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真君望着眼前的两个小丫头,灵根相同,又也没血缘关系,去思考着那这两人之间除了什么十分相似之处。要说是因为这两人都有剑道方面的天赋,才受了考验,这情况看出也不像。这天赋,又不像灵根是也可以测出的,血脉是有非常特殊方法也可以感应的。天赋,却没办法靠本人要说是因为这两人都有剑道方面的天赋,才受到了考验,这情况看起来也不像。。...

秦真君看着眼前的两个小丫头,灵根不同,又没有血缘关系,思考着那这两人之间还有什么相似之处。

要说是因为这两人都有剑道方面的天赋,才受到了考验,这情况看起来也不像。

这天赋,又不像灵根是可以测出来的,血脉是有特殊方法可以感应的。天赋,却只能靠本人亲自试过才能看出来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其实,眼前这两个人在通道里面碰上的那些事到更像是考核这两人有没有剑道天赋。

要是这仙剑择主看重的是天赋,就应该所有进入通道的人都经历这些了。

这胡真君不说话,其他几个万剑宗的真君不好在仙剑峰上越俎代庖,而其他宗门的修士修为不够,不好抢在元婴真君的前面说话,场面就沉默了。

就在胡真君暗自思索,其他修士都各自沉默的时候,却不知道外界已经因为这件事快闹翻了天。

虽然困在大殿里面的人,觉得时间并没有过多久,就一天左右的功夫,但在外界时间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并且因为变故发生时,大殿里面正在举行金丹大典,金丹大典的程序是定好了的,什么时候该干什么都是有定例的。

因此大殿里面出了事,仪式中断了的事,很快就被当时在大殿外面的修士给发现了。

待在大殿外面的修士发现这个大殿打不开了后,立马就向上面禀告了这件事,上面来人却发现还是打不开这大殿的门,这消息就一级一级往上报去。

最后连万剑宗在宗门里面的真君都来到了仙剑峰试过,但却还是都打不开这大殿的门。

因为被困在里面的不止万剑宗的弟子,还有其他宗门的弟子,这个消息万剑宗根本就压不下来,因此很快外界也知道了这事。

其他宗门听说了这事,因为有自己宗门的弟子在里面,更重要的是也关心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都又派了修士来万剑宗。

并且十大门派中的除了太白宗还没有派人来,另外八个门派派的人都已经到了万剑宗,都来的是元婴真君带队,甚至问天宗带队的还是掌门秦子墨。

一时间,仙剑峰人来人往。外宗来的修士以及万剑宗本宗的修士把仙剑峰大殿几乎算得上是围得水泄不通。

当然,各派的元婴修士不需要在下面挤,而是都在半空中观察这个大殿的情况。

万剑宗的掌门也在半空中,却突然听到山门处的值守弟子的传音,得知太白宗的掌门齐宸来万剑宗了,一边匆忙往山门处赶去,一边在心中思索。

这太白宗的齐宸和问天宗的秦子墨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孽缘,干什么事都会碰到一起。

就说现在这事吧,就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自己亲自来,而不是像其他宗门让别的元婴修士带队。

要是这齐宸先到,还能是秦子墨看到齐宸到了万剑宗,特意赶来的。

但却是秦子墨先到,那齐宸也选择自己亲自来,就只能是缘分了。

毕竟太白宗离万剑宗太远了,知道秦子墨来了万剑宗的消息后,齐宸才赶来的话,一个月的时间根本来不及。

并且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两人都会碰到一块,但每次齐宸都要慢这秦子墨一步。

齐宸从筑基后,与秦子墨认识后,不论干什么事,风头都会被秦子墨得去了,秦子墨简直像是齐宸天生的克星,也不怪齐宸跟秦子墨不对付。

想这齐宸出身好,出自太白宗里面最大的修仙世家齐家;灵根也好,变异雷灵根,这灵根不但攻击力强,修行速度也快,十五岁就筑基成功,怎么看也是人生赢家的标配。

却没有想到正在春风得意时,就碰上了这一生的克星。这齐宸刚筑基成功不久就碰到了十大门派的大比,最后以筑基初期的修为,惜败于秦子墨,屈居筑基期的第二名。

刚筑基不久的弟子,就能战胜无数的筑基后期、筑基圆满的修士得到第二名,本来是可以大放异彩的。

但却同时产生了一个成绩比他更耀眼的秦子墨,把他的光芒完全挡住了。

那次大比,筑基期比赛得到第一名的秦子墨也才筑基不久,也在筑基初期。

本来这齐宸各个方面的条件都算的上难得一见的优秀,要是在其他时候,肯定会是修真界的一颗闪耀的新星。

偏偏碰上了这秦子墨,而这秦子墨出身、修为各个方面都要比齐宸强了一点。

思绪间,万剑宗的掌门就来到了万剑宗山门处,这时太白宗掌门齐宸刚好也在值守弟子的领路下来到山门处。

万剑宗掌门立马迎了上去,同时开口说道:“齐兄,你来我们万剑宗怎么不给兄弟我打个招呼,这突然来,我也没有个准备,真是怠慢齐兄了。”

“刘兄,不必客气,倒是我打扰了。我那几个不争气的徒弟被困在了仙剑峰里面,我不亲自来也不放心。”齐宸答到。

因为齐宸点明了自己是不放心自己被困在仙剑峰的几个徒弟,万剑宗掌门刘真君也没有与齐宸多做寒暄,就直接引了齐宸去了仙剑峰。

各派的修士都围着仙剑峰的大殿研究究竟怎么回事不提。此时,困在里面的修士,因为胡真君不开口,也都沉默着。

突然,所有人身上的佩剑,不论品阶的高低,都“嗡嗡”作响,才打断了这一室的沉默。

众人看这情况,都知道是仙剑要出现了,才引起了这些配剑的响动。忙都放下思绪,朝场中看去,都怕错过仙剑出世。

突然,一道剑光从地底掠光而起,一把带着杀伐之气的剑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剑一出现,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强大的威压,元婴修士还好,还能勉强移动,金丹及其以下的修士却连动弹也不能。

众人看着这把仙剑飞到了林若初和秦沁两人中间,十分人性化的在两人之间来回徘徊了一会,最终拿定了主意,向左边飞去。

书评(385)

我要评论
  • ,还有&。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 空了自&发现里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了,虽&然人也

    相较之下,林若初的父亲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却更加漠然。就像现在,自己的女儿死了,虽然人也来了,却也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 业的时&外力的

    苦苦追求了大学四年,在毕业的时候终于感动男神,得尝所愿。两家又门当户对,在没有外力的阻碍下,两人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并且很快林母就怀孕了。

  • 好奇心&绿光,

    这话引起了林若初的好奇心,正想跟上去,没成想到不小心碰到了玉佩,玉佩里面突然冒出一团绿光,把林若初的灵魂给包裹住了。

  • ,没有&吗?”

    要不是他这样,你能产后情绪一直不稳定,没有办法亲自照顾小小姐吗?”

  • “陈姨&你别这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 林若初&感情破

    但林若初在父母缘上却十分浅,在林若初出生前,她父母俩人就因为感情破裂而分开了。

  • 个生母&己的死

    而是林若初在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这个生母,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因为自己的死而这么伤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