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到求知欲堂后,不出出乎的又迟到了了。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后,在最后面找了一个位置坐好,听着台上的修士讲授。但是林若初进去时特地放轻了脚步,但下面这群才刚入宗门的弟子也就罢了。台上正讲授的修士却了是筑基期了,林若初刚到求知欲堂范围该修士就了虽然林若初进来时特意放轻了脚步,但下面这群才刚入宗门的弟子也就罢了。。...

林若初到求知堂后,不出意料的迟到了。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后,在最后面找了一个位置坐好,听着台上的修士授课。

虽然林若初进来时特意放轻了脚步,但下面这群才刚入宗门的弟子也就罢了。

台上正在授课的修士却已经是筑基期了,林若初才到求知堂范围该修士就已经知道了,不过现在看林若初偷偷进来了,也没有管她,还是在上面继续讲着修真界的一些常识。

直到今天的课程讲完后,才开口说道:“今天迟到了的那位弟子,站出来。昨天给你们说的清清楚楚辰时到求知堂上课,你来的时候都什么时候了?”

林若初刚才进来的时候看没人发现,还以为自己躲过一劫了,没成想到人家是准备秋后算账,只能垂头丧气的站起来,解释道:

“师叔,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昨天回去后试着引气入体,沉侵在了修炼之中,一时没有注意到时间,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听到林若初这话,该修士却并不善罢甘休,接着说道:“修炼,在座的哪个昨天回去后没有试着修炼,其他人早上都能按时来上课,就你特殊,要迟到。

你又比其他人强在哪里,要是你引气入体了,我这次到可以算了,毕竟进阶的时候感受不到外面的时间是正常的。你引气入体成功了吗?

既然没有成功,就不要再狡辩了。你违反了规定,就要受到处罚。要不然其他弟子有样学样,我这求知堂还怎么管。

念在你是初犯,我这次就从轻发落,我就罚你打扫这求知堂的卫生一个月,可有异议?”

林若初听到这里,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修士既然已经选择在课后说自己迟到的事了,为什么却不等其他人离开了,私底下再说,反而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是为了立威,为了杀鸡儆猴。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开始时还好说,时间久了,肯定会有各种问题,就没有那么好管理了。

挑一个最先冒头犯错的处理了,后面其他人吸取了教训,就不敢轻易惹事了。

虽然明白这修士为什么这么做,但当这个反面典型是自己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好接受,不过好在自己已经引气入体了。

于是林若初弱弱的开口提醒道:“师叔,我已经进入练气期了。”

这修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说道:“已经进入练气期又怎么样?什么!你说什么!你已经引气入体了成功了!”

忙运转功法仔细朝林若初看去。在修真界中修士是可以看出修为比自己低的修士的修为的,但这修士没成想到才第二天就有人能成功进入练气期,刚才没有细看。

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眼前这个小姑娘还真已经是练气一层了。这修士在心里面思考着,一天就能引气入体的孩子,修真界倒也不是没有,但都是出身顶级修真世家的修真天才,在凡人界收的孩子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天就进入练气期的。

虽然知道这一批的弟子中没有世家出身的,但万事无绝对。眼前这个小姑娘会不会是哪个世家的孩子隐藏了身份,听说有些家族就爱用这种方法历练小辈。

就算不是世家出身,要是真是凡人界出身的话,那一日引气入体,天赋更是惊人。

毕竟世家出身的孩子,要想加入宗门的话,虽然在家时也不能修炼,但这些家族都有一些排出身体杂质,提高身体纯净度的秘法的。而凡人界的孩子靠的就是纯天赋了。

这样的孩子以后不知道会走到什么样的高度,自己虽然是筑基修士,但却年龄不小了,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进步的余地了。

对这样的天才弟子,就算不能交好,也不能得罪了。不过好在自己刚才说的话也不是没有留有余地,眼下还有补救的机会,便开口说道:

“既然你是因为在引气入体才迟到的,那也算事出有因,处罚的事就算了。好了,下课。”

