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明白自己真的对不起刘师弟,但么我连为胡师弟难过的权利都也没了吗?”听了刘杰这话,这陈真人不开心的地说。刘杰并不在意这陈真人的情绪,先把两只手上面提的人都扔在了地上,接着指指还好好活着的那个人,对陈真人张口地说:“我这话什刘杰并不在乎这陈真人的情绪,先把两只手上面提的人都扔在了地上,然后指着还活着的那个人,对陈真人开口说道:。...

“刘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知道自己对不起刘师弟,但难道我连为胡师弟伤心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听了刘杰这话,这陈真人不高兴的说道。

刘杰并不在乎这陈真人的情绪,先把两只手上面提的人都扔在了地上,然后指着还活着的那个人,对陈真人开口说道:

“我这话什么意思陈兄自己明白,要是陈兄硬要装做不懂,我也没有办法。

不过这个弟子既然也听到了我们商量的话,也不能留了。就一事不烦二主,陈兄干脆一块处理了吧。”

这陈真人看样子并不想动手,出口质问道:“刘道友,你不是说是要为我们出身凡人界的修士争取修真界的地位吗,这胡师弟也就算了,不管他人品怎么样,毕竟是胡家修士,出身于修仙世家。

但你手上这个弟子,却是凡人界出身,你怎么还是要杀人灭口?”

只听这刘杰开口说道:“陈兄,你不也说了这是杀人灭口。既然是杀人灭口,就跟他是谁没关系,谁让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陈兄你杀了胡家子弟,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陈兄在万剑宗将再无立足之地,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陈兄好。

既然陈兄已经回不了头了,为了我们的大事,就不要妇人之仁了,动手吧。”

林若初在一旁看着,这陈真人脸上闪过几分犹豫。但在刘杰的步步紧逼之下,几经挣扎后,还是来到了被扔在地上的那个人面前。

看着躺地上的人,陈真人手上的剑提起又放下,放下又提起。最后还是一狠心,把手上的剑朝此人刺了过去。

就在林若初以为此人就要步他师兄的后尘,同样血溅当场时,没成想到这本来昏迷的人,竟然往后一滚,躲过了陈真人这一剑。

躲过了这一剑之后,这人应该也明白靠自己是不可能在两个金丹真人的手下逃掉的,因此并没有就此逃跑,而是顺势跪在了地上向刘杰求饶。

“前辈,饶命啊,弟子绝对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弟子愿意发誓。要是前辈还是不放心,前辈可以在弟子体内布下禁制,只要弟子敢提这事,就引爆禁制,只求前辈饶我一命。”

听了这人的苦苦哀求,刘杰还是不为所动,只是开口说道:“没想到你这小子是装晕,还挺有心眼的。

那就更不能留了,任何防范措施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还不如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我也没那时间来防备你会不会出卖这事,不过你怎么不求求你们陈真人,说不定陈真人就心软了?”

小命还握在别人手里,这人当然不敢不回答,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刚才陈师叔已经开口向前辈求情了,可是前辈您……”,后面的话这人就不敢再说出口了。

这刘杰看这人没有说完,竟然也没有生气,反而接口把此人的未尽之意说了出来,“你是不是想说这陈真人也是受我辖制,求他没有用。

这就是你不懂事了吧,你一个筑基弟子哪来的胆子都能瞧不起金丹真人了。

你别看这陈真人刚才动手杀了你胡师兄,但这其实是你陈师叔自己想要你胡师兄死。

要不是他自己心里愿意,我还能在你们万剑宗,强迫你们万剑宗的真人杀你们万剑宗的弟子啊。

毕竟只要不小心闹出一点动静来,我说不定就出不了这万剑宗的大门了。

你也一样,只要你陈师叔愿意救你一命,你就死不了,你还是去求求你陈师叔吧。”

这人听了这话,不知道是觉得这话有道理还是病急乱投医,果然跑到这陈真人面前,不断的磕头,并且开口哀求道:“陈师叔,你就饶了我吧!”

