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求知欲堂下课后后,回甲院,甲院的九人便全部都往李师姐的住处走去,的确都要去坊市。“若初,你制符失败了也没?要不然也没失败,也不需急。嘛你修练的速度是我们中最慢的,以后肯定能收徒,收徒后就不需自己辛苦赚修练资源了。不需像我们,以后还需“若初,你制符成功了没有?要是没有成功,也不用急。反正你修炼的速度是我们中最快的,以后一定能拜师,拜师后就不需要自己辛苦赚修炼资源了。不用像我们,以后还需要自己辛辛苦苦赚灵石。”在路上,许柔走到林若初的身边,开口问道。。...

第二天求知堂下课后,回到甲院,甲院的九人便全部都往李师姐的住处走去,看来都要去坊市。

“若初,你制符成功了没有?要是没有成功,也不用急。反正你修炼的速度是我们中最快的,以后一定能拜师,拜师后就不需要自己辛苦赚修炼资源了。不用像我们,以后还需要自己辛辛苦苦赚灵石。”在路上,许柔走到林若初的身边,开口问道。

这就是林若初跟甲院的人没有办法成为真正的朋友的原因,虽然说站在这里的都是这一批弟子中的佼佼者,但修炼速度所有人不可能完全一样,一年后又有决定大家前途的考核,大家又都是竞争对手,因此所有人都是面和心不和,就算一开始有些人因为出身相似而走得更近,后面也渐渐的疏远了。

许柔这话往好了想是好意,担心自己在四艺上都没有天赋,特意安慰自己。但结合她平时就爱说酸言酸语的表现,又像是嘲讽自己,修为比她高一点又怎么样,其他方面却比不上她,只能盼着后面有人能收自己为徒,要不然连修炼资源都没有。

毕竟自己虽然修炼的速度比他们要快一点,但修为却也只他们高一层罢了,这几人也都有练气四层的修为了。

再说了这半年时间也不是白过得,大家都知道了一年后考核既不是看谁的修为高,也不是擂台比试。而是所有弟子都去秘境,看谁的收获更多。

不过不管许柔究竟是何意,一般言语间的交锋林若初还不至于放在心上,只当做她是真关心自己,开口回道:

“还好,我在制符上还是有一点天分,已经会火球符了。不过还是比不上你和安宁两个,在丹道和阵道上都有不俗的表现。我到觉得到时候你们拜师更加有希望,至少丹峰和阵峰窦会抢着要。”

虽然林若初是在夸她,但听了这话,许柔却并不高兴。因为还有一个安宁跟她一样,比起林若初,许柔更加不喜欢安宁。

安宁才来的时候穿的破破烂烂,人又很瘦小,许柔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没成想半年过去,这安宁越长越好了。

虽然许柔的长相也不差,但还是被安宁比了下去,要说长相的事是天生的,没有办法,不能怪安宁的话。

真让许柔讨厌起安宁则是因为学习四艺的时候,最开始许柔和安宁都炼制成功了聚气丹,没成想到后面学习刻制阵盘时,许柔也成功了,在所有弟子中只有许柔一个人成功了两项,一时间风头无两。

但还没等许柔得意多久,安宁也成功刻制了一个一阶阵盘。因为大家都是同时学的刻阵,材料也是同时领的,但安宁却要比她许柔晚几天才宣布成功,许柔就一直很不服气,觉得安宁的成功有蹊跷,当下说道:

“我哪里比得安宁,有李师姐的照顾,李师姐可是阵峰峰主的爱徒,李师姐随便漏点什么东西,也够安宁用了。”

许柔说完后,知道林若初在制符上有天赋,看不成林若初的笑话了,也就没心情待在林若初身边了,便往安宁身边走去了。

看着许柔被自己成功转移了注意力,去找安宁了,林若初暗暗松了一口气。要说这许柔有多坏到也不至于,就算对着安宁也就是时不时的刺两句罢了,但嘴上不饶人,应付起来却也挺费神的。

很快几人便到了李师姐的住处,李师姐已经在院内等着了,看林若初她们来了,就直接带他们往外走去,并且开口介绍道:

“你们以后需要的物品一般可以用贡献点直接在宗物堂换,也可以和门内弟子内部交换。要是宗物堂没有的,同门中也没有换到的话,还可以去坊市买。

坊市里面的商铺有不少都是商盟的,在各个地方都有店铺,只要不是特别稀有的物品都可以随时买到,就算是稀有的,也可以让商盟留意,等有货的时候再通知你们就行了。

离宗门最近的坊市就是太白坊市,我今天带你们去的就是太白坊市,你们等会要是看上什么适合自己的物品也可以买。”

说话间,李师姐已经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停了几座飞舟的小广场上,李师姐在门口交了灵石后,就领到了一个牌子,李师姐一边带着他们往停飞舟的地方走去,一边继续给几人介绍道:

“要出宗门,除了自己御剑飞行或者使用自己的飞行法器外,还可以租用宗门的飞舟。要是去的地方是经常有门内弟子往返的,宗门还开通了固定时间往返的飞舟以及传送阵。

无论是坐哪种,你们在门口交了灵石,里面的执事弟子会给一张号码牌,你们对着牌子就能找到地方。

不过要是单独租用飞舟的话,不但花的灵石更多需要十块下品灵石,还要交押金,并不划算。而坐宗门固定时间往返的飞舟和传送阵只需要一块下品灵石。

这弟子峰需要出去的人并不多,我就只能租飞舟出去了。想着灵石花了,不能浪费了,刚好这飞舟我一人坐又有不少空余位置,便想着带你们去涨涨见识。”

虽然李师姐这么说,但林若初几人都明白这是李师姐找的借口,李师姐就是想带大家出去逛一下。毕竟虽然在弟子峰只能单独租飞舟,但李师姐可以去其他峰搭灵舟坐传送阵。

于是大家便七嘴八舌的向李师姐表示感谢。

几人依次上了飞舟,太白坊市在太白城,离太白宗并不远,没过多久就到了。飞舟不能进城,只好在城门外不远处停了下来,林若初等人下了飞舟,看着眼前的仙城。

不同于青木城等凡人界的城墙一般都是用青砖所建,眼前的城墙却是用的玉石所建,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叹道不愧是仙城。

李师姐见到这几个孩子的样子,便笑着说道:“幸好我今天带你们出来了,要不然你们进修真界这么久了,都到练气中期了,还不知道仙城是什么样的。好了,这城墙有什么好看的,快点跟我进去吧。”

说着便带着几人往城门走去。

书评(221)

我要评论
  • ,没有&事,都

    但听着林母的哭泣声,林若初渐渐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了探寻真相的想法,无论当年究竟怎么回事,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自己已经死了。

  • 户对,&。

    苦苦追求了大学四年,在毕业的时候终于感动男神,得尝所愿。两家又门当户对,在没有外力的阻碍下,两人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并且很快林母就怀孕了。

  • 却突然&控制,

    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林若初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声脆响,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哇的哭了起来。

  • 个十分&怀抱。

    林若初感觉自己被转移了地方,落入了一个十分温暖的怀抱。

  • 束缚自&西。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 也有数&自己收

    从自己做接生这一行开始,也有数十年了,自己手上接生的孩子个个都十分健康,自从这名声打出去后,尽管自己收费比其他人高,来找自己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这次不会要失手了吧。

  • 林若初&杂。

    不过,就像还是会为林若初取名,会为林若初的死而感到伤心一样。林若初的母亲对她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尽管这感情很复杂。

  • 己的亲&心情想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 戳中了&林母的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