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2)众人议论:“据说他们凤君迄今没能成年之后,啊弱的可伶。”“……”凤族。“……”祖凤凛未成年之后?伤迄今没完全恢复么。๑°°๑他伤那个时侯,也不很清楚被大尊丢扔到了什么地方,又是受尽屈辱怎样险境苦难才活下去。而自己答应下来助其治伤却未能做到。想起“……”凤族。。...

第七章(1~2)

众人议论:“听说他们凤君至今未能成年,真是弱的可怜。”

“……”凤族。

“……”祖凤凛未成年?

伤至今没恢复么。๑°°๑

他受伤那个时侯,也不清楚被大尊丢扔到了什么地方,又是受尽怎样险境苦难才活下来。

而自己答应助其疗伤却未做到。

想到这,拔了一根发丝幻化成羽,每一根头发都是无尽灵力,灵力被硬生生拔去,伤口血如泉涌,忍痛把血迹斑斑凤凰羽郑重交给凤族。

凤族为首之人震撼的用双手接住,呆怔看着手中羽。

瞬间四周的声音全被静止,虽然很多人,却安静的仿佛停止了时间,静止了呼吸,全都怔怔愕然。

一片羽毛并不足以将众人心灵震颤,惊的是,太过于惨烈。

凤族为首之人捧羽呆怔着盯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

我虚弱笑了笑,值不值得只有自己知道。

“当年无意毁了祖凤翅膀,可能就是因此才得了两族传承,虽然我根本不想成为凤凰,但这份人情也是要还。”

顿了顿,忍着痛又继续说:“炼化这根羽就能拥有涅槃重生之力,你们代我转交给祖凤凛,算是还了他的人情。”

 涅槃羽虽好,但也是人家用传承换的,凤族见众人态度都很不欢迎,也不便多留,拱手告辞。

目送他们离开,红红将一团柔和治愈之光裹在自己伤口上,即刻止了疼痛,伤口也肉眼可见迅速恢复。

虽然修仙,也不是谁都可以有疗伤本事,受了伤也一样得慢慢修养。

“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入席吧,大家都等着呢。”

 再次落座,歌舞继续。

毕竟是为庆祝而聚,不会一直沉闷,适应了某人散发冷气,又欢声笑语热闹起来。

那妖孽以前总是笑的人心底发怵,现在不笑也还是让人发怵。

“红红,你好像不高兴了?”

“没有。”

“真没有生气?”

他瞟了一眼,傲娇妖孽又原地复活,“那根羽本应该属于本仙君。”

“呃,原来就是因为这事,我再拔一根给你。”

“算了,也用不着。”

我点头认同,他已经那么厉害,什么样法宝都不缺,一根羽对他真没有什么用处。

待到大家玩到尽兴散去,我急急忙忙去寻大尊,室内庭园每一处角落都寻了个遍,只有静谧无声,微微凉风。

他会去哪儿呢?

突然一阵心悸,是送给凤族的涅槃羽在求救召唤!

凤凰羽虽然已经拔掉,但是在没有被炼化之前,还是能感应到,是凤族有危险?

想也没想赶了过去。

奔到地方,看到凤族都正坐在地上休息。

涅槃羽对强者或许不算什么,但也是重宝,毕竟谁不想多一条生命呢,带着此等宝物不赶紧回去还在路上耽搁,是为了节约资源么,凤族不会穷的这点资源都要节省吧?

不过,想想也有可能,祖凤凛那么惨,凤族肯定得倾尽全族之力医治他,所以才会资源缺乏处处节俭。

那就送他们一程。

抬步走过去,忽然场景一变漫天飞雪,与寒光珠的冰域一样寒冷。

“凤凰,你回来了,太好了!”

有人喊自己,疑惑转身。

“红红!”

他奔来的速度陡然停住。

面前的人分明是大尊,可是内心却又非常笃定他是红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怔了片刻开口:“虽然是不同人格,却也还是同一个人,有必要分那么清楚么。”

??

与谁同一个人?

大尊吗?

这一定是幻境,可能总好奇他们容貌相似,才有如此离奇幻境。

他顿了顿又道:“或许不该把另一个自己关在囚仙狱,当你死讯传来,除了难过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换成他,一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都是我没用保护不了你,幸好你还活着,太好了!”

