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凰,你先等一等,除了话没说呢。”寂寞孤独红红追喊:“你还没说是为何事来这儿找我,顾着教你学琴,把正事都给忽视了,你当然有什么事。”一阵脚步声。“寂寞孤独上仙,凤凰大人会那么小心眼的,下一次有机会遇到反正吧,她了走远了。”九妩。寂寞孤独红红:“滚!”寂寞红红追喊:“你还没说是为何事来这儿找我,只顾教你学琴,把正事都给忽略了,你肯定有事。”。...

“小凤凰,你先等一等,还有话没说呢。”

寂寞红红追喊:“你还没说是为何事来这儿找我,只顾教你学琴,把正事都给忽略了,你肯定有事。”

一阵脚步声。

“寂寞上仙,凤凰大人不会那么小心眼的,下次有机会碰到再说吧,她已经走远了。”九妩。

寂寞红红:“滚!”

“不走,九妩自有灵智起就是住在这。”

寂寞红红:“……”

某人吃瘪,又有了好心情。

九妩貌美漂亮,除了心眼儿多点,也没什么不好,那么吼她干什么,就他那态度,也不怪九妩事儿多。

忽而有些心疼九妩,寂寞红红那样的人,就是个大忽悠,他有心吗?

急匆匆往回赶,这个时侯大尊应该已经回来了。

“我只钟情于大尊,天地为证,至死不渝。”

当说出誓言那一刻,心态又有所不同,自己认定的人就是哪都好,不像某人,动不动就让九妩滚,前世今生的缘,滚哪儿去?

就算他不知道前世,今生遇上便是今生的缘,不想承那份缘就别把九妩带回来,早应该料到这么一天不是么。

可怜九妩,却又被这可怜之人气到郁闷。•̀へ•́

不过,人家不希望喜欢的男子对别的女人好,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

男女授受不亲果然很有道理。

算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不与她计较。

又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大尊,所有无关琐事立刻抛之脑后,快乐满满。

没有什么能比他重要。*´︶`*

他总是在修炼,一会百年一会又是千载,想要见上一面难度真是好比登天,必须时刻留意着他的行踪。

“啊,大尊回来了!”

快到住处时侯,远远正看到他的身影。

连忙小跑几步迎过去:“上尊你回来了吖!”

也不知他听没听见,已飘然走进洞府。

那背影俊逸如谪仙,追逐着他神韵背影,愉悦开心的小跑了几步拉住他的衣袖,终于如愿完成在梦里千百回想要做的一个动作。

距离近了,心还会遥远么。

又想起誓言,如此已非常满足,就这样相伴一生真好。

“男女有别,放手。”

“……”不放。

就是不放,男女有别是不能碰他的手,拉一下衣袖能怎么地。

他又淡淡说道:“既然已经成年,可以另起洞府了。”

一听到成年了就得另起洞府,太糟糕了,立即又幻化成小火苗的样子。

人家还没有长大。

走进洞府,小童过来行礼:“上尊回来了!”

“哎,凤凰大人你不是已成年了么,快让上尊看看凤凰大人绝代容颜!”

“小童相信,绝对没谁能比得上凤凰的天生丽姿,凤凰大人快恢复容貌,让上尊也高兴高兴。”

“不用,不用了,”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开口:“在门外上尊就已经见识过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小火苗样子,小小的,不占地儿。”

小童还想再接再厉劝说,他一挥手,面前出现一个云团子,飘浮在半空的小云朵好奇打量了一圈,又闭上眼睛睡觉觉。

我惊奇凑上去,小东西没有长翅膀,却有着脚爪还可以飘起来,就像是一团洁白的小云朵。

“好可爱!”小童惊呼:“上尊为了给凤凰准备成年礼物,真的是有心了,上尊出去了那么久,原来是为了凤凰大人的成年礼物啊!”

“谢谢上尊,凤凰一定会高兴坏了,”小童说着又向这边挤眉弄眼催促:“凤凰大人还不快赶紧谢谢上尊的礼物!”

早已感动的一塌糊涂,烫热的心也温暖的一塌糊涂,话到嘴边已忘言,只有开心的泪眼朦胧。

等慢慢的恢复了激动情绪,正待开口……

只听他说:“以后你们就叫它飞云,它还太幼小,没人保护长不到成年,好好喂养,别把它弄死了。”

不是送给自己的礼物吗?

小童又激动欢呼:“那正好做凤凰大人的成年礼物呀,这也是我们上尊对凤凰的一片心意。”

小童兴致高昂:“上尊,你不知道凤凰大人可厉害了…”

他转身回屋,“不要打扰我。”

“等一等,”我连忙追了过去:“我还没有感谢上尊...”

“砰”的一声门已经关上,奔的太急不小心撞了上去,拍到门板。

唔,好疼。

“凤凰大人快过来看哪,飞云醒了耶!”小童兴奋的大喊大叫。

是被响声惊醒的吧?

不知会不会吓到小东西,立刻忘了委屈,也顾不上疼痛,急忙奔过去看飞云。

雪白的小家伙有一双金色的眼睛,圆溜溜的双眼好奇的转来转去,灵动而又精神,可爱的简直萌翻了,顿时心中溢出满满温情。

即使是钢铁铸就的心肠,也抵不住此刻小云朵一个萌萌灵动的眼神。

“飞云,你以后的名字是叫飞云哟,飞行的飞,白云的云。”

小东西稚嫩的叫了一声,虽然小声音软软的,却也已经有龙吟虎啸威猛气势的雏形。

“你会说话吗?”

真很好奇,小小一只,气势却很足,也不怕生。

“飞云呀,你若是能听懂我说话,就点个头好不好?”

不会点头?

这是听懂还是没听懂呀?

“啊呜!”

“厉害了,小东西越来越有气势,再接再厉!”

看着小飞云那么开心,心情更是愉悦,忍不住放声大笑。

“嗯?”

不知道是不是笑的太狠了,嗓子眼突然被卡住,一阵窒息难受。

有谁听过唾沫也能卡住喉咙吗?

有没有这回事?

为么感觉喉咙里突然堵了个东西,窒息之感接近死亡,用力的吞咽了几口唾沫才恢复了正常。

“小童,人有可能会被笑死吗?刚刚真差一点就见不着你了。”

小童瞪大眼睛呆呆的不说话。

疑惑?“你那是什么表情?”

小童依然没什么反应。

心慌,感到不寻常,小童从来不会这样的发呆。

“啊,飞云呢?飞云到哪去了?”

小童朝自己指了指,是跑到身后去了吗?喊也不应声真调皮。

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它。

“小童,飞云躲藏到哪去了?快找找!”

小童扁了扁嘴想要哭出来:“凤凰大人,飞云已经被你吃掉了呀...”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在庞大&中都是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周边所&光为中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 满眼都&崇拜,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识立即&被寒光

    时间不容多有思考,心中焦急吼吼,潜意识立即转身迅速奔命,相信只要不被寒光倾泻的冷芒罩住,便能躲开被吞噬的危险。

  • 下,便&冰域美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来转着&圈圈,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 落,为&。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