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歇下了吗?”“还也没呢。”李福也压了声音说:“老爷今儿个开心,多喝点了两盅,姑娘这端的醒酒汤?那快送进来吧。”又林轻轻地房门门,李光沛了宽了长衣,正靠在窗边的榻上。又林进屋的时候,李光沛眼睛轻轻睁开眼睛,看见了是女儿,又闭了眼闭目养神。又林把食盒放李福也压了声音说:“老爷今儿高兴,多喝了两盅,姑娘这端的醒酒汤?那快送进去吧。”。...

“父亲歇下了吗?”

“还没有呢。”

李福也压了声音说:“老爷今儿高兴,多喝了两盅,姑娘这端的醒酒汤?那快送进去吧。”

又林轻轻推开门,李光沛已经宽了长衣,正靠在窗边的榻上。又林进门的时候,李光沛眼睛微微睁开,看见是女儿,又闭了眼假寐。

又林把食盒放下,打

第十五章

2022-05-14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却问

    七奶奶没点头,却问:“你今天过来做什么呢?总不会是单来看我的吧?”

  • 啦。七&人,一

    “哟,这会儿这样热,你们娘俩儿怎么来啦。七奶奶站起来,她是个丰腴的年轻妇人,一件翠色薄缎子衣裳绷得紧紧的,她一动,身上的肉就在微微的颤,仿佛那雪白的肉下一刻就要挣破衣裳跃出来一样。

  • 个人,&”

    “啧,多新鲜哪。大嫂连杭州府都没去过,平时也不出门,能认得几个人,她原来给大姑娘请的那个,还是我给她找的。刘一秀,刘大姑,听说过吧?她教出来的姑娘,哪有谁不说个好儿的?”

  • 婶婶好&,又林

    又林也上前,行了个礼,脆脆的说:“七婶婶好,又林给七婶婶请安。”

  • &吃不消

    四奶奶犹豫了下:“当然要找个教规矩的。现在她和她爹这才气加一起我都吃不消了。不过,那教规矩的……会不会管得太厉害了?”

  • 这么大&的时候

    这么大的岁数,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最不经饿。晚饭不给吃,明天早饭还不知有没有着落,这一顿饿,也不比罚跪轻多少。

  • 子,那&果子熟

    “也好。”喜凤进屋去拿竹椅让又林坐。跪在墙根下的其中一个小丫头偷偷抬头,盯着李又林手里的果子,那果子熟透了,红得紫,一看就是饱满而甜美的。她焦渴难耐,忍不住的咽口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