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肯定与大尊有关。

“你把他怎么样了?”

“……,你想见他?”

“当然。”

“……,好,但是,他回来,我就得消失了,再也见不到你了,能不能再多陪我说一会话?”

“你会消失?”

“是,”他面色戚戚却又坚定,“但不后悔,只有红红才能保护你。”

??

红红不就是他自己,无语,有这么自夸的人,但有一点明白,他想让大尊消失。

“我不许你伤他!”

他呆了呆,忽然惊问:“怎么变成黑发了,你们火族黑发会不会力量减弱?”

火族又是什么鬼?

这一定是幻境,凤族都坐在那不动肯定也是被人拉进幻境了。

想明白之后,一掌拍到他的胸口上,他满脸震惊,被拍的倒飞了出去。

拍飞幻象,四周场景却未转变,是因为幻境里的人还没死吗?

招手取出宝剑,长剑出芒如虹。

他震惊:“你要杀我?”

“……”

我怔住,手中正是他送的那把剑,剑上展翅凤凰栩栩如生,用他送的剑杀他,虽然只是幻象,还是影响了心情。

他又问:“为了红红,你连一句话都不愿与我说吗?”

??

他不就是红红,还有,自己真与他不熟。

他站起抹了抹嘴角血迹,一步一步走过来。

哼,幻境休想影响我。

“噗!”

一剑刺穿他心脏。

但是,幻境为什么还没有消失?

呆愣之际,一阵心悸的死亡威胁,预感到极度危险时侯,已经被强大威慑锁定动不了。

他忽然扑过来,为自己阻挡了一波致命攻击,之后他倒在地上,染红身下一片积雪。

幻境还在,那就是他还活着,只是昏迷了?

一群戴兜帽看不见头脸的黑袍人突兀现身。

我横剑警惕着周围一切动静,准备迎接一场血腥之战,也或许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真不知这些人为么那么强?

即使大尊在此也难全身而退。

是谁制造了如此强悍幻境?

那边幻象红红又原地复活。

黑袍:“你没把握一次把我们所有人都干掉,为了你的女人,一吧。”

幻象红红:“做梦!”

黑袍:“你只有一个选择,不想让这么漂亮丫头成为尸体,最好跟我们走。”

他犹豫:“你们真不会伤害她?”

黑袍:“同意你的条件。”

幻象红红:“说话可算数?”

黑袍:“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幻象红红:“好,但是,如果敢伤她,你们都得死。”

他们要走了?

那就快走吧,打不过这些强者就破不了幻境,另换个场景或许就能破解此幻阵。

第七章(2)

他一步三回头看过来,看什么看,自己用剑刺过他,他不会是想报仇吧?

“别走!”

忽然来了一个漂亮女孩,她大喊:“寂寞哥哥,尉迟姐姐已经死了,你别信这些坏人……”

幻象红红大怒:“她就站在我面前,你竟敢咒她死!”

??

他面前?

那不就是自己吗?

女孩:“九妩亲眼看见她跳下悬崖,这个女人肯定是假扮尉迟姐姐来害你的,寂寞哥哥,你一定要相信九妩!”

跳崖?

莫非这是前生幻境?

女孩又想说话被幻象红红打断:“够了!今天这种局面不正是你想看到的,现在满意了吗!”

女孩:“……”

黑袍深怕他反悔似的,抓起他瞬移消失。

女孩愤怒瞪过来:“寂寞哥哥被人抓走都怪你!你知道他们抓寂寞哥哥做什么吗?”

管自己什么事。

这女孩是寂寞红红前生红颜知己?

女孩伤心大哭,一边哭一边呜啦啦,也听不清,大概意思是红红会被剥皮抽筋,有可能活不成了。

哭得心烦,烦的想用尽力量摧毁幻境,为什么要对红红那么残忍,真会把他切成片片吗?

心痛到不能呼吸,必须走出去,绝不能被幻境影响了心情。

女孩还在呜啦,聒噪!

