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事情处理方式完,从宗物堂出后,齐锐就带着林若初回家去见太白宗掌教了。刚到掌教洞府外,就见里面跑出一个小女孩,三四岁的年纪,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眼睛灿若繁星,两腮的梨涡若隐若现,但是年纪尚小,却也能窥得将来的绝代风华。看小女孩的年纪,和小女刚到掌门洞府外,就见里面跑出来一个小女孩,四五岁的年纪,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眼睛灿若繁星,两腮的梨涡若隐若现,虽然年纪尚小,却也能窥见日后的绝代风华。。...

把事情处理完,从宗物堂出来后,齐锐就带着林若初回去见太白宗掌门了。

刚到掌门洞府外,就见里面跑出来一个小女孩,四五岁的年纪,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眼睛灿若繁星,两腮的梨涡若隐若现,虽然年纪尚小,却也能窥见日后的绝代风华。

看小女孩的年纪,以及小女孩在掌门洞府里面如此随意,林若初就知道眼前之人就是太白宗掌门的独女齐钰了。

林若初真没想到太白宗掌门的女儿长相这么出众,修真之人当然没有丑的,但太白宗掌门的长相在修真界的俊男美女中却并不算出众,只是胜在气质不一般。

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林若初心中暗叹真不知道这小女孩的母亲得有多倾国倾城才能生下这么漂亮的女儿。

“小师妹,你跑什么,又惹师父生气了?”齐锐拦住小女孩,开口说道。

“大师兄冤枉人,我才没有惹父亲生气,我是听到三师兄回来了,我要去找三师兄玩。”这个小姑娘,也就是太白宗掌门之女齐钰,不高兴的开口说道。

“三师弟回来,也会前来见师尊,你这么跑过去也见不到三师弟,还是就在这里等吧,等会三师弟就过来了,你先过来见见你师姐。”齐锐说着,就往旁边移了一步,把身后的林若初露了出来。

齐钰这才看到林若初,齐钰虽然是千娇万宠的长大,但却没有怎么见过同龄人,爱去找三师兄玩,也是整个主峰,除了自己就三师兄年纪小,两人年龄相差不大,不像其他两位师兄都比她大几百岁。

现在看到林若初,十分高兴,也不在吵着要去见三师兄了,拉着林若初往洞府里面走去,嘴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当时太白宗掌门收徒的时候,就是说收一个弟子回来与女儿作伴,林若初知道这是掌门之女,也不敢怠慢,嘴上一直附和着她,一时间场面到颇为和谐。

正在这时,耳边却突然冒出一道声音:“真没想到小师妹还挺喜新厌旧的,有了师姐,就不要我这个师兄了。”

听到这话,林若初抬头一看,只见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少年,一身红衣,面目俊朗,此时的表情虽然似笑非笑,却又为他额外增添了几分邪气。

齐钰看见来人,立马朝他奔了过去,喊到:“三师兄,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想你了,你给我带礼物没有?”

“小师妹是想我还是想礼物啊?”来人接住齐钰后,一边在嘴上逗着齐钰,一边还是把给齐钰准备的礼物拿出来给了齐钰。

来人连林若初这个新入门的师妹都没有忽略,看齐钰在一旁看礼物,就走了过来,递给林若初一袋果子,并且说道:

“我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师尊又给我收了一个师妹,没特地给师妹准备礼物,这袋灵果虽然只是二阶的,不过味道很好,师妹就先收下,吃着玩。师妹自己喜欢什么给我说一声,等下次我再给师妹带。”

听了这话,林若初赶紧说道:“多谢三师兄,这灵果就很好了,我很喜欢。”

林若初这话也不是客气话,二阶灵果对练气期的弟子就算不错了,并且灵果的数量有限,价格都不便宜,这些灵果也要花不少灵石。

何况自己跟齐钰是不一样的,不说齐钰是师尊的亲生女儿,就算不看师尊的面子,但看齐锐、齐铭、齐钰这三个名字,也知道这三个人是有血缘关系的,出自一个家族,是同族兄妹。

自己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别人客气两句,自己却不能没有自知之明,不把自己当外人,真的跟齐钰一样,要这要那的。

没过多久太白宗掌门就回洞府了,看着三弟子回宗门了也很高兴,把他叫到身边,关心的问道:“铭儿,你这一次历练还顺利吧,没有出什么事吧?”