陈真人把跪着的那个万剑宗弟子扶起,拦住他不再让他磕头哀求,同时对着刘杰说道:“刘道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开始跟我说只是想要让我加入你们,可我却没有看到刘道友的丝毫诚意,我只看到了刘道友你对我们万剑宗弟子、对我本人的戏弄。

刘道友,你究竟是什么目的就直说吧,不用再这样意有所指。”

看到陈真人动了真怒,这刘杰也端正了态度,开口说道:

“到不是我要与陈兄过不去,我是真的带着诚意来邀请陈兄加入我们的。但陈兄自己不坦诚,就不要怪在下出此下策了。”

陈真人余怒未消的说道:“我怎么没有诚意了,你说不放心我,让我交投名状,虽然我知道胡师弟是无辜的,我也妥协了,杀了胡师弟,这还不够有诚意吗?”

只见刘杰开口说道:“陈兄,你就别装了,你要想要胡家修士的命就直说好了,我也能理解。

毕竟当年要不是因为胡家的修士,嫉妒你的修行速度,在门派大比上故意弄伤了你的经脉,你也不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陈真人听了这话,说道:“刘道友,话可不能乱说。虽然当初胡师弟是在门派大比上弄伤了我,可是胡师弟并不是故意的,这些年胡家也给了我不少养伤的宝物,我已经不怨胡师弟了。

再说了,就算我为当年的事怨着胡师弟,要对付的也应该是胡师弟,而不是跟这事毫无关系的胡师侄。”

刘杰面带微笑的说道:“陈兄,反正现在大家都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我有话就直说了吧。

陈兄不会是在外面装老好人已经装习惯了,已经不会正常表达自己的情绪了吧。明明心里面恨不得对方消失,却非要表现出来一副万不得已的样子。

这个胡家的修士怎么就这么碰巧,刚好就在竹林里面,这竹林里面的阵法也不是一日之功吧。

听说胡家年轻的修士,近年来折损率十分高,连尸体都找不到。我看这片竹林郁郁葱葱,长势喜人,比我见过的所有竹林都要好。”

刘杰的话音刚落,林若初就看见这陈真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出手了。

林若初本以为这陈真人是要反抗,没成想到却是对那个活着的万剑宗弟子出手了。

这陈真人把人杀了后,就说道:“既然刘道友已经猜到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做梦都想要报复胡家。但单靠我自己,只能杀一些不受重视的胡家修士,所以才想寻求刘道友等人的帮助。

不过既然刘道友对我这些年做的事情一清二楚,却还选择来找我,想来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我们也不用在这互相试探了,大家直接去商量具体应该怎么办吧。”

刘杰开口说道:“好,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陈兄,做事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那我就先带陈兄去认识其他人。”

看到这两人离开了,林若初心里面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收起阵法,离开这里,却发现刘杰又返回来了,并且对着自己的方向说道:

“师妹,你是自己出来还是师兄破阵后带你出来?”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小姐你&这样,

    更何况小姐你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小小姐那狼心狗肺的生父。

  • 不是很&都没有

    “陈姨,你说我这个母亲是不是很不合格,若初在的时候,我都没有管过她,若初是不是会怪我?”

  • 终于哭&不会影

    现在看这孩子终于哭了出来,小胳膊小腿也十分有劲,终于放下心来,这下不会影响自己的金字招牌了。

  • 是林若&凉薄,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 天不着&外面花

    结婚的时候说的多好啊,没成想到小小姐还没出生就原形毕露了,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 林若初&不知道

    林若初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 想着,&请得起

    林若初有时候想着,幸好这是富豪之家,请得起保姆,要不然自己说不定更可怜。

  • 林若初&朝一个

    林若初感到绿光包裹着自己的灵魂一直在朝一个方向移动着。

  • 也曾有&,在进

    就像林若初这个名字一样,林若初的父母也曾有过甜蜜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开头像一部偶像剧,据说他们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在进校门的时候碰上了,当即林母对林父一见钟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