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听见太白宗掌教这么说,所以不明白他问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心里面在暗暗沉思着自己所以怎么提问才好。林若初但是拜了太白宗掌教为师,但实际上平常两人之间并也没怎么接触到过。林若初收徒后,太白宗掌教就把林若初交到齐锐带着,后面就也没怎么管她了。要林若初虽然拜了太白宗掌门为师,但其实平时两人之间并没有怎么接触过。。...

林若初听到太白宗掌门这么说,因为不知道他问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心里面在暗自思索着自己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林若初虽然拜了太白宗掌门为师,但其实平时两人之间并没有怎么接触过。

林若初拜师后,太白宗掌门就把林若初交给齐锐带着,后面就没有怎么管她了。

要说现在这太白宗掌门是因为关心自己才过问的,林若初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林若初想着现在刚发生了自己错失仙剑,并且这仙剑最后还被问天宗的修士得了去的事,这太白宗掌门就来询问自己的想法了。

林若初瞬间就想到太白宗和问天宗之间的明争暗斗,心里面思衬着,难道太白宗掌门是因为仙剑这事,对自己不满意,特意把自己叫过来敲打自己。

想到这里,林若初便开口说道:“师尊,是弟子无能,给师尊和宗门丢脸了。不过请师尊放心,弟子下次肯定不会再输给秦沁了,一定会胜过秦沁的。”

太白宗掌门齐宸听了这话,不置可否。而是定眼看了看林若初,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若初,说起来你拜入我门下也已经好几年了,我们师徒虽然还没有怎么单独相处过,但既然我收了你为徒,在我心中你就跟你师兄和师妹是一样的。

我叫你来,也是想让你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怕你心里面放不下这事,因为这事产生了心结,影响了日后的修行。

难道在你眼中,我就只是关心太白宗,关心自己的面子,而不是关心你。”

林若初听了太白宗掌门这话,想着不管这话是真是假,既然太白宗掌门都这么说了,自己却也不好再敷衍回答了。

同时林若初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是有点不对,只要一想到这事心里面总有几分不甘,要是现在不解决这个问题,这迟早会成为自己心境的一个破绽。

但是虽然知道老记挂这事对自己没有好处,要放下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现在既然太白宗掌门问到了这事,林若初也想知道这太白宗掌门是不是有解决的办法,便开口说道:

“师尊,是弟子不会说话,我当然知道师尊是关心我的。我就是自己有几分不甘心,所以一听您提到这事,就想着下次一定不能再输给秦沁了。

明明我和秦沁都经历了考验,并且都通过了。我还比秦沁先出来,为什么最后仙剑择主选的是她而不是我。”

太白宗掌门听了这话,沉吟片刻之后,才语重心长的说道:“若初,我知道你是觉得不公平,你认为自己的表现不比秦沁差,甚至还比秦沁好,仙剑最后选择的却是秦沁。

可是修真界里面很多事是没有公平可讲的,就说和你们一起困在大殿里面的其他修士,又差在哪里了,却一开始连考验的机会都没有。

修真界万事都说讲究一个缘字,那缘分又是什么呢?缘分从某种角度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偏爱。”

林若初听了这话,并没有释怀。带着几分不甘的说道:“可是师尊,要是一开始就没有机会,我也不会这样不甘了。

但到最后关头却输给了秦沁,甚至还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了,我肯定会想不通。”

太白宗掌门看着眼前的孩子,开口说道:“若初,你修仙是为了什么?无论你修仙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为了仙剑吧!

既然一开始这仙剑就不在你的仙途之中,那有没有得到这仙剑对你的仙途又有什么影响?

你不要本末倒置了,这仙剑对修行来说只能是锦上添花,得到了当然好,没能得到却也不能一直耿耿于怀,以至于影响到以后的路。

至于你输在哪里了,修真界里面很多事情是没有原因的。再说了,这秦沁得到仙剑是福是祸还说不定。”

听了这话,林若初好奇的问道:“师尊,这仙剑有灵性,会自己择主,既然仙剑选了秦沁,其他人就算杀了秦沁,也得不到仙剑啊。

要是普通的修士得到了仙剑,其他人虽然知道杀了这修士,也得不到仙剑,但总会有不甘心的修士,见不得别人好,还是会动手,还能说是福祸难料。

但这秦沁乃是问天宗秦掌门之女,在明知道杀了秦沁也没有希望得到仙剑的情况下,难道还有人会冒着得罪问天宗的危险去杀秦沁?”

太白宗掌门开口说道:“在问天宗内肯定是没有人敢,但这秦沁不可能一辈子不离开宗门。在外面碰到,就不一定了。

不过我说的福祸难料,倒不是单指人祸。而是修真界中每一个得到仙器的修士,运道都跟普通修士不一样,向来都是危险与机遇并存的。

你也知道十大门派每个门派都有镇派的仙器,而仙器在未认主之前,都是不出世的。

那这些门派的镇派仙器又是哪里来的,每个门派里面的镇派仙器,都是宗门中原来拥有这些仙器的修士不在了,留下来的。

其实在修真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气运惊人的修士,这些修士机遇比起一般修士来要多不少,但碰到的危险同样也要多不少。

要是跨过了这些危险,就会成为修真界最顶尖的存在,现在修真界中手中有仙器的几位化神尊者,就是这样的修士。

但大多数人却都没能跨过这些危险,半路就倒下了。作为太白宗掌门,我当然希望门下弟子得到仙剑,就算最后没能度过危险,身死道消,仙剑也是太白宗的。

但作为你的师尊,我其实并不怎么希望你得到这把仙剑。我只愿你按照正常的修行路线,一步一步的往上走,而不是走了捷径,这条路虽然更快却也更危险。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

几天后,林若初站在寂灭城外,生无可恋的听着二师兄刘杰讲解着这寂灭城的来源。

寂灭城是离寂灭塔最近的一座城池,寂灭城旁边就是寂灭林。而寂灭城在修仙界的一众仙城中算得上比较特殊的存在。

寂灭城存在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听这名字也知道这城是寂灭塔出现以后才出现的,但现在在修真界的一众仙城中却都是算比较出名的了。

书评(81)

我要评论
  • 这倒不&看着自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 风悲画&意境很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 户对,&且很快

    苦苦追求了大学四年,在毕业的时候终于感动男神,得尝所愿。两家又门当户对,在没有外力的阻碍下,两人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并且很快林母就怀孕了。

  • 年究竟&事,都

    但听着林母的哭泣声,林若初渐渐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了探寻真相的想法,无论当年究竟怎么回事,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自己已经死了。

  • 没有为&什么就

    林若初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从来没有为钱财发过愁。而且从小到大运气十分好,可以说除了父母的疼爱,简直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 过这里&自己的

    果然,这十八年一直没有来过这里的女人,现在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自己自幼佩戴的玉佩,喃喃自语:

  • 出一团&裹住了

    这话引起了林若初的好奇心,正想跟上去,没成想到不小心碰到了玉佩,玉佩里面突然冒出一团绿光,把林若初的灵魂给包裹住了。

  • &“小姐

    “小姐,小小姐已经没有了,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林若初听出来了,这是自幼照顾自己的保姆陈姨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