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迅速养成了在太白宗的生活,每日下午按照宗门其要求去求知欲堂去学习,余下的时间就可以用来修练。林若初但是修练的《寒冰诀》,但是怕以后晋阶的时候非常遇到的困难,但如此一来因为手上仅有这本功法,三来也是最最重要的的是林若初也会觉得这功法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不明白为什林若初还是修炼的《寒冰诀》,尽管担心以后进阶的时候十分困难,但一来因为手上只有这本功法,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是林若初也觉得这功法说的很有道理。。...

林若初很快习惯了在太白宗的生活,每天上午按照宗门要求去求知堂学习,剩下的时间就用来修炼。

林若初还是修炼的《寒冰诀》,尽管担心以后进阶的时候十分困难,但一来因为手上只有这本功法,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是林若初也觉得这功法说的很有道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此人最后没有成功,但林若初也觉得修炼只修灵力不修心是不对的,修炼应该是修心炼身,二者相辅相成,而不是只追求力量的强大。

这天从求知堂回来后,林若初没有急着开始修炼,而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今天求知堂发的符纸、符笔和朱砂准备画符。

现在林若初已经在太白宗待了半年了,修为已经进入练气五层了。现在林若初才体会到了灵根对修炼速度的影响。

甲院其他八人在入门三天内就全部进入了练气期,现在也都已经进入练气中期了。而戊院还有一个五灵根弟子没有成功引气入体。

在甲院的几人也进入练气期后,就又和林若初一块进出了,林若初也没有拒绝几人递出的橄榄枝,但和几人也没有办法成为好朋友,大家维持着一个普通同门的关系。

现在求知堂的课,修真界常识已经讲完了,最近正在讲的是修真四艺,今天讲的就是制符。

林若初回来后,就想试一下。拿出一张空白符纸,把符笔沾上朱砂,林若初小心的控制着体内灵力,缓缓注入到手中的符笔上。

同时按照早已记牢的火球符的运转方向,控制符笔开始游走着,灵力通过符笔均匀的注入符纸上。

随着最后一笔的落下,林若初紧张的盯着符纸,前面几次都是在这一步失败的,前面几次最后符纸都没有形成符文,而是突然燃烧了起来,化为一片灰烬。

只见符纸上闪过一道耀眼的红光,成功了。林若初拿起这张符纸,感受着其中的灵力,发现是一张下品符,并不怎么满意。

不过想着自己才刚开始学习制符,学堂里面发的那打符纸还没用几张,就成功的制成了一张符,想来自己在符之一道上还是应该颇有天赋的。

想要在修行一途中取得一定的成绩,拥有灵根只是入门砖,法、财、侣、地缺一不可。

法,法的重要性就不用说了,要是没有功法,无论灵根天赋有多么惊人都没有用。

而一部好的,并且适合自己的功法,可以让人的修炼速度突飞猛进。

财,修行过程中是需要耗费大量钱财的,没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是很难取得成绩的。

灵根不好的,需要靠大量的丹药辅助修行的就不说了。就算灵根好,不需要靠依丹药修行,辟谷丹总少不了,何况还有避毒丹、避障丹等特殊功效的丹药。

就算不用丹药,攻击、防护、飞行之类的法器法宝总需要买,这些也需要大量钱财。

侣,倒不是特指道侣,而是指志同道合的朋友。虽然修行一途,是孤独的,就像初入太白宗时,问心梯就有考验能不能耐得住孤独,不知终点独自前行的关卡。

但在日常修行中完全闭门造车,不与其他人交流也是不行的,要不然自己走错了路都不知道。

地,在灵气充足的风水宝地修炼跟在灵气贫乏的地方修炼,速度上肯定是天差地别。

大宗门的弟子,背靠宗门,住的地方灵气充足,入门就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功法,同门众多,也不缺交流的人,法、侣、地都不缺。

但财却要靠自己了,虽然宗门每月也有月例,但只靠月例却是远远不够的。

修真家族出身的修士还好,有家族的供养。而林若初这一批弟子都出自凡人界,只能靠自己。

门中弟子赚取灵石的方法,一是靠完成宗门任务,二就是学习一技之长。

新入门的弟子修为都不高,要是接宗门任务,只能完成一些花费时间多,收入却很低的任务,时间久了,对修行十分不利。

而修真四艺丹器符阵,要是会一样,就可以摆脱穷困的现状。

当然要想靠修真四艺来赚取灵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要有天赋。

而光有天赋还不行,还得有财力,没有人能一开始就成功,就算侥幸成功了,也不能保证每次都成功。

在这个过程中都会损失掉一部分材料,只有成功率上去了,才会有灵石结余,一开始的时候还要自己贴灵石。

而对林若初他们这群弟子来说,根本没有灵石可以用来填进去,都只是用求知堂发的那份免费材料来试。

因此要不是真的天赋惊人,靠免费材料都入门了的,现在是没有财力来学这些的。

求知堂已经讲过丹、器、阵三样了,林若初都没能靠求知堂发的免费材料成功,看甲院内其他八人都成功了,林若初面上不显,心里面还是有几分不是滋味。

现在看到自己终于成功了,林若初十分高兴,变一鼓作气把剩下的符纸都画完。

画完后,林若初数了一下成功的数量,发现成功率在五层,开始那一打符纸一共一百张,现在画完后,成功的有五十张。

这成功率还算可以,按照课堂上所说,一般成功率到达三成就算入门了,不用再往里面贴材料钱,就是不知道以后绘制其他符篆,是不是成功率也这么高。

正在林若初想着是不是在买一些符纸来实验一下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碰了院门的禁制,林若初走了出去,打开院门,发现是住在自己隔壁的安宁,便关闭了禁制。说道:“安宁,怎么了,是你有事找我还是李师姐有什么吩咐?”

安宁便是安八丫,在宗门里面读书习字后,觉得原来的名字不好听,便改为了安宁。

也不只她一个人改名,不过在甲院里面还是只有安宁一个人改了名。

因为安宁的基础最差,在甲院其他几人都不需要再去李师姐那里学习了,只有她还每天去,因此李师姐要有什么事,一般都是让她通知的,所以林若初才有此问。

安宁说道:“若初,李师姐明天要去坊市,想着我们来宗门后还没去过坊市,让我来问问你们去不去?”

林若初想着自己自从进入太白宗后,因为练气期的弟子不能单独出门的规定,还没出去过。明天就算不买东西,出去逛逛也好。

便对安宁说道:“明天什么时候去?”

“你上午下课后,和我一起去李师姐那里就行了,我还要去问其他人,就先走了。”安宁对林若初说完,便离开了。

书评(373)

我要评论
  • 刚开始&醒,后

    刚开始时,林若初还努力保持着清醒,后面见绿光不会伤害自己,绿光里面又暖洋洋的,让人十分想睡觉,就真的睡过去了。

  • 放下,&容易,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 怎么回&。

    但听着林母的哭泣声,林若初渐渐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了探寻真相的想法,无论当年究竟怎么回事,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自己已经死了。

  • 没有出&生下来

    有时候又觉得,既然自己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劳燕分飞了,这些年来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当初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生下来。

  • 照顾自&取得。

    林若初是随母姓林的,若初这个名字,据照顾自己的保姆说,也是自己母亲取得。

  • ,你能&,没有

    要不是他这样,你能产后情绪一直不稳定,没有办法亲自照顾小小姐吗?”

  • 这房子&去,却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为什&个女儿

    林若初看着自己这对父母,想着他们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分开,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女儿漠不关心。

  • 舒服了&,总感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 想不明&己的死

    而是林若初在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这个生母,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因为自己的死而这么伤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