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听了齐锐这话,心中暗暗赞叹,啊人不可以貌相,这女修望着娇娇弱弱的,没想起会是万剑宗的大师姐。但是按照理论来说每一代弟子中的第一人都被称为大师兄、大师姐,这近百年是一代弟子,那每个门派每一个近百年都要有新的大师兄、大师姐不会产生,这名头并不稀虽然按照理论来说每一代弟子中的第一人都被称作大师兄、大师姐,这百年就是一代弟子,那每个门派每一个百年都会有新的大师兄、大师姐产生,这名头并不稀奇。。...

林若初听了齐锐这话,心中暗自惊叹,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女修看着娇娇弱弱的,没想到会是万剑宗的大师姐。

虽然按照理论来说每一代弟子中的第一人都被称作大师兄、大师姐,这百年就是一代弟子,那每个门派每一个百年都会有新的大师兄、大师姐产生,这名头并不稀奇。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算法吧,但实际上能得到大师兄、大师姐名头的弟子却并不多。

就说齐锐,现在都金丹圆满了,都还不是太白宗他们这一代的大师兄,当然太白宗齐锐他们这一代也并没有大师兄、大师姐。

因为每一个宗门的大师兄和大师姐虽然说是宗门这一代弟子中的第一人。但这个第一人却并不好定义,并不只是修为第一就行,至少威望也要第一,其他弟子要服他才行,有时还会有其他方面的要求。

要想找出修为第一的人很容易,但这人不说要得到所有人的支持,至少要得到大部分的人的支持就不容易了。

就说这齐锐,修为在太白宗他们这一代弟子中是最高的了,威望也不低,但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最终没有能成为太白宗的大师兄。

而现在下一代弟子已经长成,这齐锐也快进阶元婴了,显然是得不到太白宗大师兄的名头了,所以对这陆琦的万剑宗大师姐的位置,齐锐颇有几分介意,连给林若初介绍陆琦的时候,都要特地把这个名头点出来。

齐锐给双方介绍完后,就带着林若初上了飞舟,随后这陆琦也跟着上了飞舟,众人就乘坐飞舟来到一座山峰。

几人下了飞舟,陆琦就带着齐锐和林若初来到一座景色秀美的院子,并且开口介绍道:

“这座院子是我们万剑宗迎客峰上最好的院子之一,最重要的是里面是分成了几个小院子。

这次的金丹大典来的道友太多了,一人一个院子迎客峰里面安排不过来。

不过给齐道友安排的这个院子里面分为几个小院子,各个小院子之间倒是互不干扰,跟独门独院比起来也差不了什么了。

何况这院子也只安排了太白宗的道友入主,太白宗除了齐道友和你这位师妹,也只有刘杰道友来了,你们三位不但出自同宗还是同一个师尊,也不需要见外。

先前刘道友已经住进去了,但里面还有不少空院子,现在齐道友和令师妹自己选一间住就行了。

不知道齐道友意下如何,要是有什么问题就提出来,我再重新安排。”

“多谢陆道友费心,这个院子就行了,我也好久没有见过师弟了,我们师兄弟住一起,正好可以联络一下感情。”齐锐开口说道。

看齐锐对这个安排没有意见,最近万剑宗比较忙,这陆琦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就告辞离开了。

看陆琦离开后,齐锐就推开了院子大门,带着林若初进去了。进去后,里面就是一个小花园,小花园四角各连接了一个小院子。

其中一个院子的禁制是打开的,但齐锐走过去敲门,里面却并没有人应答,看起来人出去了。

齐锐就让林若初选一间院子住进去,要是觉得无聊,也可以出去在迎客峰上逛逛,但却不能离开迎客峰,就不在管她,自己出去了。

林若初随便选了一间院子进去,打开院子的禁制后,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林若初在太白宗已经四年了,在主峰都住了三年了。但关于这个掌门次徒自己二师兄的事,也就林若初才拜师那天,太白宗掌门介绍自己弟子情况时,在嘴里提了一句这个二师兄,后来林若初就再也没有听过这个二师兄的事了。

本来林若初以为这是因为这位二师兄常年在外,很少回宗门,后面进入太白宗的弟子都没有怎么见过他,才没什么人提起他。

但现在看这万剑宗的大师姐故意在齐锐面前这个神秘的二师兄刘杰,看这齐锐听到刘杰也在万剑宗后的反应,当初应该还发生了不少事。

虽然这齐锐听了刘杰的消息后,表面上的应答算的上滴水不漏。但这三年来林若初跟齐锐的接触比较多,自认为还是有几分了解这齐锐的,很明显,在听到了刘杰的消息后,这齐锐的心情变差了。

这对师兄弟之间当年应该闹得很厉害,甚至事情已经出了本宗范围,其他宗门都知道这些事情,要不然这陆琦也不会特地的在齐锐面前提起刘杰。

而两位师兄之间的事,一来自己连来龙去脉都不清楚,二来虽然这两人都是自己的师兄,但金丹修士的事,自己一个练气修士也没有资格管。

但要是这两人闹起来了,自己也不能在一旁当木头人啊,自己站在那里多尴尬啊,现在自己离开了,这两人后面不管怎么闹,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

林若初本以为齐锐接下来的时间都没有时间搭理自己了,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了齐锐让自己出去的传音符。

林若初出去后,就见到连接几个小院子的小花园里面,齐锐和一个修士正在聊着什么。

林若初走了过去,还没开口说话,就见齐锐指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修士对着林若初介绍道:“师妹,快过来见你二师兄。”

“我这几年在外面也听说师尊得了一女,小师妹都这么大了?”这个修士看着林若初,开口说道。

听了这话,齐锐带着几分不满的语气说道:“师弟这几年虽然没有回过宗门,但终归还是太白宗的弟子,师尊的徒弟。

现在师弟对师尊的事也太不上心了吧,不但不知道师尊新收了一名弟子,甚至连小师妹的年龄都不知道。”

这刘杰听了齐锐的话,倒也不生气,反而好脾气的说道:“我前几年到听说过师尊给我收了一个师弟,到还真不知道师尊又给我收了一个师妹,想来我是对师父疏于关心了,多谢师兄的提醒,我以后会多关心师父的。”

齐锐看到刘杰轻轻松松的就认错了,并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却并不高兴,心里面十分不得劲,像一拳打进了棉花里一样。

书评(479)

我要评论
  • &了。林

    但人生毕竟不是偶像剧,很快两人便分开了。林若初这个曾经的爱情结晶就成了拖油瓶,两人都不待见。

  • 父亲对&是冷漠

    相较之下,林若初的父亲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却更加漠然。就像现在,自己的女儿死了,虽然人也来了,却也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 啊,没&外面花

    结婚的时候说的多好啊,没成想到小小姐还没出生就原形毕露了,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 没有为&小到大

    林若初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从来没有为钱财发过愁。而且从小到大运气十分好,可以说除了父母的疼爱,简直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 刚开始&,林若

    刚开始的时候,才变成灵魂状,对一切感到新奇,林若初觉得还好。时间久了之后,林若初就觉得无聊了。

  • 空了自&正好,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来,不

    “恭喜夫人,喜得千金。”先前看着这孩子生下来,不哭不闹的,倒把稳婆吓了一跳,别是这孩子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吧。

  • 生,也&不幸。

    林若初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 &分想睡

    刚开始时,林若初还努力保持着清醒,后面见绿光不会伤害自己,绿光里面又暖洋洋的,让人十分想睡觉,就真的睡过去了。

  • 林若初&不容易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