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不早了,但是快点儿儿睡吧。”朱慕贤的头终于等到抬出来一点点,望着书墨。他不睡,书墨毕竟也不能够睡。贴身侍候主子的人,毕竟得比主子起得早,比主子睡得晚。主子有什么事儿,你得使出十八分力穿梭侍候,去办妥。主子没想起的,你也得尽量避免替主子周详,替他朱慕贤的头终于抬起来一点点,看着书墨。。...

“公子,不早了,还是快点儿睡吧。”

朱慕贤的头终于抬起来一点点,看着书墨。

他不睡,书墨当然也不能睡。贴身伺候主子的人,当然得比主子起得早,比主子睡得晚。主子有什么事儿,你得使出十二分力来去伺候,去办好。主子没想到的,你也得尽量替主子周全,替他想到。

朱慕贤回过

第十五章

2022-05-14

书评(242)

我要评论
  • &边儿过

    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子先给&老是不

    四奶奶点了下头:“是啊,可好些时候我开口之前,先想抄起鸡毛掸子先给他一顿,不然的话跟他讲理老是不大能讲通。”

  • 里出来&手。又

    四奶奶也从屋里出来了,朝又林召了一下手。又林走过去,七奶奶爱怜地替她擦擦额角的汗:“怎么不进屋里去?外头多热。”

  • 爹这才&了。不

    四奶奶犹豫了下:“当然要找个教规矩的。现在她和她爹这才气加一起我都吃不消了。不过,那教规矩的……会不会管得太厉害了?”

  • 论如何&间的话

    七奶奶生过一个女孩儿,两岁的时候发热没了。后来又怀过一次,小产了。成亲七八年了,现在膝下犹虚,无论如何不大说得过去。婆婆的脸一天比一天难看,妯娌姑嫂之间的话越来越难听。

  • 这会儿&得紧紧

    “哟,这会儿这样热,你们娘俩儿怎么来啦。七奶奶站起来,她是个丰腴的年轻妇人,一件翠色薄缎子衣裳绷得紧紧的,她一动,身上的肉就在微微的颤,仿佛那雪白的肉下一刻就要挣破衣裳跃出来一样。

  • &答:“

    七奶奶答:“都才进来没几天,杀一杀她们的性子,有了惧怕,以后才知道老实做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