挥剑斩尸。

周围依旧遍地白雪。

郁闷,幻象已毁,幻境却还在。

还是太弱了。

在幻境中走啊走,仿佛行走了万万年那么漫长,始终没能破解幻阵,坚持的意志力也即将崩溃,更不能容忍看见好吃的不敢下口,谁知道那些东西都是什么变出来的。

终于愤怒释放出从未使用过的噬之力,在掌心形成一个诡异黑洞,吞噬一切可吞之物,不信这样还破不了幻阵。

一路吞噬,寸草不留。

无尽能量拥向丹田,进阶速度比飞箭还快,已经很久没进阶过,升级感觉真是超级好,虽然只是幻境,也很满足。

实力有了就去救红红吧,有实力而不去救他,必然会影响心境,反正也破不了幻术,总得找点事做。

费了些时间找到黑袍,但是有很多黑袍都带走了红红,不过其他气息都很微弱,只有三个黑袍带走的红红生机气息最强,那么目标就缩小在三个黑袍这边了。

可是又不知道该追踪哪一个?

思虑再三,随便挑选了一个方向追踪过去,干翻黑袍找到有红红气息的玉盒,打开一看,里面却只有一颗心!

天眩地转眼前发黑。

不,这只是幻境,莫让幻象影响了心情。

“呜呜呜……”

“红红,你怎么这惨呀,凤凰第一次流泪居然不是为大尊,呜呜呜……”

伤心了一会,发现那心在跳动,这还能放回去吗?

想也没想把所有灵力都给了他的心脏,凤凰灵力也等于生命,这灵力的作用是后天强者拍马都赶不上的。

传送完灵力,又大吃一惊,那颗心得到能量很快进化,鼻子眼睛都长出来了,这还得了,红红还能掌控它吗?

果然是幻境当不得真!

绝不是真的。

当务之急必须尽快把红红救出来,否则镇不住这进化之心,就算是幻境也不允许。

找了很久,搜遍每一寸地方,都没有红红另外两个生机气息,先前能发现是因为黑袍正在路上,而现在再也感应不到。

不过也没怎么失望,幻境罢了,既然这幻境让红红死,那就让幻境消失。

继续一路走一路吞噬,当然,也不会一直这么枯燥下去,还正是玩耍年纪,顺便采摘一把从未见过的漂亮花花。

咦,有朵花儿不太一样?

是个花骨朵儿,还会心跳一样动?

“进化之心!你又调皮!”

“咯哈哈……”

“你为什么变成花儿?”

“你只看那些花。”

“……,开工干活。”

进化之心的噬之力一点也不弱,虽然只是幻境,也是根据他真实能力演变的幻境,没想到红红还有这么厉害手段。

咦,那树怎么全都飞走了呀?

还有花,还有小草全都飞走了?

啊!

巨魔眼!

只见一切都被魔眼吸走,这又是什么怪物?

忽然想起红红的三个生机气息才找到一个,在幻境他既然会化成心,也就有可能变成魔眼。

进化之心:“有怪物抢我们资源怎么办?”

“你问问他是不是红红。”

“本红红在介里!”

“我说的是另一个红红。”

“不许别人与本红红一样名字!”

“都是你的分身,它过来了,你快问它。”

进化之心试着与魔眼沟通,却险些跌进魔眼制造的吞噬漩涡。

算了,明知是幻境没必要涉险。

忽然,身上有印芒闪了闪,一定是幻象红红留下的,警惕丢出印芒,瞬间面前出现一个虚空通道。

幻象红红在通道招手,“过来,从这儿进去就能找到另一个我。”

进化之心:“那魔眼过来了!”

幻象红红:“让它过来。”

没等他说完,进化之心喷出一口狂暴龙卷风把魔眼卷走。

幻象红红气极瞪眼:“快去找回来,它没有智慧真会变成魔物,必须找回来!”

去找了找哪还有魔眼影子,早不知被狂暴旋风卷到哪去了。

我无所谓耸肩,反正只是幻境,就算猜测它会进化成寒光珠变成大尊,也不担心,只是幻境而已,现在最重要是如何走出这幻境。

幻象红红:“找不到算了,我只是虚影很快会消失,你快过来。”

走进去虚空通道,那影像便消失了,里面漆黑,开启天眼也难清晰视物,为了走出幻境拼了。

进化之心:“看那边,有人!”

那个真是人?

