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本来我以为这两人在商议什么阴谋,结果听了老半天,意外发现是一个二世祖在沟通交流会上被忽略了,心里面不很舒服,没办法在同门师弟面前放狠话找宽慰罢了。并且前面说的一大堆全都是废话,也就最后听见了自家师尊的一个大瓜,还不明白是真是假。但是看这二世祖言之凿而且前面说的一大堆全都是废话,也就最后听到了自家师尊的一个大瓜,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林若初原本以为这两人在商量什么阴谋,结果听了半天,发现就是一个二世祖在交流会上被忽视了,心里面不舒服,只能在同门师弟面前放狠话找安慰罢了。

而且前面说的一大堆全都是废话,也就最后听到了自家师尊的一个大瓜,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看这二世祖言之凿凿的样子,到不像是假的,不过林若初还真想象不出自家师尊当初为爱疯狂的模样,正想听这二世祖继续往下爆料,没想到这时异变途生。

这周围的竹子突然自己移动了起来,林若初一惊,也顾不得听八卦了,忙避开竹子移动的路线,等这些竹子停止移动后,就往竹林外面走去。

没走几步,就发现这里面的竹子移动后,这竹林就变成变成了一个阵法,自己走到这里后却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在里面根本就出不去了。

林若初对阵法了解不深,便从储物袋里面拿出攻击类的符篆,想直接靠符篆在这屏障上破开一个缺口。

正当林若初拿出符篆打算攻击的时候,却突然想到这竹林总不会自己突然移动,肯定有人在指挥。

但这指挥的人却不一定是发现了自己,万一是要对付竹林里面的另外两人,自己现在贸然动手,说不定反而还为这躲在后面的人指明了自己的方向,自己眼下应该先找地方藏好,看一下后续发展再说。

可这敛息符,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还好,不容易被人发现。但要是有人特地寻找,也不知道靠敛息符能不能躲过幕后之人的眼睛。

正在林若初担心时,林若初突然想起自己当初拜师时,阵峰的李真君给了自己一个七阶的迷踪阵,这迷踪阵元婴之下都不能发现,自己总不会这么倒霉,真的碰上元婴修士吧。

想到这里,林若初便把迷踪阵拿出来,刚布好阵后,走进去藏好,就见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两个人,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并不怎么好,不但是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前面的那个修士脸上还带着几分余怒。

先进来的那个修士年龄看起来已经不小了,而后面那个修士林若初却认识,正是林若初才刚见过不久的二师兄刘杰。

这竹林的异变应该就是这两人中的一个造成的,因为这两人轻而易举的就进来了,并没有收到阻挡。

看样子这两人并不是发现了竹林里面有人才启动阵法的,而是要谈事。就是不知道要商量什么事,还要布了阵法谈。

刚想到这里,林若初就听到先进来的那个修士开口说道:“刘道友,你别太过分,我陈某人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你,但我万剑宗也不是吃素的,也不是没人能对付你。”

接下来林若初就听到二师兄刘杰开口说道:“陈兄,你再听我说几句,要是听完后,陈兄还是不同意,我绝对不再纠缠。

我还记得大家刚认识的时候,陈兄是何等的天资卓越、意气风发。并且不但在万剑宗,就算其他宗门这一代弟子加起来,陈兄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不说远了,就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四人虽说大家都是筑基期,但陈兄却已经是后期了,我们几人才是初期。

就因为不是世家出身,修炼速度超过了你师尊的嫡系后人,就受到了打压,白白在筑基期蹉跎了这么多年,到现在才勉强结丹,陈兄你甘心吗?

难道我们这些凡人界出身的孩子天生就低人一等,活该做这些修仙世家出身的孩子的垫脚石吗?”

林若初听到这时,才明白这个年老的修士就是这次金丹大典的正主陈真人。

按林若初来时听齐锐与陆琦的交谈,以及刚才这两人的对话,这陈真人应该和齐锐、陆琦等人年龄相仿,这样看来这陈真人这些年过得真是不容易,外表上和他昔日这些朋友比起来就像两代人一样。

这陈真人听了刘杰的话,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我当然不甘心,我原本筑基期时在我们这一代弟子当中的修为算得上数一数二的。

现在却在你们一个个都快冲击元婴时才勉强进入金丹期,一辈子都无望元婴;在你们一个个还风华正茂的时候,我就已经垂垂老矣。

但是刘道友,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虽然不是修真世家出身,可太白宗、你师尊并没有亏待你。

你的修为比起那些世家出身的弟子来说,并不差什么,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是真的要打破修真界现有的规则,给我们这些不是世家出身的修士一条出路。”

刘杰听到这话,也激动起来了说道:“就因为我的修为不比齐锐低,因此外界都说我师尊、太白宗没有亏待过我,那你们又知道我为了这一切付出了多少努力。

齐锐修炼时需要的任何资源都有人替他准备好,每天除了修炼什么也不用关心。而我需要什么,却需要自己在外冒险才能得到,我又有多少次都是在生死一线中突破的。

而齐锐呢,甚至出宗历练时,都有人在暗中保护,而不像我们这些凡人界出身的孩子一样,死在外面都没有人关心,反正十年一招,宗门里面并不缺弟子。

这些也就算了,毕竟这些东西也都是人家家族的积累,我虽然羡慕,但不至于为了这些记恨。

可是我们这一代弟子当初选大师兄的时候,明明支持我的师弟师妹更多,就因为我不是修仙世家的子弟,就要剥夺了我的机会让给齐锐。

这公平吗,就因为不是修仙世家出身,我干什么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甚至就算我做得最好,还是会被歧视、会被别人夺去成果。”

“虽然当初刘道友的支持者更多,但齐道友的支持者也不少,何况当初你们二人虽然修为相当,但齐道友的修为还是要隐隐高出刘道友你一筹。

太白宗更看好齐道友,也不能算作是偏心齐道友,何况令师对刘道友不错,最后不是也为刘道友说了一句公道话。

刘道友就因为这个就想要推翻修真界现有的制度,你不觉得这话太没有说服力了吗?”听了刘杰的话,这陈真人并没有完全相信,提出疑问道。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你觉得现在修真界的状态是正常的吗?”

书评(168)

我要评论
  • 的母亲&的长相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的手足无措,林若初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自己这一世的母亲的长相,但眼前却一片模糊,最后还是抵不过婴儿的本能睡了过去。

  • 一切感&到新奇

    刚开始的时候,才变成灵魂状,对一切感到新奇,林若初觉得还好。时间久了之后,林若初就觉得无聊了。

  • 感觉没&有那么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 没了,&这房子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自己还&么还要

    有时候又觉得,既然自己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劳燕分飞了,这些年来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当初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生下来。

  • 啊,没&生就原

    结婚的时候说的多好啊,没成想到小小姐还没出生就原形毕露了,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 子抱到&传来。

    “把孩子抱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 这个名&照顾自

    林若初是随母姓林的,若初这个名字,据照顾自己的保姆说,也是自己母亲取得。

  • 美,但&含的意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