虽然心里面知道自己不能和眼前的小姑娘计较,但已经说出口的处罚作废了,面子上还是有几分挂不住,说完这句话,该修士就匆匆离开了。

该修士一离开,下面这些弟子就呼朋唤友的离开求知堂。林若初却发现自己被排挤了,昨天下课后,甲院其他八人还和她结伴而行,今天却没有叫她一起走。

不过林若初倒也不介意,大家的出身、性情都不同,不过是住在一个院子罢了,关系本来就不算牢固,就算现在不因为这事疏远,时间久了也会因为其他事情疏远。

因为并没有人说引气入体后,后面应该做什么。只是说修炼上面有什么问题,就去找负责自己的师兄师姐。因此林若初自己回到甲院后,就准备去找李师姐。

林若初来到李师姐的住处,敲门里面没有人应,又发现院门是开着的,就推门进去了。进去后才发现其他几人都在了。

林若初心里一惊,心里思量这这几人怎么都在这里,为什么没有人通知自己过来。

等走近后,林若初才发现李师姐正在给这些人讲解引气诀。

李师姐,单名一个芸字,看到林若初来了,便让下面的孩子自己先按照讲解感受一番。

然后出门来见林若初,没等林若初开口问,就说道:“林师妹是想问进入了练气期后,应该干什么吧。这怪我,没有想到林师妹这么快就引气入体了,没有说下一步应该干什么。

本来宗门的安排是你们上午去求知堂听修真界的基本常识,下午的时候虽然是由你们自己安排。

但考虑到你们都没有接触过修炼这些东西,不但大多数人都不识字,就算识字的也不看懂引气诀上的经脉走向、全身穴位这些东西。

就先安排你们跟着领路人学习引气诀,以后一边修炼,一边再慢慢学习文字以及经脉穴位之类的修炼需要用到的知识。等这些都学完了,下午才由着你们自己安排。

既然师妹已经引气入体了,可见这些都会了,就不用每天下午来我这里学习了。你就先去藏功阁选一门功法修炼,然后除了去求知堂外,其他时间就自己安排。

因为进入练气期后,虽然也能用引气诀修炼。但引气诀是无属性功法,用这个修炼的话速度太慢了,因此要选择功法。

每个新弟子都有一次免费选取功法的机会。你去了藏功阁后,选功法时不要急,慢慢选。这功法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你以后的主修功法了。

虽然以后要是觉得修炼的功法不适合自己,想换功法的话,用贡献点也能换取其他功法,但那需要的贡献点就多了,而且半途换功法对修炼也不好。”

李芸对林若初也很客气,不等林若初提问,就说得明明白白。毕竟其他凡人界中招收的弟子,都还在听人讲解引气诀,还没能开始修炼呢。

眼前的小姑娘却都已经引气入体了,李芸跟求知堂那位修士想的一样,眼前的小姑娘无论是靠天资还是靠出身,都不是自己这种普通内门弟子能得罪的。

林若初向李师姐道谢后,便告别李师姐,向藏功阁走去。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年一直&己自幼

    果然,这十八年一直没有来过这里的女人,现在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自己自幼佩戴的玉佩,喃喃自语:

  • &照顾自

    林若初是随母姓林的,若初这个名字,据照顾自己的保姆说,也是自己母亲取得。

  • 而是林&因为自

    而是林若初在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这个生母,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因为自己的死而这么伤心。

  • 就像林&时候碰

    就像林若初这个名字一样,林若初的父母也曾有过甜蜜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开头像一部偶像剧,据说他们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在进校门的时候碰上了,当即林母对林父一见钟情。

  • ,没成&初的灵

    这话引起了林若初的好奇心,正想跟上去,没成想到不小心碰到了玉佩,玉佩里面突然冒出一团绿光,把林若初的灵魂给包裹住了。

  • 还没出&家,在

    结婚的时候说的多好啊,没成想到小小姐还没出生就原形毕露了,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 美,但&。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 不是很&,若初

    “陈姨,你说我这个母亲是不是很不合格,若初在的时候,我都没有管过她,若初是不是会怪我?”

  • 了。林&个曾经

    但人生毕竟不是偶像剧,很快两人便分开了。林若初这个曾经的爱情结晶就成了拖油瓶,两人都不待见。

  • 们当初&自己这

    林若初看着自己这对父母,想着他们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分开,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女儿漠不关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