太震惊了!

好长的头发呀,一根根长长的雪白头发竟然扎根到了地上,连容貌都被掩埋在雪白的发丝里。

如此奇怪之人会是红红?

虽然也是一身红衣,还是很难相信这生了根发了芽的东西是个人。

喊了半天他连头也没抬一下,用力推也推不动。

“你醒一醒,红红,能听得见说话吗?”

“人家才是红红,不许别人一样名字!”进化之心。

“……”心应该与本体有感应?“他是你本尊,你把他喊醒。”

怪人呢喃:“我不要醒,不要被她看到现在的样子。”

没听清楚,试着拔了拔那头发,雪发坚固纹丝不动,这得多么漫长岁月才能把头发都生根了呀?

也不知道进化之心与本尊达成了什么协议,那怪人竟然把所有能量全都输送给了进化之心。

无尽能量使进化之心很快进化成人,但是,如果这个怪人是大尊怎么办,成全了进化之心,就会没有了大尊!

想阻止就必须控制魂力,时间不容多想,即刻闯进化之心的魂海,进去便听见打斗声,原来那生根怪人也并不甘愿消失。

两个都是红红?

虽然相似,但白发红红戾气极重,也或着说是魔气,在他眉心就有个魔印,但不管是什么,只要不是大尊就好,总算松了口气。

忽然,魔气红红非常激动,不顾挨了一掌也要朝这边奔来,“凤凰!真的是凤凰!”

距离不近,本以为能躲开,没料还是被抓了过去。

“凤凰,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真好,待我收回进化之心就能脱离魔体,就不会再被你嫌弃,为了你,我必须要改变我自己。”

魔气红红说完又去与进化之心对战。

好半天才从魔气红红攻略性的眼神中清醒,好可怕的眼神,不愧是魔,这若是让大魔头赢,遭殃的就该是自己了。

如果落到大魔头手里,不听话会不会被捆起来挨鞭子?

狠狠打了个哆嗦,不敢细想下去,与大魔头相比,进化之心简直白纸一样太可爱了,该怎么选自不用说。

不好,进化之心打不过那魔头,“红红!”

大魔头停住吸收进化之心转过身,“很快了,待收回进化之心,以后不会再有双重人格,也不会再有魔体,只有一个寂寞红红,没有人能抢走你,再也没有人可以抢走你!”

他说完又想吸收进化之心,正是此时,迅速打过去无数道魂力封印,不信封不住大魔头。

他不敢置信看过来,“别闹好不好,另一个人格已经死了,现在我就是进化之心的本体本尊,我收回分身天经地义,快来解开封印。”

他晃了晃想走过来,但是进化之心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大魔头被收割本应该高兴的事,反正不管最终存在的是谁也还是寂寞红红,但是心窝却一直闷疼缓不过气儿。

进化之心承受不住强大魂力昏倒在地上,一时半会可能还不能把魂力炼化。

此时只有自己一个人痛着绝望,红红还在,绝望什么?

啊!

不要待在这么奇怪幻境里了!

忽然场景一晃变了个样。

这是回到现实中了?

喊一声就走出幻境?

早知道走出幻境如此简单,就不该在里面呆那么久了,仿佛度过了几万年岁月一样漫长。

太好了,终于破解了幻境。

凤族正围坐一圈手舞足蹈,表情各异,显然还在幻境。

哎!

为么在幻境进阶的力量未消失?还是连续进阶两级,而且每一级又分九层,很多人修炼几百年连一层都过不了呢,而自己却在幻境进阶两级,真是意外之喜。

凭现在实力传送几个人不费什事,也懒得喊醒他们,直接把人传送出去,让凤族头疼去吧。

连续事故,真不愿相信人心叵测,也或许是尸僵嫁祸?

听说尸僵也很擅长使用幻术?

书评(442)

我要评论
  • 还是不&有提示

    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还是不够强,觉醒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提示,如果寒光再现,该如何应对。

  • 延,不&,选了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 于是,&他的样

    于是,也学着他的样子修炼,虽然以后会自动进阶,还是想知道修炼是什么感觉。

  • 我好奇&为什么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觉醒了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快,心&。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之前一&难道就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 但是,&鲜艳又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