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还原真实也看不出什么,但是,能闻见似有若无的很奇怪臭味。啊尸斑来人界搞事?遛达着回家去,经过红红的洞府,苍木翠林之间盘据很大一片地方,外观比大尊住处气派非凡多了。事事炫耀又猖狂的家伙。•́へ•́在幻境里他与大尊是双重人格的同一个人,不明白那是前生真是尸僵来人界搞事?。...

场景还原也看不出什么,不过,能闻到似有若无的奇怪臭味。

真是尸僵来人界搞事?

溜达着回去,经过红红的洞府,苍木翠林之间盘踞很大一片地方,外观比大尊住处气派多了。

事事显摆又嚣张的家伙。•́へ•́

在幻境里他与大尊是双重人格的同一个人,不知道那是前生世界,还是好奇他们容貌相似才被幻境将自己内心猜测无限放大?

费尽脑汁想不出所以然,但有一点很清楚,制造幻境的人虽强,却也没强到敢杀自己,直到幻境流过万年岁月,施幻术者无力后续,也或者不想多耗精力才收了幻境?

尸僵那种怪物岂会怕了杀人,由此看绝非尸僵所为。

会是红红吗?

他说过想要那根涅槃羽,而制造幻境者强大又谨慎,除了他,想不出还有谁敢在大尊眼皮子底下搞事。

不知他是否在洞府,很好奇此时他会在做什么呢?

去看看,只悄悄走进去,若是被他知道自己来看他,还不嘚瑟到上天去。

小心翼翼一路顺利潜行,那么大的洞府,居然连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一个人住那么大洞府干什么,真可以称之为宫殿了,难怪他会寂寞。

走了一阵,传来悠扬的仙乐,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陶醉入迷忘了隐藏,直直的走了过去。

远远看见一袭红影,原来是他在弹奏,真没看出来这家伙还挺博学多才。

正听的入迷,琴声突然终止。

疑惑,“怎么停了?”

他妖孽容颜微微一笑,问:“会弹吗?”

“不会。”

郁闷,这时才记起打算泡了汤,不过也没什么,不管怎么说都是人家帮了大忙,以后无论如何都要对某人好一点,不能因为曾经第一印象糟糕就持有偏见。

也算是他有能耐,天心果都舍得送了,却只混个差评,那是自己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呢,现在想想可以给他补加个高分。

他微笑招手,“过来,我教你。”

真的么!

某人一笑好似百花盛开,俊美到极致,这妖孽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在魅惑人心,是这样吧?

打住,说好不偏见呢。

“你的原形是什么?”曾经也问过这问题,一直未减好奇。

额头被弹了一下,护住额头又被揉乱了头发,怒:“都不好看了!”

“好看,”他指引坐下,难免头发又遭了虐,“小凤凰什么样都好看。”

“打岔逃避问题。”

他莞尔:“你很好奇?”

某人又得意:“是不是因为太帅了?”

“有妖气,魅骨天成。”

“可能是被长歪了,以后一定注意改正。”他毫不在意的胡侃。

我撇了撇嘴,他什么时侯改正过,不对,容颜天生,还想有下一次的改正?使尽编吧。

“修途大道无纤尘,哪有像你这样红衣如血,”抬眸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问:“你确定你这身仙衣,不是皮毛炼化而成?”

又或者那幻境是真实世界,他就是进化之心,也不对,进化之心已经回归本体,幻境中他的确是人族。

“回神了,想什么呢?”

“……”

他又莞尔一笑:“你对我这件衣裳很是情有独钟。”

“......”无语。

“不说算了,”我收回目光:“还是弹琴吧。”

好欢喜这琴声。

寂寞红红:“不是不说,是现在的你还领悟不到。”

“那怎样才能领悟?”

“走出混沌界。”

“最高巅峰!”

“是也不是。”

“为么是又不是,好深奥。”

“等你到了那个层次自然会懂。”

听得云里雾里。

不过有一点不用疑惑,修心问道,登顶巅峰,在这混沌世界没有谁是简单。

很快学会弹奏,心底无限自豪,也感慨,难怪某人嚣张,那是因为有真本事,不然,谁嚣张一个试试,分分钟就能被秒成渣渣。

好曲弹了一首又一首不想停下来,为动听的神曲仙音痴狂如醉,幻想自己就是那美妙声音里的涓涓流水,又似欢乐在林中的鸟儿,美好之声唤醒花朵遍地盛开。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被吓了一大跳,琴音幻境筑造的仙境也寸寸崩塌。

我抬起头,疑惑着看向面前正怒目而立的白衣女子,想了想,好像是叫九妩,红红的粉丝团,尖叫声最响亮的那个。

哎!九妩?

这个名字好熟悉?

不久前去救凤族时曾被人拉去幻境,她不正是那幻境中的女孩吗!

原来她们早有前世今生,前生缘分延续到今生真好。

九妩:“小仙有一事不明,很想向凤凰大人请教。”

??

