啊,那天惨烈场景犹记,真是吓到我了,”说着他又愤然,“凤族是个什么鬼,你见过吗,为他们自虐到那种地步,替你不值。”

这时才反应过来,什么叫为他做衣裳?

这下真是误会大了,我慌忙解释:“这羽裳是给大尊做的。”

他讪讪摸了摸鼻子。

我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安静了,斟酌着如何开口请他帮忙。

“红红,这件羽裳焰霞云绕的,我很是不欢喜,可否使法淡去这羽裳耀眼的光芒?”

“真是受伤呢,”他捂住心口,佯作悲伤的说完又叹:“诶,还好,我还有可用之处。”

我讪讪不知道如何是好:“算是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他问:“你是想消除这件衣服上的颜色是吧,只是那样做还算是凤凰羽吗?”

他又不确定的问:“你真要那么做吗?消退了凤凰羽的本色,这样就没有了任何意义,缝衣材料有很多,你若是稀缺,想要多少我都有。”

我执拗初衷,“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到。”

“如此奢华的羽裳非要改个面目全非,你就一根筋倔吧,”他无奈却没有拒绝,“等着,马上就过来。”

请人帮忙,已经耽误了对方修炼时间,再又让人来回跑腿,可就是不通情理了,“不,还是我去吧,我过去。”

“还有力气说废话,证明伤的还不够重吗?等着!”

镜像消失。

我叹了了口气,捧起凤凰衣轻轻抚了又抚,很是舍不得也必须有所取舍,这件华丽羽裳很快会改变成为另一种颜色了。

书评(97)

我要评论
  • 也学着&自动进

    于是,也学着他的样子修炼,虽然以后会自动进阶,还是想知道修炼是什么感觉。

  • ,满心&。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忽然又&感觉真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 到不用&能进阶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将自己&出来,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怕什么,他能将自己从冰域绝境带出来,可见实力已强大到无法想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