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套飞针买回家去后,林若初往里面灌入元力的时候,才意外发现这套飞针不论自己往里面不论灌入多少元力,但是飞针会把元力全部被吸收了,但自己却更本没办法趋使飞针攻击。要不然元力灌入不进来,还能说是这套飞针品阶掉的太很厉害了,了完全沦为为凡物了,更本不能够再使要是灵力灌注不进去,还能说是这套飞针品阶掉的太厉害了,已经完全沦落为凡物了,根本不能再使用了,所以灵力才灌注不进去。。...

这套飞针买回去后,林若初往里面灌注灵力的时候,才发现这套飞针无论自己往里面无论灌注多少灵力,虽然飞针会把灵力全部吸收了,但自己却根本没办法驱使飞针攻击。

要是灵力灌注不进去,还能说是这套飞针品阶掉的太厉害了,已经完全沦落为凡物了,根本不能再使用了,所以灵力才灌注不进去。

但是这套飞针现在却是能够吸收灵力,只是灵力吸收进去后,却都石沉大海了。

难怪当初只要十块灵石,自己还是经验太少了,只想着这套飞针虽然受了重创,品阶掉了。但比起普通武器来说,怎么也要强一点,花十块灵石买下来,不算吃亏。

却忽略了要是这套飞针,自己觉得花十块灵石买合适,这套飞针真的值这个价,那个修士就不会只卖十块灵石了,怎么着也要加点价。

想到了这里,反正也是闲来无事,林若初便想再试试这套飞针。

林若初当下便把飞针拿了出来,仔细观察。还是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又试着往里面灌注灵力,发现还是跟以前一样,飞针只是吸收灵力,没有其他的反应。

就好像这飞针里面藏着什么东西,这东西在不断的的吸收自己灌注进去的灵力一样,而自己灌注进去的灵力根本没有到达飞针上。

直到身体里面存储的灵力都用完了,这飞针都还是没有变化,林若初心里面虽然有几分,自己说不定真看走眼了,这飞针真是废品的想法。

却又抱着几分真正的宝物总是与众不同的想法,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现在身体里面的灵力不够,使得输入飞针中的灵力不够,飞针才不能使用的。便想着等到自己筑基以后再试试,就把飞针收了起来。

这飞舟的速度十分快,比起当初进太白宗时林若初乘坐的飞舟都要快不少。当初林若初坐飞舟的时候,就觉得那飞舟的速度很快了,没想到这个飞舟的速度更胜一筹。

下面的景物都是一闪而过,林若初根本看不清。再加上林若初担心到了万剑宗会碰上比试什么之类的事,也没有心情看风景,在飞舟上的时间里,都是在苦练法术。

直到齐锐发来传音符叫林若初出去,说万剑宗要到了。林若初才放下对法术的修炼,走了出去。

林若初出去后,才发现飞舟已经停下了。宗门弟子到其他宗门拜访时,为了表示对这个宗门的尊敬,飞舟一般是不能直接飞进山门的,而是停在山脚下,由山脚处的值守弟子进去通报后,再由宗门派出地位相当的弟子迎进去。

因此,齐锐的飞舟也是在万剑宗山脚下就停了下来。下了飞舟,齐锐带着林若初才来到山脚处,还没到山门。

马上就有一个守在山脚处的值守弟子迎了上来,一边带着二人往山门处走去,一边开口说道:“这位前辈,不知如何称呼?”

“我乃太白宗齐锐,特地来参加贵宗陈真人的金丹大典。”齐锐开口说道。

齐锐话音刚落,就另外有一个值守弟子往山门内走去。等齐锐和林若初在值守弟子的带领下,才刚走到山门处,就见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女修。

“真没想到太白宗竟然是齐道友你亲自来了,听说齐道友现在已经开始接手宗门事物了,我本来还以为齐道友没有时间来见我们这些老朋友了。”这女修应该是认识齐锐,才见到齐锐后就开口说道。

“陆道友这话就见外了,要是一般的事我不来就算了。贵宗的陈道友金丹大典我可是一定得来。

我还记得我当初刚筑基后和师弟出门历练时,就碰到陆道友和陈道友也出门历练,大家结伴而行,相处投契,关系十分要好。

回宗后,大家也没有断了联系。我、师弟以及陆道友后面也都陆续结丹了,只有陈道友不知为何却一直困于筑基期,这次陈道友终于进阶到金丹期,这种大喜之事作为老朋友的我怎么能缺席。”齐锐开口说道。

“是我的错,没想到齐道友在百忙之中都抽出时间来我们万剑宗。刘杰道友前几天都已经到了,我从刘杰道友处,听说齐道友现在已经金丹圆满,正在在为进阶元婴做准备,本以为这次见不到道友了。”这女修笑着说道。

“刘师弟也来了啊,刘师弟一直在外历练,我们师兄弟也都好久没有联系了,真没想到这次刘师弟也来了,陆道友和刘师弟的关系到十分要好,现在还一直有联系。”说完了这话,齐锐微妙的停顿了一下,才接着开口说道。

“不说刘师弟了,反正等会就会见面了,等会见面了再说。陆道友,不知道其他宗门的人到了没有?”

听到齐锐这么说,这女修也不好开口说刘杰的事了,只得回答道道:“除了问天宗的道友外,其他各派的道友都到了。”

说话间,几人已经进了山门,这女修就拿出一个飞舟,说道:“这迎客峰离山门还有不少距离,齐道友和这位小道友还是乘坐飞舟去吧。”

说完后带着几分疑惑的望着林若初,齐锐看到后,才想起自己因为一来万剑宗就听到了刘杰的事,倒把林若初忽略了,忙开口介绍道:“这是我师父新收的弟子林若初,我这次来万剑宗就顺便带师妹出来涨涨见识。”

又指着这女修对林若初说道:“这是万剑宗的陆琦道友,陆琦道友可是万剑宗现在这一代弟子的第一人,万剑宗当之无愧的大师姐,师妹以后可要多向陆琦道友学习。”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五个境界,金丹期位于五个境界正中的位置,是一个门派的中坚力量,因此判断宗门实力时一般以金丹期修士的数量来算。

而虽然筑基修士有四百年的寿命,但寿命过半后,身体各方面就开始走下坡路,要是在三百岁的时候还没能结丹,后面再想要结丹就不容易了。

因此修真界一般以一百年为界,在一百年中进入宗门的弟子为一代,而每一代弟子中能在三百年中进阶金丹的修士才能算作门派的精英,而这一群精英弟子中的第一人就是这一代的大师兄、大师姐。

书评(131)

我要评论
  • 到飘进&人。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黑白无&的鬼魂

    最后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林若初就离开了这里。随后林若初的灵魂一天天的到处飘着,却既没有黑白无常来带她入地府,也没有碰上其他的鬼魂。

  • 林若初&己这短

    林若初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 感觉没&不容易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 想着,&保姆,

    林若初有时候想着,幸好这是富豪之家,请得起保姆,要不然自己说不定更可怜。

  • &动着。

    林若初感到绿光包裹着自己的灵魂一直在朝一个方向移动着。

  • 们两个&父一见

    就像林若初这个名字一样,林若初的父母也曾有过甜蜜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开头像一部偶像剧,据说他们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在进校门的时候碰上了,当即林母对林父一见钟情。

  • &林若初

    林若初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从来没有为钱财发过愁。而且从小到大运气十分好,可以说除了父母的疼爱,简直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 &现在,

    相较之下,林若初的父亲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却更加漠然。就像现在,自己的女儿死了,虽然人也来了,却也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 看着自&人在为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