请教可以,但是这态度很令人费解,说是请教,却没看到半分诚意。

疑惑?“你说。”

九妩:“……”

寂寞红红先是检查了琴,然后大笑:“专为小凤凰做的琴果然非同一般,大罗金仙也砸不破。”

他提及此事这才记起刚才有被响声吓到,这女孩好没礼貌,除了壳子能看,内心肯定不咋地,就算她是寂寞红红前世今生真命天女,也不能砸自己的琴。

整个混沌界除了大尊,谁敢给本大人甩脸色看?

怒指门外,“出去!敢砸我的琴,谁准许你进来的!”

九妩:“……”

“呃,”忘了不是自己地盘上,真是被气糊涂了,不知她莫名其妙砸自己的琴干什么?

心中想着是不是得罪过九妩,这么一回忆还真事儿多,只是懒得计较罢了,也忘了有她这号人。

九妩胆怯缩了缩满脸委屈,眼中带泪,楚楚可怜。

倍受惊吓的那个是自己好么。

她泪眼汪汪质问:“凤凰大人这是何意?”

能有啥意,还不是因为被她态度带偏了。

她又委屈开口:“九妩又不是故意的,喊了半天你也不理睬,小仙虽有鲁莽也情有可原,凤凰大人无辜发怒羞辱九妩...”

“你究竟想说什么?”装那么柔弱是闹哪样?

九妩又被惊吓到了一样,轻拍着小心窝,又委屈的瞥了旁边某人一眼,“好可怕,吓死人了,小仙如此恭敬,为何凤凰大人还……”

“……”太影响心情,不想听她后面又说了什么。

忽然,九妩又掩口惊呼:“你们,难道是小仙来的不是时侯?凤凰大人,你这么做怎么能对得起上尊?”

寂寞红红:“圣人之事岂是你小小灵狐能妄言,出去!”

“让她说,我做过什么对不起大尊的事?”说自己就算了,还牵扯了大尊。

九妩看了看寂寞红红,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寂寞上仙...”

“出去,以后也不要在本仙君面前出现,”他转脸又歉意道:“为你打开的结界,没注意有人趁机溜进来,赶走就是了,我们继续弹琴。”

是这样吗?“让她说完才走。”

牵扯上大尊,没法理智。

九妩:“说就说,这也是九妩为寂寞上仙问的,希望寂寞上仙莫责怪九妩。”

寂寞红红:“本仙君的事需要你过问?”

我好奇,“你想问什么?”

九妩:“不知凤凰大人钟情上尊,还是寂寞仙君?”

他听到这话也望了过来。

这还用问,虽然不知道什么钟情不钟情,却从没想过离开大尊。

九妩:“他们之间你只能选择其一,女子名声最为重要,你这样...,认识的明白凤凰大人纯洁天真,如果是不知道的,你这样就是水性杨花,你将上尊颜面置于何地?”

??

说的好像她是为自己好,却句句不对味儿。

寂寞红红:“你终于成功惹怒本仙君。”

“九妩惶恐,九妩也是一片好心...”

惶恐还啰嗦,无事生非也算好心?真瞧不上眼,“我与大尊相依为命,现在是,以后也是。”

寂寞红红:“你年纪还小,不要让外界事物影响了心情。”

九妩:“寂寞上仙,九妩也是听了别人议论,怕坏了凤凰大人名声,才好心提醒,毕竟男女有别,人言可畏,相伴一生的伴侣不定下来,谣言猜疑便不会有终止。”

一生的伴侣?

自己与大尊已经相伴一生,以后也不会分开,这算不算是伴侣?

九妩:“认定了伴侣,便不可再有更改,否则就是始乱终弃。”

我点头赞同:“我只钟情于大尊,天地为证,至死不渝。

九妩:“男女授受不亲,既然有了选择,就不要再与别的男人卿卿我我,若是被外人看去少不得又是流言秽语,虽然这儿没有旁人,但也不能保证大尊不会知道,所以……”

“九妩!”某人略微带怒一字一句开口:“你一而再挑战本仙君的怒火。”

“别打岔,不让人把话说完很不礼貌,九妩,你下一句想说大尊会另选道侣是吗?”不等她开口,我又扭脸问:“红红,如果我真无处可去,你会收留我吗?”

眼角瞥见九妩脸色大变,哼,气死她,谁让她找茬添堵,自己已经发誓只钟情大尊,她还没完没了非要抹黑,啥人这是。

“喂,可以吗?你在想什么?”

“呃,就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你搬来本仙君当然高兴,省的天天还得去找你。”

“……”他这是认真的么,自己与他又不熟。

他抹了抹鼻尖,又思索道:“我还是解释一下吧,九妩是我无意中救过的一只灵狐,化形之后本仙君就把她赶出洞府了。”

没兴趣知道不用解释。

虽然扳回一局心里还是很堵,来时好心情被一扫而空。

算了,别人闲事真不想多听。

“那就不打扰了,告辞!”我揖了揖手,转身又顿住脚步,补充道:“何时需要本大人偿还那个人情,就来找我家小童,小童会代我办好一切琐事。”

书评(404)

我要评论
  • 停重复&很无聊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 他头发&呢?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没什么&不同,

    漫漫时间流逝也不是没一点变化,总算不是无形的空气了,虽然还是与空气没什么不同,至少可以飘来飘去,能望见更远一些的地方。

  • 长,以&醒,一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