只听红衣少年恭敬的答到:“回禀师尊,弟子这一次历练十分顺利,并且颇有所得,因此想要回宗沉淀一下。”

“那就好,你在修炼的事上一向有自己的计划,我就不多说了,你要是修炼途中有什么问题再来问我吧。”太白宗掌门看着红衣少年说道。

关心完历练归来的三弟子,太白宗掌门就看着新收的弟子说道:

“若初,你入太白宗后,一年的时间就能修炼到练气圆满,你在修炼上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你以后就按照以前的节奏修炼就是了,要是碰上什么不明白的就跟你师兄一样来问我。

不过你和你师兄不一样,你今年才十一岁,虽然练气圆满了,却也不能急着筑基。

筑基后,外表就要维持在筑基时的状态了,你现在还小,再过几年,十四五岁的时候筑基最好。

既然不急着筑基,那你现在练气圆满了,每天也不能一直修炼,我每天宗门事物繁忙,也没有时间一直盯着你。

这样吧,锐儿以后就由你带着你师妹。正好你现在也在管着宗门庶务,历练心境。你师妹才入太白宗,连宗门的情况都不是很清楚,跟着你正好可以熟悉一下宗门的事。”

林若初和齐锐都应了,把两个小弟子安排了。太白宗掌门便开始跟大弟子商量宗门庶物了。

这时,齐钰跑过来,对着掌门撒娇,太白宗掌门开口哄到:“我和你大师兄还有正事要谈,你去和你师姐以及三师兄玩。”

又对着齐铭和林若初开口说道:“今天若初才入门,刚好铭儿也回来了,大家就不要急着回去,你们先和你们小师妹玩一会,等会大家一起吃一顿团圆饭。”

看林若初他们三人出去了,齐锐就继续和太白宗掌门商量宗门庶务。正事谈完后,齐锐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问道:

“师父,你怎么又想起来收徒了,你连族中后辈都不耐烦管,并不像其他真君,收一群后辈在身边。

这么多年就只收了我们师兄弟三个,我和二师弟还是师父早年金丹时收在门下的,进入元婴后这几百年间就收了铭儿这一个弟子。

铭儿是十八叔的老来子,不但是师尊的亲侄子,还跟师尊一样是雷灵根,林师妹却是冰灵根,不知林师妹是否有不凡之处?”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取名,&的,尽

    不过,就像还是会为林若初取名,会为林若初的死而感到伤心一样。林若初的母亲对她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尽管这感情很复杂。

  • 在挤压&西。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 是随母&也是自

    林若初是随母姓林的,若初这个名字,据照顾自己的保姆说,也是自己母亲取得。

  • 持着清&真的睡

    刚开始时,林若初还努力保持着清醒,后面见绿光不会伤害自己,绿光里面又暖洋洋的,让人十分想睡觉,就真的睡过去了。

  • 起了林&佩里面

    这话引起了林若初的好奇心,正想跟上去,没成想到不小心碰到了玉佩,玉佩里面突然冒出一团绿光,把林若初的灵魂给包裹住了。

  • 出来了&声音。

    “小姐,小小姐已经没有了,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林若初听出来了,这是自幼照顾自己的保姆陈姨的声音。

  • 想着原&跟活着

    想着原来人死后,是真的有灵魂的,而且死后除了不能触碰东西,却跟活着的时候一样能看到、听到人世间的一切。

  • 请得起&保姆,

    林若初有时候想着,幸好这是富豪之家,请得起保姆,要不然自己说不定更可怜。

  • 我看看&传来。

    “把孩子抱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